【瘟疫与中共】赵靖桉隔离观察 “中国日”背后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美国纽约州参议院设立“中国日”的推手之一赵靖桉,4月30日,出现发烧、头晕、干咳、呼吸急促、剧烈头痛、肌肉无力和疼痛等疑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症。不过,其竞选团队于5月1日下午宣布,其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目前他在家隔离观察,几天后会再次测试以检查安全性。

美华发展中心(American Chinese Development Center)的创始人兼总裁赵靖桉(Kenneth Chiu),正在为竞选纽约第25选区州众议员一职收集连署签名,纽约州众议会第25选区包括法拉盛、新鲜草原(Fresh Meadows)、奥本黛尔(Auburndale)、荷利斯小丘(Hollis Hills)等社区,亚裔居民比率超过60%。

受疫情影响,纽约州长将州众议员参选资格的连署签名数量从500个降低至150个,同时将收集签名的截止日期提前14天。赵靖桉是本次皇后区初选中唯一一个参选资格被质疑的参选人。

赵靖桉作为纽约州参议院设立“中国日”的推手之一,受到中领馆的鼓励,并与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黄屏一同出席决议案表决会。此后,他继续提出并试图促进纽约州众议会设立“中国日”。

“中国日”从表面上看,是州政府对在美华人贡献的肯定,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但重点是这个议案没有披露的运作过程,与中领馆密切联系的组织在推动中起了领导作用。就像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给防疫带来的极致挑战一样,一些隐藏的因素构成影响,却不公开。

到底“中国日”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大纪元》近日刊文尝试通过检索已经公开的消息,梳理出一条脉络。

全美首个“中国日”决议案前后

2019年6月18日,中共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黄屏与一批华人聚集在纽约州参议院,观看参议院投票通过一项决议,将2019年10月1日定为“中国日”。这是纽约州参议院首次决议“中国日”。

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国庆日”不同的是,10月1日不是中国“建国日”,而是中共“建政日”,因为该日期标志着共产党在中国建立极权统治——而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这天不仅香港民阵发起“没有国庆,只有国殇”游行,纽约、洛杉矶、华盛顿、多伦多、温哥华、新西兰等多地华人也在当地中领馆前进行“国殇日”国民哀悼活动,抗议中共窃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但“中国日”议案畅通无阻地在纽约州参议院获得了通过。该决议强调了美中两国之间特别是纽约州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决议指出:中国是纽约州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八大出口市场,双边贸易和投资为纽约州创造了数万个就业机会。

提案人、皇后区第10区州参议员桑德斯(James Sanders Jr)告诉新华社记者,作为参院银行业委员会主席,他了解中国对纽约经济的重要性,尤其在美中贸易战紧张的气氛下,“我们正在拆除误解的墙”。

代表洛克兰郡和部分威切斯特郡的第38选区参议员卡鲁其(David Carlucci)更直接地说,他们和中领馆及其总领事黄屏“保持了很好的合作关系”,“如果总统认为贸易存在问题,那我们会确保这些问题在纽约州不存在。”

中领馆网站大书特书这次活动,在2019年6月20日的文章中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会场景象:决议案审议程序开始前,中领馆总领事黄屏分别会见提案人桑德斯、卡鲁其等人,感谢他们“发挥的作用”,亦鼓励作为“中美之间天然桥梁”的华裔美国人“再接再厉”。

文章称,“美方赞同黄屏所言并表示⋯⋯以‘静悄悄的外交’取代公开论战,并在交流合作中拆除误解的‘墙’,这在当下紧张气氛中尤为重要。”

2019年7月20日,中领馆总领事黄屏在“庆功会”上说,民间交流为中美关系提供持久动力和丰富内涵,这是一个“成功范例”。桑德斯也表示,借此机会,让纽约成为与中国友好合作的“领跑者”。

亲中侨团作为主推手

美华发展中心,以及一直和中领馆有密切联系的美华总商会和美国亚裔社团联合总会(简称:亚总会),这三者是“中国日”议案的民间推手。

赵靖桉在最近的竞选文宣中(将于6月23日民主党初选挑战皇后区贝赛州众议员李罗莎[Nily Rozic]),列明他是全美及纽约州首个“中国日”议案作者/倡议人。他的中英文俱佳,且在2012年至2013年担任州众议员奥迪兹(Felix W. Ortiz)办公室华裔助理,2016—18年任纽约州参议员杰西·汉密尔顿(Jesse Hamilton)特别助理。

