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走出疫情危机与全国隔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给美国人带来了希望:美国有可能冲出疫情并尽快“重新开放”,他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即使这可能不会很快就实现,但如果没有一些希望,美国社会和美国人的生活将会以悲剧和危险的方式开始损耗和瓦解。

这就是为什么总统有理由提供这种希望。

迄今为止,还没有针对“中共病毒”的完全治愈的方法,这种病毒很可能源自中共在武汉的四级生物实验室。

目前医院对严重感染病例的治疗仅限于试图缓解症状和使用呼吸机,直到病人自己康复。如果得不到治愈,一些最严重的病例会死亡,即使是在有呼吸机的情况下ーー而且目前呼吸机还存在短缺。

然而,世界各地的医生都正在测试和使用极具前景的药物,如氯喹(Chloroquine)、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羟化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以及康复病人的血浆等。结果看起来是成功的。你已经可以称他们为“解药”。

因此,现在是时候让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的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和其他医学权威广泛宣布这一事实,并推荐这些药物作为所有患者的首选治疗方法了。

这些治疗方法有希望使得感染“中共病毒”的风险大大降低,再加上增加的测试,在疫苗准备好之前,能够减缓并最终阻止疫情的传播。

重新开放美国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时候呢? 只要在全国范围内有了足够数量的这些药物,而且医生们接受了指导,把它们作为主要的治疗手段即可。这样,传染病就可以很快被治愈,使用呼吸机的病人将成为过去。总统应该呼吁大规模生产这些挽救生命的药物。

川普总统宣布了关于氯喹的好消息,并称可能提前重新开放,但许多医生可能仍然不愿意开这种用于“非适应症”的药物。

具有独特的地位的福西博士(Dr. Fauci)特别推荐将这些药物用作标准治疗。在一次电台采访中,福奇表示:他“当然”会为患者开氯喹药物。他还温和地建议其他医生也可以开氯喹药物,因为他知道这是有效的。但可能由于过于谨慎,他不敢宣称这是一种治疗方法。但在这种全国性的紧急情况下,推迟发布这样的声明可能会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死亡,并可能导致各个国家继续被隔离几个月。

也有些人可能会为了政治利益而希望将紧急状态永久化。民主党人、中央集权主义者和其他一些人在使经济损失永久化、建立中共式的社会控制、以及用他们的社会主义梦想包装未来的《国会救济法案》等方面有着利害关系。

制定在复活节或5月的某个时间“重新开放”的目标,实际上可能是能够实现的,因为这些药物和测试包的“战时”生产水平完全可能保证每家医院和药店都有足够的数量,并在几周内开始根除这种传染病。

而错误的做法是,要求针对这些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批准的药物进行耗时耗力的冠状病毒特异性随机对照试验,或者试图将短期期内保证了感染数量“曲线”变得平缓的社交距离措施变成警察国家的永久隔离措施,直到疫苗准备就绪。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判断是否使用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批准的现有药物的标准应该是这样的:病人康复后有没有更严重的副作用?就是这样,句号。

美国民众需要希望,还有工作。如果没有短期内结束国家隔离和恢复工作的希望,美国还能否在封锁状态下生存数月,或者在一年后疫苗才准备就绪的情况下生存下来?

想像一下,超过一半的小企业、农场和企业家破产,或者大多数计时工除了救助和福利之外没有其他谋生手段。股市和房地产价值暴跌。如果几个月或一年后才重新开放,那么破产的人将不会购买产品和服务,那么整个复苏可能需要十年或更长的时间。

大规模的失业,即使有定期的“刺激”支票,也会为饥饿、犯罪、绝望、自杀、骚乱甚至革命创造条件。

与此同时,当美国实施全国隔离的时候,我们的极权主义敌人却不会。他们恰恰在指望着这个机会。中共、伊朗、俄罗斯、朝鲜、恐怖组织以及每一个对邻国有企图的第三世界国家,都将试图从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处于瘫痪之中得到可怕的好处。

作为一名流行病学家,福奇的谨慎医学直觉可能是希望让在美国的每个人都自我隔离数个月,或者一直等到疫苗完全准备好并大规模分发。他是一名医生,他只希望能够彻底地阻止疫情感染。尽管这令人钦佩,但这与“重新开放”两者之间存在着平衡点。正如川普总统所言:“我们不能让治愈过程变得比问题本身更糟糕。”

希望,才正是美国人在这场危机中所需要的。当然还有治疗方法。两者都是川普总统所暗示的“尽快重新开放奇迹”以及对氯喹和羟氯喹等潜在药物疗法的支持。这些药物的推出可以使总统的希望,一个重新开放、健康和繁荣的美国成为现实。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阿特•哈曼(Art Harman)是拯救载人太空探索联盟(Coalition to Save Manned Space Exploration)的主席。他是第113届国会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斯托克曼(斯托克曼)的立法主任和外交政策顾问,是一位资深政策分析家和草根政治专家。

原文 On the Way to a Cure: The Exit Strategy for the CCP Virus and Our National Quarantine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