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下的网路段子:潘金莲反对武松追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3日讯】中共隐匿疫情导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全球,引发国际追责。中共一方面百般狡辩、推卸责任,一方面将病毒来源甩锅海外,引起舆论挞伐。有网友编写“潘金莲反对武松追责”的段子,讽刺中共竭力推脱追责,在网路上热传。

近日,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流传一篇网文借古讽今,借用《水浒传》中的打虎英雄武松、淫妇潘金莲的形象,犀利讽刺中共推脱追责的丑态。

一:武松问责篇

武松:我哥怎么死的?

潘金莲:怎么死的,反正已经死了,你再追问,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武松:我一定要追责的!

潘金莲:我们应该尽快把武大郎炊饼恢复,而不是追责!

武松:XXX的炊饼,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潘金莲:去问问邻居,大郎死后我哭的很伤心,王婆婆,西门庆还有卖梨小哥都可以作证!

武松:我就是要个真相!

潘金莲:希望叔叔保持冷静,并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众所周知,任何无端的猜测都是别有用心,更是徒劳的。

二:潘金莲倒打一耙篇

潘金莲:我倒要反问叔叔,你早不走晚不走,为何你前脚走,你哥哥就生了这场暴病?

大郎病重在床,我孤家寡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若非王大娘帮忙还不知落个怎样下场。为何等后事料理干净了,叔叔偏巧这时候回来了?

叔叔没来阳谷县时,大郎每日早出晚归卖炊饼,从无任何疾病。为何叔叔刚来几日便发生这等蹊跷事?

叔叔这时候反来问责,我倒要叔叔讲个明白!

武松口拙,一时竟无言以对,但拳头已攥得咯咯作响。

旁白:

潘金莲最后说,大郎先死我家不能证明是我投毒;西门庆(暗喻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证明案发第一时间金莲已经报警、没有隐瞒,金莲模式值得大家学习。

有网民跟评说,“潘金莲都没有这般脸皮,可能穿越后参加了集训班。”

还有网民说,“CCP(中共)确实是这样的,我这辈子见过不要脸的,这种世界级的不要脸和邪恶让我无法接受。”

中共隐瞒疫情

中共病毒瘟疫导致全球经济遭受重挫,各国对中共追责索赔的呼声不断。澳洲媒体5月2日公布“五眼联盟”情报机构的一份调查报告,指中共故意隐瞒或销毁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的证据,导致全球数十万人丧生。报告批评中共对疫情的保密,相当于“对国际透明度的侵犯”。

报告指出:去年12月31日,即“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在社交媒体上示警疫情的第二天,中共当局开始在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上审查关于中共病毒的信息,删除了包括“SARS变异”、“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不明肺炎”等关键字的信息。

1月1日,中共在没有进行病毒来源调查,没有确定传染途径、感染人数的情况下,将武汉海鲜市场关闭并消毒。同时,湖北省卫健委要求销毁病例样本。武汉警方则对公开病毒消息的8名医生进行训诫,指控他们“传谣”。

1月3日,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命令将中共病毒样品转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或销毁,同时发布与中共病毒相关的“封口令”。

1月10日,到武汉视察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说,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

1月20日,中共官方首次承认病毒人传人。1月23日,武汉封城,但有500多万人在封城前离开了武汉,前往世界各地。

随后,中共病毒疫情快速扩散至全球,爆发全球性大瘟疫。截止北京时间5月3日,全球已有超过340万人感染,超过24万人死亡。

目前,全球已有40个国家的政府团体和民间组织对中共发起追责,索赔金额高达上百万亿美元。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