在“庆功会”上,亚总会会长陈善庄告诉《侨报》,该会联同美华总商会和美华发展中心,多年来合力推动纽约州通过“中国日”2013提案。2017年,该会组织纽约州政商访华团,由纽约州众议会副议长奥提兹(Felix W. Ortiz)带队,随行包括时任纽约州参议员汉密尔顿执行助理的赵靖桉。根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门户网站,奥提兹说,自己1996年首次访华,到2017年已是第25次到中国,对中国发展印象深刻。

2019年9月15日,亚总会组织的访华团再次启程,由桑德斯率队,随行人员包括前纽约州参院银行委员会主席杰西·汉密尔顿(Jesse Hamilton)、参议员勒罗伊·科姆里(Leroy Comrie)、罗克珊·佩索德(Roxanne Persaud),以及纽约州众议员,伊涅兹·狄更斯(Inez Dickens)、艾·泰勒(Ai Taylor)、克莱德·瓦内尔(Clyde Vanel)、特里梅因·赖特(Tremaine Wright),以及赵靖桉等人。该会的目标争取下次在纽约州众议院也通过“中国日”。

经过中共红地毯的迎接,桑德斯在南京大学中美中心致词说,此次的中国之行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创新开放”的中国,“完全不是美国媒体所描绘的那样”。杰西·汉密尔顿(Jesse Hamilton)在2019年5月30日跟随纽约布碌崙区政府“中国友城访问团”参访福州市鼓楼区时,脖子上戴着中方献上的红领巾(象征中共红旗一角),四处照相留影。

陈善庄均是美华总商会和亚总会的会长,他与中领馆过从甚密,在此次疫情抢购口罩行动中似乎起了领头作用。根据美国中文网2月4日报导,在全美口罩物资紧缺的情况下,亚总会从1月23日最早启动口罩筹捐,几天内动员16个组织,筹集到100万只口罩,共1000箱重5吨,然后在纽约中领馆、中国侨联的协助下认证口罩合规性,最后运到中国。

到5月1日,亚总会又开始反向操作,协助纽约中领馆向纽约侨胞发放口罩、手套等防护物资,陈善庄表示,这批口罩由“中华海外联谊会”(统战机构)购买,委托中领馆转交。

亚总会的一些活动也显示其明显涉入统战工作,例如与中共海外统战组织“和统会”共同举办反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及在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过境纽约时闹场,举办十九大座谈等。

胡佛研究报告

自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美中关系出现转折性变化,从以往的封锁到接触再到“脱钩”。美国2018年陆续出炉了几个反中共红色渗透的重要报告,标志着中共在美国内部经营多年的各种统战工作将趋向瓦解。

“在与中国交涉时,面对其亟欲最大限度增加影响力的意图,地方机关(包含市府与州府)在美国所面临的挑战……无害缔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胡佛研究所2018年底出炉的《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报告,对中美关系进行战略性反思,从某种意义上说,宣告了长期主导美中友好关系的“拥抱熊猫派”与中共共舞的时代结束。

三十多名研究中国问题的顶级美国学者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详述中共对美国国会、州级与地方政府、侨界、大学、智库、媒体、企业、科研等领域的影响渗透活动。在“州级与地方政府”章节,这份报告列举了一个关于姐妹市协定的故事说明,因为大多数中国影响美国意见与实务界政策的尝试影响,都发生在地方层级,也因为地方媒体、大学、公司及倡议机构常会涉入这些事情当中,不论知情或不知情,正如联邦级的政治领导者一样,地方上的政治领袖也需要了解中(共)国的目标与策略。

非公众场合也可见到中共长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2月8日出席“全国州长协会”时敦促各州州长和地区官员,在与中共打交道时要保持“谨慎的心态”,称北京正在利用美国的开放性,企图破坏美国。他强调,美中竞争议题不是联邦政府的事,而是全美各州、全社会都会遇到的挑战,中共的做法是有计谋的,与中共合作时不能忽视它的行动和战略意图。

中共长臂有时会出现在非公众场合。蓬佩奥宣读了纽约中领馆一名外交官今年1月写给纽约州一位立法议员的一封信的部分内容,该信要求一名纽约州立法议员避讳台湾问题,不要实践表达自由。蓬佩奥说,这并不是单一事件,再如去年8月,密西西比州前州长布莱恩特(Phil Bryant)收到休斯敦中领馆一位外交官的信,威胁他必须取消台湾行,否则将取消一项来自中国的投资。菲尔不予理会,还是去了台湾。

《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指出,中共对姊妹市关系缔结的工作隶属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CPAFFC),是中共统战机构的一部分。该协会规定所有姐妹市协定都必须包含“一个中国”叙述,这意味着万一地方官员试图与台湾代表或其他被中共视为敌对势力的人(例如达赖喇嘛)维持关系时,中共可能会抗议。

