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建雷神山工人被逐与援湖北医护遭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咸阳市妇幼保健院通过考试一次性裁掉了40多名员工,其中大多数都是曾参加过支援武汉抗疫的医护人员。如今他们不仅没有领到官方原先许诺的抗疫补助,还要失去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甚至被要求对外宣称是“自愿离职”,他们怎能不寒心呢?

据报导,院方表示,此次裁员是基于2019年11月做出的优化方案,受疫情影响推迟于近期实施,现已与大部分聘用人员达成调解补偿协定。可被裁人员表示,确实有参加一场考试,考完就被列入淘汰名单,进而被要求“自愿离职”。他们去询问院方护理部和人事科,对方却拿不出来有关“人才优化”的规范和资料,一切都只是口头通知。他们质疑院方,所谓“人才优化”的选择标准究竟是什么,为何只凭一次考试就可判定谁是“人才”,而无视工作经验、学历资历。

上述消息被披露后引起了大批网民关注,不少网民批评咸阳市妇幼保健院“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无情无义”。有网友质问:“11月份出方案,但11月份并没有疫情,为什么没有执行?”“要裁员了还叫人家去一线抗疫?人家是拿命去啊,回来照样解聘?”

在我看来,这起事件整个就是雷神山民工被逐事件的翻版。只不过论“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和“无情无义”,后者更甚于前者罢了。

看过雷神山民工被逐事件新闻的读者想必都还记的,据自由亚洲报导,民工周先生和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共数十人,在雷神山医院收治大量患者之后参与了尾期施工,2月底完工后,按国家规定每天应得3000元工资,但他们只拿到500,此后一直被隔离。

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早上,这批最后从雷神山医院撤离的民工,在经过长达40多天的隔离之后,被中建三局分开,并像押送犯人一样被强制离开湖北。其中六人在贴身监视下被送往湖南。在押送人员离开后他们重新返回武汉,并前往湖北省政府上访维权,但中建三局的人很快赶来,并再度以暴力控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到晚上,并第二次强行押送他们离开湖北,并威胁他们不得返回武汉。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0多个小时期间,工人们多次向武汉警方报警求助,但却一直无人处理。

什么叫过河拆桥?什么又叫卸磨杀驴?大家可以查查字典,过河拆桥就是自己过了河,便把桥拆掉,比喻达到目的后,就把曾经帮助自己的人一脚踢开;卸磨杀驴就是磨完东西后,把拉磨的驴卸下来杀掉,比喻把曾经为自己出过力的人一脚踢开。过河拆桥也好,卸磨杀驴也好,本质都是无情无义。中共对待民众的一掼模式即是如此。

类似建雷神山工人被逐与援鄂医护遭辞这样的事,其实在中共的统治下历来屡见不鲜,这两例只不过是新近发生的罢了。当中共要利用民众时,比如要建造雷神山医院了,要救治武汉的中共肺炎患者了,它会口吐莲花,给被其利用的民众戴上各种各样好听的高帽子,许诺以各种各样的好处,待到中共想办的事利用他们办成了,它随时都可能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他们踢开。借用一位网友的话说:“需要你的时候,你是最美丽、最勇敢的人。不需要你的时候,饭都不给你吃。”

说白了,中共虽然嘴上自称人民是自己的主人,但实际上不但从未把他们当作过自己的主人,连真正意义上的人都没当过,而是视他们为自己的奴仆和工具,既然是奴仆和工具,用你时免不了要忽悠你一下,用过了就不会再当回事。对于这一点,许多中国人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已渐渐明白,或正在明白,也有为数可观的人至今仍蒙在鼓里。这不,建雷神山工人被逐与援湖北医护遭裁等于又给他们上了一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