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美国应以待苏联方式对待中共”有说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1日,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黑利接受了福克斯新闻节目主持人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的采访。其中,英格拉汉姆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像对待前苏联那样对待中共国?当年我们的贸易额和教育交流很少,我们曾在所有关键领域与其脱钩。我们为什么不能对中共国采取同样的方式?”

黑利的回答是:“我们绝对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中共国,这是基于中共国是我们目前国家安全最大威胁的事实,他们不断扩张他们的军事实力,这必然引起我们军方的关注。他们从一开始就在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总统必须态度坚决,即如果他们违规,我们必须对其加以制裁和加征关税。他们还打造了一个全民监控体系,除非中共允许,否则中国人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亦将上百万少数民族关押在集中营中,迫使他们改姓,改变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

针对英格拉汉姆如何看待中共的透明度问题时,黑利明确指出:“中共的字典里根本没有‘公开透明’,他们只允许世界看到他们想让世界看到的东西,他们决定着一切。只要你指出他们的错误,你就冒犯了他们,因为他们受不了任何指责。他们意图控制话语权,而他们采取的方法就是:如果他们说这是真的,那么全世界就必须相信这是真的。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绝对不会有公开和透明的。”

无疑,黑利所言与此前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蓬佩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国防部长埃斯柏、联邦参议员科顿等美国重量级政要对中共提出的批评,是一脉相承的。尤为值得关注的是,黑利所言的“美国应以对待苏联的方式对待中共”以及对中共恶行的阐述,应该是替美国政府对外释放信号,那就是美国业已认清了中共的嘴脸,美国与中共在关键领域脱钩箭在弦上,美国已将中共视如苏联一样的邪恶,而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寻求的一定是像解体苏联那样解体中共的目标。

如果说去年3月美国由二十多位美国国防、政治、宗教、媒体等领域知名人士在华盛顿成立的“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还算是非政府行为,其主要目标是帮助美国民众与决策者意识到在中共暴政下所面临的各种常规和非常规威胁,并思考如何抵御这些威胁,那美国政府如今释放的信号就更加明确,即美国上下已经统一认识。

在哪些关键领域脱钩呢?从黑利的言辞中推断,贸易和高科技领域绝对在其中。 事实上,从川普2017年就任美国总统后,就一直在推动制造业和美国公司回流美国。虽然过去几十年形成的全球产业链很难在三年内发生彻底改变,但川普推动美国制造业回归已经初见成效。而疫情的大爆发,也使更多的美国人和美国公司认识到了中共的危害。不久前,美国政府释放出的拟由美国官方为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成本费用买单的想法,也将进一步吸引美国企业回流

此外,美国加强对华高科技出口的限制,拟加强对华为的制裁,如限制台积电芯片售卖给华为,将进一步打击华为和中共在科技和军事领域的发展。不仅如此,美国国务院还在一个多月前催促并暗示“所有在华美国人尽快回美,否则有永远都无法回来的可能”。

很明显,让美国人离开中国,让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就是在为美中脱钩做准备。而这应只是美国回击中共的一部分。因为美国既然决定了以对待苏联的方式对待中共,那么就必然会集结美国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实力,为了最终的目标而努力。

美国思想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在《第二次机遇:三位总统与超级大国美国危机》一书中明确提出:“美国确实在苏联解体的政治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他毫不讳言瓦解苏联是美国一以贯之的长期战略,“几位美国总统对苏联构成的长期威胁具有共识。他们遏制苏联使用军事力量来扩大其支配范围,并在同时迫使苏联这个对手在其处于劣势的政治和社会经济领域(展开竞争)。……这吸干了苏联的资源,使苏联在意识形态上不再强大,其政治成功不再具有吸引力。”

在书中,布热津斯基还透露,利用外交等手段,迫使东欧国家摆脱苏联投向西方、戈尔巴乔夫放弃苏联,从而进一步使苏联陷于孤立的战略收效巨大。不过,他在另一本书《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写道:“像以前的很多帝国一样,苏联最后从内部爆炸和瓦解了。其原因并不是直接的军事失败,而主要是由经济和社会问题加速引起的分崩离析。”

笔者认为,如果美国要像针对苏联那样针对中共,那么就要一方面直接回击中共,比如在关税、疫情来源和赔偿等方面,另一方面要求盟国紧跟美国的脚步,防范中共,特别是将华为排斥在西方市场等。正如去年彭斯副总统在演讲中所言:“如果我们的盟友们对东方产生了依赖,我们就无法确保西方的防卫。”

2019年,海外还有消息指去年美国秘密成立了金融国家安全委员会,而当年在苏联解体前,该委员会对遏制苏联经济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据说,当年石油、天然气、武器和黄金收入占了苏联硬通货总收入的80%,而石油和天然气又占了总收入的三分之二。正是里根政府操纵石油价格的经济战,给苏联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使苏联本来还可以勉强维持的财政收入来源进一步萎缩,苏联经济开始不断滑向崩溃的深渊,并最终在内外交困中走向了解体。

如今,因贸易战和中共病毒陷入内外交困中的中共还在强撑,不过,如果美国继续加征关税,要求中共就因隐瞒疫情而造成的损失而给予赔偿,进一步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美国大公司撤离……,中共步苏联的后尘,只争个早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