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情报联盟档案 揭示中共如何掩盖中共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3日讯】“五眼”情报联盟所编制的一份研究档案,记载了中共故意掩盖或销毁中共病毒爆发的证据。中共病毒大流行导致全球近24万人失去生命。

据澳洲《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5月2日报导,由“五眼联盟”——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情报机构共同完成的长达15页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中共)的保密性相当于“对国际透明度的攻击”。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获得了这份研究报告。

档案中涉及了媒体讨论过的关于中共病毒爆发的这一主题,包括中共最初否认病毒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让试图警示疫情的医生噤声和“消失”、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证据的销毁并且拒绝向国际疫苗专家提供活体样品。

具体来说,该文件指出,中共从12月31日起开始在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上审查关于中共病毒的新闻,删除有“SARS变体”、“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未知肺炎”等关键词的新闻。

三天后,即1月3日,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命令将中共病毒样品转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或销毁,同时发布与中共病毒相关的“禁止发布令”。

《每日电讯报》的报导包含了中国欺骗世界、掩盖真相的时间表。例如,在1月5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停止发布有关新病例数目的每日更新,并且持续13天不恢复这项工作。1月10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呼吸专科医生王广发一直在调查该疫情,他说这次疫情“得到控制”,很多人是“轻度病情”。(王广发本人在12天后传出他自己已感染了中共病毒。)

两天后,也就是1月12日,一位上海教授与外界分享了中共病毒遗传序列的数据后,他的实验室被中共关停。1月24日,中国(中共)官员阻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得克萨斯大学的实验室共享病毒样本。

也许最该死的是,档案中记载:中共当局1月20日前一直在否认中共病毒人传人的事实,“尽管12月初就有证据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档案文件也说到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他们帮助中共传播假消息和掩盖疫情。世界卫生组织1月14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中共当局所做的初步调查发现,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中共病毒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档案文件中说,尽管“台湾官员早在12月31日对中共病毒人传人就引起了关注,香港专家也在1月4日提出了同样的担心。”

该卷宗继续指出,整个2月份,“北京‘逼迫’美国、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邻国和其他国家不要通过旅行限制来保护国民,即使‘中国’已强制实施严厉的居家隔离限制。”

档案同时指出:“疫情爆发后,北京当局在1月23日对武汉封城之前,数百万人已经‘离开’了武汉。”

同样,“当澳大利亚政府呼吁要对中共病毒大流行进行独立调查时,‘中共’威胁要中断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中共’同样对美国要求中共对疫情信息要透明的呼吁做出了强烈反应。”

据《福克斯新闻》(Fox News)4月15日报导,美国情报官员越来越相信:中共病毒很可能起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这是由于中国(中共)试图证明其识别和抵抗病毒的技能与美国相当或已超过美国。

川普总统4月30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和其他人采访时,被问及他是否知道一些线索,让他确信中共病毒大流行起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时,川普表示,他看到证据表明,中共病毒起源于实验室。

“是的,我有。”川普回答说,“并且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因为他们就像中国(中共)的公共关系机构一样。”

此前有多个消息来源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们确信在病毒泄漏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忽视了安全标准,驱使北京当局开始掩盖事实。消息人士还表示,世卫组织从一开始就在帮助中国(中共)掩盖其所作所为。

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中共)均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每日电讯报》还报导说,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关键员工此前曾在澳大利亚政府实验室工作或接受培训,他们在澳大利亚政府实验室对活蝙蝠中的病原体进行研究,这项研究是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持续合作的一部分。

据档案记录,该团队在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工作包含:在云南省一个山洞中发现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样品,并合成无法治愈的蝙蝠衍生冠状病毒(中共病毒)。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截至美东时间5月1日晚上10点,全球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人数接近340万,死亡人数近24万(注:因中共和伊朗隐瞒疫情数据,真实数据比统计的要高),美国确诊人数超过113万,死亡人数超过6.5万。

(记者茱莉亚编译报导/责任编辑:东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