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创始人李达文革中被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参加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15人,除5人病逝外,大都结局很惨: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被枪杀;李汉俊、陈潭秋、邓恩铭、陈公博被枪杀;周佛海死于狱中;刘静仁被公交撞倒后不治身亡;何叔衡跳崖身亡;李达文革中被整死。

李达毛泽东救命后惨死

1966年5月16日,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爆发。3个月后,1966年8月24日,中共创始人、时任武汉大学校长李达被整死。

1966年7月19日,李达写信给毛泽东:“主席:请救我一命!”李达求他的秘书刘长森马上把信送给正在武汉的毛泽东。刘一出门就将信交给武大工作队。10天后,武大工作队通过邮局给毛寄了一封信。8月10日,毛看到的信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李达要求主席救他一命。”毛批示:陶铸阅后,转(王)任重酌处。当时,陶铸是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同日,陶铸批示:即送(王)任重。王任重是时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当年章士钊向毛求救,毛批示:“送总理酌处,应当予以保护。”第二天,当兵的就到章士钊家门口站岗保卫。而对李达的救命之请,毛没提“应当予以保护”。陶铸、王任重没采取任何保护措施。8月24日,李达死在武汉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李达死后,《人民日报》将他定性为“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

李达把马克思主义引进中国

李达,湖南零陵人。1911年,入北京京师优级师范学堂读书。1917年,考入日本第一高等学校(即东京帝国大学),师从河上肇,开始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1920年,李达回国,与陈独秀等发起建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并任代理书记,同时担任《共产党》月刊主编,并参加《新青年》的编辑工作。毛泽东最早的马克思主义常识就来自这两本杂志。

李达参与创建中共

1921年6月,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派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到上海,找到李达等人后,建议他们尽快召开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李达致信北京、武汉、长沙、济南等地的共产主义小组,各派两名代表到上海开会。除发邀请信外,还给每位代表寄去100元路费。这是共产国际提供的经费。

当长沙的代表毛泽东赶到上海向李达报到时,李达问:“你是CP(中共党员),还是CY(共青团员)?”毛回答说:“是CY”。因为那时湖南只有共青团,没有共产党。李达说:“我们这儿是要开CP(中国共产党)的大会,你既然来了,就参加CP吧。等回到湖南,再去建立湖南的党组织吧。”

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法租界秘密召开,因受到巡捕房搜查,后改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船上继续开。会议制定的党纲提出“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具体而言,就是用暴力革命颠覆中华民国。会议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共中央局。陈独秀任书记,张国焘任组织主任,李达任宣传主任。

1922年7月,中共二大在上海李达的家中召开。会议承认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通过了“中共加入共产国际决议案”。会议选举陈独秀等5人组成中央执行委员会,另选出3名候补执行委员,陈独秀任委员长。会议还决定出版中央机关刊物《向导》,蔡和森任主编。由于李达与陈独秀有意见分歧,被排除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外。

李达自动脱离中共

1923年,李达自动脱离中共,原因之一是不同意陈独秀提出的中共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搞国共合作,原因之二是不满陈独秀在党内以“老头子”自居的霸道作风。他曾当面骂陈独秀:“你这个家伙要有了权,一定是先把人杀了再跟人家认错。”之后,任湖南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学监、教授,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代理政治总教官,兼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编审委员会主席。

1927年,李达脱离政治活动,先后任上海法政大学、上海暨南大学、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国立武昌中山大学、中国大学、广西大学、中山大学、湖南大学等校教授、系主任,仍坚持研究与宣传马克思主义。

李达重新加入中共

1948年初,毛泽东致信李达,邀他北上,共谋大业。1949年5月,李达辗转抵达北平,在香山与毛泽东长谈。1949年底,李达重新加入中共。中共建政后,李达历任中国政治大学副校长,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湖南大学校长,武汉大学校长,一级教授,兼任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1949年后的一段时间内,李达一直是为毛泽东唱赞歌的,并在武汉大学建立了全国高校第一个毛泽东思想研究室。

