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带来“一带疫路”(经济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4日讯】2013年中共正式提出“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缩写BRI)倡议,称中国将投资数千亿美元,在数十个国家主导桥梁、铁路、港口和能源建设。这个由中共政权主导的跨国经济带,一度令沿线的亚、非不发达国家,以及陷入经济困境的欧洲国家,仿佛看到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

然而七年过去,众多协议签署国渐渐发现,“一带一路”没有带来期盼的经济发展效益,反倒令所在国落入巨额债务陷阱,或在贸易往来上处于事与愿违的被动境地。

2019年底,中国武汉爆发中共病毒瘟疫,并在今年初迅速蔓延全球造成大流行,世界各国遭受巨大的人员伤亡以及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当世界从动荡中稍获喘息,检视一下这场瘟疫的起源与传播,赫然发现瘟疫路径和爆发的热点竟然与“一带一路”的图谱惊人地吻合。“一带疫路”成为“一带一路”准确而形象的称谓。

“一带一路”经济为先导 中共部署扩张全球

所谓“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并简称。

“一带”即陆地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主体框架有覆盖欧亚非的六大经济走廊,包括三大走向:1. 从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2. 从中国西北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3. 从中国西南经中南半岛至印度洋。

“一路”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体框架是共建一批重要港口和节点城市,起初包括两大走向,即:1. 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经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2. 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向南太平洋延伸。2017年,中俄提出开展北极航道合作,便增加了第三条:经北冰洋连接欧洲的北极航道,号称“冰上丝绸之路”。

中共当初提出“一带一路”最直接的动因是出口过剩产能,将铁路、公路等基本建设战略从国内推向国外。中华民国首任常驻世贸组织(WTO)代表、前财政部长颜庆章表示,“一带一路”堪称“一石二鸟”的策略,中国钢铁产品供给过剩,总产量相当于日本、美国与德国钢铁业的总和,“一带一路”利用这些过剩的物资到发展中国家大兴基础建设投资,而中共借机冲击世界领袖的地位。

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外界认为美国将放弃全球化领军大旗。同一年,奥巴马政府已签署的TP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因美国没有加入而流产。中共抓住机会拟充当全球化经济新领军者,推广“一带一路”,在沿线国家修建铁路、公路,一方面为中国产品更快更便宜地出口到欧洲打开一条陆地通道,同时从这些国家获取资源和能源。

但中共并非想扶持“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正如《九评》编辑部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指出的,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经济为先导,逐渐控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命脉,把它们变成中共的势力范围甚至是殖民地,成为中共全球布局上的棋子。中共要透过“一带一路”的执行,重新塑造对自身有利的国际秩序,企图打造出一个自己的经济圈和势力范围来抗衡甚至取代美国。

《纽约时报》2018年11月总结说,中共在各国修建了或者正在修建四十多条管道和其它油气基础设施,二百多架(条)桥梁、公路和铁路;近200座用核电、天然气、煤炭和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发电厂,以及一系列大型水电大坝。中共在112个国家有投资项目,大多数属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计划。如果画在一张地图上,密密麻麻都是中共投资的项目。中共的触角已经布满了全球。

“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从2016年1月亚投行开业之后,中共关于“一带一路”的宣传用语越来越“高大上”,迷惑吸引了众多国家参与。截至2020年1月底,世界上224个国家和地区中,已有138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与中共签署了200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

“一带一路”掠夺式经济 中共夺取发展中国家资源

中共假中华文明古国的“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光环给自己的“一带一路”添彩,但“一带一路”到底给沿线参与国家带来了什么?

2015年7月,时任印度外交部次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指“一带一路”是“中国(中共)一手编造及拟定蓝图,它不是由中国与全世界有兴趣或受影响国家所讨论出的国际倡议。”

中共投入大量资金到“亲密盟友”巴基斯坦,打造长3,000公里的“中巴经济走廊”,由此可从中国新疆经过巴基斯坦直达印度洋,是中共“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但该项目将通过印度宣称的领土区域,无视印度与巴基斯坦长久的紧张关系,于是印度政府不断强调:应视“中巴经济走廊”为对印度构成的重大威胁。

中共藉“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名为帮助参与国发展基础建设,实际通过项目贷款给这些国家,形成债务输出。

英国风险评估公司Verisk Maplecroft的资深亚洲分析师余嘉豪(Kaho Yu,音译)说:“中共可能使这些发展中国家确信,一旦工程项目开始经营,贷款的成本最后会被这些项目吸收,但(中共)未给予任何保证。”

中共贷款给其它国家都是秘密进行的,通常会要求以公共部门的资产作为抵押品。“一带一路”项目协议不透明,滋生当权者贪腐,中共在输出腐败的同时,使很多国家深陷债务陷阱之中。

2018年媒体曝出,仅中共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建造的“橙线”大众捷运系统一个项目,就令巴基斯坦债台高筑,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

在陆地向西扩展的必经之地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及乌兹别克斯坦),中共也如法炮制,用债务陷阱掌控和掠夺资源,如煤、石油、天然气和贵金属。中共如今已经在该地区扮演最有影响力的角色。

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2019年3月发布的研究显示,“一带一路”的68个国家之中,已有23国陷入“债务困扰”风险,其中8国有高度陷入“主权债务”的风险。

因无力偿还巨额债务,非洲的吉布提把港口经营权转让给中共,中共派驻军队、战机进驻当地,建立了军事基地;斯里兰卡将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于2017年底以99年租期出租给中共。

