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疫情下,美国依然是个伟大的国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当下这场因为中共隐瞒疫情而祸及全世界的大瘟疫中,民主体制与极权体制、民主国家与极权国家,特别是中美两个大国,在如何应对疫情上凸显了巨大的差异,如何分析和看待这种差异,引发了全世界各国广泛深入的讨论。

无可否认,美国是这场大瘟疫中受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均居全球第一。这是事实。

同样无可否认,美国政府对疫情的应对也并非十全十美,并非没有失误和可以改进的地方,美国的公关卫生危机治理体制也并非没有值得反思和总结经验教训之处。

但我认为,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表现足以证明:疫情之下,美国依然是个伟大的国家。

为何这么说?

就举美国政府几乎每天举行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为例,每次发布会,总统、副总统,以及相关人员必到场,总统、副总统必亲自报告每天的疫情及政府救灾工作进展,之后其他人报告,然后就是回答各媒体的提问。这种透明度,几个国家能做到?与中共一以贯之的密室操作更是构成了天壤之别!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写美国的文章,题目就叫“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这篇文章正好写的也是白宫的疫情新闻发布会,我觉得写的很有说服力,正好回答了为何疫情下美国依然是个伟大国家这个问题。为此,我就不避嫌疑,姑且当一回文抄公,将此文中的有关部分抄录于下: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因为,七十三岁的总统和六十岁的副总统每天都亲躬到场,站在那儿,少则四十分钟,多则一个半小时,亲自向美国人民汇报政府救灾工作的进展和所作所为,给人民一个直接的交代。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因为,亲自指挥、亲自领导、亲自坐阵的总统和副总统不管岁数多大,不管这段时间多么操劳,是在那里站着面向媒体和美国人民,而其他人员和记者却是坐着。站着,本身就是一种宣告,宣告自己有充足的体力和精力领导国家和美国人民。这与七老八十的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在大选前拉选票的集会上站着演讲同出一辙。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因为,一个堂堂的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新闻发布室,狭小寒碜,没有鲜花,没有装饰,背后没有壁画挂毯,只有一面美国国旗,新添的两个电视屏幕小的可怜。看不到排场,更和‘霸气’扯不上边。起初的日子,狭小的讲台上,当总统讲话的时候,副总统一行人,几乎肩挨肩的站在后面。换人讲话的时候,其他人不得不移动换位一下,才能相互绕开。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总统、副总统以及一行,直到今天,没有一个带口罩。新闻发布会的斗室狭小,人挨人很近,传染风险很大。近来虽然有记者开始戴上口罩。但台上的人始终‘裸面’,更没有胆怯地躲在屏幕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这给美国人民传递了一种面对危险而勇于担当的讯号。尽管台上的人,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是这种病毒的致命年龄。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总统、副总统、以及官员必须直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记者代表人民了解政府工作情况及提出问题。总统、副总统、以及官员有义务回答问题。记者的问题事无巨细、古怪刁钻,有些问题其实是质问,有些问题更是陷阱,有些拿着总统几天前所说的和今天说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找碴生事。记者和总统竟然可以互怼而无需担心人身安全。总统拿这些记者毫无办法,这些人都是各大媒体常派白宫的记者,白宫不能将其拒之门外。明天这些记者还会再来提问挑刺。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虽然总统、副总统领导的政府夜以继日地工作,总统让记者的报道态度要心存感激(Appreciate)和正面,但记者并不领情,问题发难照旧。时至今日,没有听到一个记者开口赞美总统和政府的成绩。不论总统在台上说的成绩多么天花乱坠,记者依旧不买账、专挑失误发难。从第一天开始,一直是这种传统。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总统的新闻发布会都是实况直播。总统的讲话,甚至和记者互怼的每个细节,都一一记录在案,一丝不挂的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无法删节回避。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每天的疫情数字是真实的,人们可以了解真相。没人敢故意造假,记者和对立党派找茬还找不着呢。没有必要造假。”

当然,美国在应对这次疫情中表现出的伟大远非局限于此,它还体现许多方面。故上文作者还说: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面对疫情,总统和国会通过的纾困法案,在关键的时候,给人民发钱,收入越少的弱势群体,发的越多。更不会从人民手里敛钱。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面对疫情,总统和国会通过的纾困法案,在关键的时候,给那些弱势企业,支撑国家一半经济的小企业(其实就是‘个体户’)贷款资助,利息不但低的可以忽略不计,偿还责任还很模糊。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面对疫情,总统和国会通过的纾困法案,在救济损失严重的企业比如旅馆业的规定中,明文规定总统及其官员家族拥有的旅馆不在资助之内。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两党相互制肘、舆论监督、自由和平等价值观深入民众骨髓,少数族裔权益借助政治正确的大旗变得敏感忌惮,我照旧可以一天几趟在白人居多的社区遛狗,并且和其他遛狗的‘老外’隔空用中式英语招呼说话,一如既往、没有异样。我典型的亚裔面孔和中式英语,没有人因病毒来自我的故乡而受到歧视和非难。这是个让我脊梁挺直的国家。”

诚哉斯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