李达等成为全国高校第一个“三家村黑帮”

1965年,毛泽东就在筹划发动文化大革命,打倒他最大的政敌——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切入点是整文化人。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泽东在杭州三次同江青等人谈话,严厉指责北京市委、中宣部是“阎王殿”,包庇坏人,不支持左派,并点名批评邓拓、吴晗、廖沫沙写的《三家村札记》和邓拓写的《燕山夜话》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北京市委副书记邓拓、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北京市委统战部长廖沫沙“三家村”遭到严厉批判。

北京打倒“三家村”之后,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和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立即紧跟,决定揪出中南局、湖北省的“三家村”。首先揪出的,就是武汉大学校长李达。王任重指使武大党委书记庄果、哲学系女助教陆某编写“李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上报陶铸,陶铸上报中央。中央同意后,他们把前武大党委书记朱劭天、武大常务副校长何定华一并揪出来。李达、朱劭天、何定华成为全国高校第一个被揪出来的“三家村黑帮”。

李达等受到严厉批判

1966年6月3日,武汉大学开始对李达等“三家村”进行批判。大会批,小会斗,连续不断。当时,李达已76岁,患高血压、糖尿病、胃病和气喘。受批斗以来,李达血压不断上升。批斗会上,高音喇叭声音非常刺耳,弄得他心神不宁,以至于请求把他送到拘留所,说那里安静,好写检讨。武大工作组还派两名红卫兵学生住进他家里,监视他。跟随他多年的秘书,也受工作组指使,每天密报他的“动态”。

7月中旬,为加大对李达的批判力度,武汉大学举办了“李达罪行展览”。这时,李达胃病加重,伴有大量出血,每次发作,都非常痛苦,有时痛得大汗淋漓。尽管如此,对李达的批斗却没有半点减缓的迹象,批斗、游街、罚跪,令他苦不堪言。7月16日,毛泽东到武汉“畅游长江”的消息传遍武汉三镇。李达实在受不了了,于7月19日写了上面提到的请主席救命的信。但是,毛泽东丝毫没有搭救他的意思。

李达被开除党籍

7月17日,湖北省委通过《关于开除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李达党籍的决定》,连同《关于开除李达党籍的请示报告》上报中共中央组织部。7月27日,中组部八处呈送中央书记处。8月1日,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陶铸批复:“同意你们给予李达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戴地主分子帽子、进行监督改造的决定。”

在多次揪斗中,李达备受折磨,病情急剧恶化,胃溃疡又复发。武大党委书记庄果却取消他的公费医疗,又不准自费治疗。8月中旬,李达在卧室摔倒,发高烧,小便带血,庄果和湖北省委工作组仍不准他入医院治疗。直到8月22日,李达奄奄一息时才获准入院,夫人石曼华却不准陪伴护送。8月24日,李达在绝望中死去。

李达为何被整死?

一种说法是:他反对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列主义的顶峰。1966年1月16日,中南局扩大会议作出“深入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决定”。陶铸作报告说:“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李达看到后,颇以为然,说:“是顶峰,不发展了?”助手提醒他,这是林彪说的,中南局的决定也是这样写的。李达说:“我知道,我不同意!”这件事很快被汇报上去,成为李达的一大罪状。

另一个说法是:李达说,毛泽东参加中共一大时,只是一个共青团员,不是中共党员。当李达看到揭发材料中有这一条时,惊呼:“后悔啊,我不该把这个真实情况讲出来惹大祸啊!”

以上两种说法都只是表象。李达被整死的根本原因是,他参与引进的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假、恶、斗”,是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歪理邪说。中共当政71年,发动了几十次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整死8000多万中国人,直到今天,还在不停地整人。这些行为的背后,都是李达等引进的马克思主义操控中共党员之所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