纽约长岛大学经济系主任穆督库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2019年5月在《福布斯》刊登文章明确指出,中国(中共)想要非洲的战略位置、石油、稀土金属和鱼类,还要让非洲国家对北京负债累累。文章表示,中共在非洲大陆投资基础设施,表面上看,这些项目似乎有助于非洲国家建立健全的基础设施;但仔细观察,它们只为满足中共制定下一阶段全球化规则的野心。中国(中共)希望利用非洲作为其一个据点,来稳固其出口货物的“海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投资游说 中共渗透分化欧盟

“一带一路”的西端是欧洲经济圈,欧洲的市场、先进技术、品牌和其它资产,一直是中共觊觎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了中共可乘之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指出,针对欧洲内部的弱国急需外资的弱点,中共乘虚而入,对这些国家注入大笔资金,换取它们在国际法和人权等议题上的妥协。中共用这种方式制造和扩大欧盟国家内部的裂痕,从中渔利。被中共瞄准的弱国包括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等。

中共趁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大举投资希腊,用金钱换取政治影响力,并通过希腊把影响力发挥到欧洲。数年之内,中共已获得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2、3号集装箱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并接管重要转运枢纽比雷埃夫斯港。

同时,中共在欧洲各地资助众多智库、研究机构,为达到“一带一路”侵入欧洲的目标,通过它们积极展开游说,其精心设计的游说策略成功地避开了关注。据分析人士透露,欧洲各国的部长、立法者和政策顾问在这些问题上寻求建议时,都会受到来自中共游说军团日益增长且往往很隐蔽的影响。

几年下来,中共通过入股或收购获得的欧洲港口公司或码头还有:法国Terminal Link港口公司49%的股权、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口和泽布吕赫码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康普特(Kumport)码头、素有“欧洲门户”之称的荷兰最大港口鹿特丹Euromax码头,以及意大利北部的地中海港口里雅斯特港(Trieste)。

拥有了这些港口码头,中共的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得以在欧洲的结点联通。

同时,在“金钱换取政治影响力”的作用下,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欧盟成员国希腊、匈牙利给中共以政治回报,多次反对欧盟对中共人权状况的批评。

作为G7国家中唯一加入“一带一路”的意大利,为振兴经济,摆脱欧债危机带来的经济下滑颓势,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共,官员政客与中共走得越来越近,这令欧盟及七国集团其它成员国担忧不已。而意大利的加入,无疑起到给备受争议的“一带一路”站台的作用。

瘟疫沿着“一带一路”蔓延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之全球野心(上)有段论述,清楚地刻画出“一带一路”的本质:

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经济为先导,逐渐控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命脉,把它们变成中共的势力范围甚至是殖民地,成为中共全球布局上的棋子。作为副产品,“一带一路”向周边国家输出腐败、债务、邪恶和专制,把共产主义病毒扩散至全球。

最后这句扩散病毒至全球之语,如精准的预言,警示世界与魔鬼做交易的结局。

中共病毒沿“一带一路”扩散蔓延。(《有冇搞错》视频截图)

香港《苹果日报》3月18日撰文说,瘟疫已循“一带一路”悄然进入欧亚,成为“一带疫路”。

最典型的例子是伊朗,这个曾经的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波斯帝国,现在“一带一路”上中共的“亲密战友”,至少有23名议员(占伊朗议员的10%)感染了中共病毒,全国目前确诊逾9万6000人感染,死亡逾6100人(外界认为,伊朗官方发布的确诊和死亡人数都被极大地缩减,真实数据应为发表数据的10倍)。

意大利则如同敞开的门户,接纳病毒进入欧洲,目前,意大利本国确诊感染超过20万,死亡逾2万8000人。为了抗疫,全面锁国,经济完全停摆。

此外,欧洲其它几个疫情严重的国家——西班牙、瑞士、荷兰、土耳其、俄罗斯等国,也是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或参与其中项目的。

反观紧邻中国大陆的国家和地区,因与中共保持距离,或坚决反共、抗共,却出现感染率较低的情况。例如,截止4月27日,日本感染人数一万四千多,死亡人数不到四百;香港感染人数1,038,死亡4人。而台湾感染人数仅429人,死亡6人,台湾的抗疫经验亦甚为国际上称道。

为什么病毒会沿着一带一路传播?

从表面上看,如台湾战略学会研究员苏紫云所说,这些国家跟中国(中共)关系密切,因为相信中国(中共)的消息,没有及时采取边境措施,对中国的疫情失去警戒,结果导致国家发生爆炸性的疫情。

研究机构Fitch Solutions也表示,由于中共对于一带一路合作国家施加政治压力,导致这些国家为了与中共保持良好的关系,而无法积极采取防疫工作。

苏紫云还分析说:“一带一路引进大量中国工人做基础建设,商人往返两国做贸易,无形中使病毒传递快速。”

从本质上看,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

近40年来,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到欧美发达国家,共产邪灵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种渠道向各国渗透,“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受利诱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中共加强往来的同时,却不知灾厄也随之而来,就像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多个重点国家已涌现抗共、反共,或终止、退出项目的潮流。这些国家包括:冰岛明确拒绝“一带一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爆发民众抗议,反对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的涌入,要求限制中共势力在当地扩张;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坦桑尼亚要求撤销或拒绝签署的协议;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已取消或搁置了中企计划的三大水电项目;泰国、越南民众抗议中共;土耳其官方对中共表达不满;甚至中共“亲密战友”伊朗也暗批中共隐瞒疫情。

正如大纪元编辑部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指出,远离中共,谴责中共,不为中共站台,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能因此减轻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