其次,为何中共会想与地方机关建立关系,尤其是在与联邦政府关系紧张的期间,尤显重要。因为对中共来说,所有交流都有其政治色彩,并可望带来政治上的收获,地方关系可以帮助中共获得回到华盛顿的新拉力。

第三,美国地方官员需明白,将中国代表团带到美国、促进中美之间专业互动的美国当地推动“交流”的公司,全仰赖中共的正式许可,并且得先获得批准才能接待中国代表团,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他们也会受制于中共制定的规则、共产党的统战官僚体系以及统战战略措施。

第四,随着美中关系日渐紧张,且北京也越加强势地呼吁移民各国的中国人效忠“祖国”。美籍华人需要对这个复杂的互动体系有所了解。

美中每有冲突 地方亲中派都发挥作用

哈佛报告指出,美国联邦体系给予地方政府相当大的权限,大体上能够不顾华盛顿联邦政府的整体安全策略考量,而追求地方利益。由于免除了地缘战略上的忧虑,曾经与中国形成商务与人民之间关系的州、郡、市级领导人,从1970年代初期起就已经是中美关系好转的支柱,也形成了四十年来双方关系的基础。

记者查阅2018年12月刊出的一份“中美友好城市关系:地方网络与准外交”的英文报告,其中也谈到,尽管中国城市在开展国际商业合作方面获得很大空间,但其政治背景、意识形态却与美国不同。就是说,尽管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允许地方政府享有重大的政治自主权,但中国的城市外交被理解为民族国家利益和权力的延伸。

例如,1989年6月的天安门广场镇压为美中友好城市关系提供的案例显示,当商业利益与规范框架发生冲突时会发生什么呢?大多数美国的美中友好城市的交流活动照常进行,没有任何干扰。这和上述捷克布拉格市遭遇的中共报复案例形成了对比。

《胡佛报告》承认一整代学者对中国的误判是出于认识问题。报告指出,在美中关系变得越加紧张之刻,中共也寻求透过(报告所揭示的)几大管道,更强力操弄在美国社会中建立的影响力。因此,地方领导人也将被要求,与中共治下的中国形成交易关系时,必须更加重视美国的国家利益,对北京将美国当地的“中国利益”转化为中国的影响力,必须有所警觉。

报告并提醒,随着北京与华盛顿的关系恶化,中共可能会试图利用行之有效的“分治”战略,与更多州级及地方层级的官员培养新的关系。

中共商务统战

在《胡佛报告》的企业章节,从三个角度检视企业部门受到的影响。其中分析了一组分布广泛,声称是“地区商会”的统战组织。

2005 年的“中国总商会”(CGCC)总部设于纽约,而在芝加哥、休士顿、洛杉矶与华盛顿特区都有办事处,主席是中国银行的在美总裁兼首席执行长许晨。

CGCC参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听证与接待中国商务部官员,也积极与美方政治与商业领袖打交道。除了《胡佛报告》所例举的事项,更贴近纽约社区的例子是2017年9月19日,CGCC与时任纽约州参院银行委员会主席杰西·汉密尔顿(Jesse Hamilton)举行圆桌讨论会,纽约中领馆副总领事赵玉民出席会议并讲话。

报告指出,与其它国家的做法不太一样的是,中共也监管着这么一个分布广泛的商会网络,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该研究指出了31个在美运作,主要关注商业的组织,这些组织或者明显涉入统战工作,或者其简介与活动显示其高度涉入统战工作。大部分的团体都集中在洛杉矶与纽约。

在这份分析中,至少有11个组织是在2016年或之后成立的,与中共在社会其它部门投射强化软实力与海外影响活动的时间一致。值得注意的是,自习近平在2012年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后,统战部增加了4万人,并增加了新的部门,他任内中国的外交支出也翻倍达到了每年95亿美元。

“纽约应与中共脱钩”

纽约州是美国遭遇中共病毒疫情危机最严重的州,纽约人是否能从这次灾难中认识到这与中共密切接触有关。

“站起来美国”(Stand Up America USA)瓦莱利(Paul Vallely)4月26日在英文《大纪元》上发表题为“纽约应与中国共产党脱钩”文章指出,过去40年来,纽约是受到中共渗透最严重的城市,为了抵抗中共,优先事项是开始清除中共对纽约的渗透。这不仅对纽约从疫情中恢复有极大的帮助,而且还将为美国其它地区树立良好榜样,带领整个国家和西方国家走向复苏。

他们提出五点建议:华尔街必须停止资助中共;结束中共在时代广场和媒体上的宣传;高校必须停止与中共合作;终结中共对美国社区的渗透;结束纽约与中国共产党首都北京的姊妹城关系。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