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微:世卫赴华调查组组长收加国传票被聚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日前,世界卫生组织WHO驻中国的代表高力(Dr.Gauden Galea)接受英国“天空新闻”(SkyNews)报导时,透露了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后,关于中国疫情的一些关键信息,为世界各国调查、追责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新证据。他成了世卫组织内部的第一个吹哨人。

几乎同时,世卫组织中另一位关键人物,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也被聚焦。不过,不是因为他也吹哨了,恰恰相反,这位加拿大籍医生两次躲避加拿大国会的听证,被加拿大国会发出传票,强制要求他到国会作证,再次被媒体聚焦。

世界卫生组织到中国调查的组长之一

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Aylward)被聚焦,不仅因为加拿大国会向他发出传票,还因为他曾在武汉封城后,于今年2月16日至24日,带领世卫专家赴中国调查,任调查组组长。调查结束后,2月24日,艾尔沃德在北京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惊的话,“我没有去过武汉医院任何‘脏区’(Dirty Area)”,引发外界一片哗然。

外界怀疑,他是否算一个专家,当时武汉疫情非常严重,世卫组织好不容易可以去中国调查,却没有去武汉医院的“脏区”,那调查组到底去干什么了?这是他今年第一次被聚焦。

实际上,不必奇怪,看看谭德塞对中共的态度,就应该知道,他会派什么样的人去中国调查。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虽然被称作世卫组织调查组的组长,却不是唯一的组长。

世卫组织的网站上,清晰地描述,此次调查,是由25名中外专家组成的WHO中国联合任务,由WHO的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Aylward)和中方的梁万年领导。艾尔沃德目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高级顾问,梁万年是中共“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

中共媒体的报导,都是先称“考察组中方组长、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再称“考察组外方组长、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Aylward)”,俨然是中共在领导调查组。

虽然世卫组织称是去中国调查,但中共党媒却称是联合“考察”。

准确地说,即使是调查,也并非世卫组织的独立调查,而是与中共派出的中方专家组一起,联合进行调查。调查组25人中,12人是中方专家,说联合调查,倒不如说中共派出的专家,一对一全程监视。艾尔沃德虽然是WHO的调查组组长,却无法单独做出决定,调查组能去什么地方调查,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根本没有自主权。

世卫组织的调查结论

世卫组织的网站上说,调查报告中的调查结果,是根据实地访问期间收集的信息和数据,并经相关各方同意后得出的。也就是说,调查报告的内容,都经过了中共的全面审查,才被允许公布。这样的调查报告,也很难有参考价值。

果然,调查结束后,艾尔沃德回到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日内瓦,又召开了记者会,再度赞扬中共,还称各国应借鉴。

2月25日,谭德塞发表了讲话,也专门提到了此次调查,并在WTO网站上,公布了发言的中文版本。除了再次赞扬中共,谭德塞还说,“联合专家组报告载有大量其它信息,列明了我们仍无答案的问题,并提出了22项建议”,但他仍然认为,“这一病毒是可以控制的”。最后他还说:“我们不应急于宣布这是一个大流行病。”

谭德塞执意不宣布“全球大流行”的决定,不知多大程度依据了此次调查的结论,但的确是在调查刚刚结束之后。

艾尔沃德被第二次聚焦

世卫组织网站显示,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Aylward)目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高级顾问。1985年,他从加拿大纽芬兰纪念大学(NewMemorialUniversity)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2年开始在世卫组织工作,担任扩展免疫规划的医疗官员。1993年到1997年,艾尔沃德赴发展中国家从事国家免疫计划工作。1997年,他回到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1998年,他被任命为WHO首席协调员,2006年任该部门主任。

谭德塞任命艾尔沃德负责到中国调查,显然因为他也亲近中共。3月29日,艾尔沃德接受香港电台(RTHK)视讯采访,记者问到,世卫是否可能重新考虑台湾的会籍,艾尔沃德一度装作没听见。记者再次询问,他却让记者问下一个问题。当记者继续追问同一问题时,视讯突然断线。重新连线后,记者仍然追问台湾的会籍问题,艾沃德说,“我们已经谈过中国了。”

这段视频,一度爆红网络,艾尔沃德也被第二次聚焦,很多华人这才刚刚认识了他。艾尔沃德要么得到了谭德塞的亲传,要么得到过中共官员的悉心指点,也可能两者兼有。

艾尔沃德再被聚焦

全球疫情爆发后,加拿大也未能幸免。截止5月3日,加拿大确诊57,148人,死亡3606人。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加拿大朝野和媒体开始质问,加拿大为何防疫动作迟缓,为什么没有及早对中国封关、实施旅行限制,加拿大为什么一直遵从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4月份,加拿大国会曾两次安排听证会,都邀请了艾尔沃德参加,结果他两次答应,又两次爽约。

不得已,加拿大国会不再向艾尔沃德发出邀请,而是发出了传票,强制要求他到国会作证。这在加拿大比较少见,立即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National Post)报导,国会议员马特‧耶内鲁(MattJeneroux)说,“加拿大对危机的反应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推动的,这使得国会能够向艾尔沃德提问非常重要。”

1月31日,美国对中国封关后,世卫组织一直建议各国,不要对中国实施旅行限制和边界封闭,还建议不需要戴口罩,加拿大的确遵循了世卫组织的建议。

加拿大人越来越怀疑,世卫组织误导了加拿大,艾尔沃德作为加拿大人,却故意躲避加拿大国会的听证。这使得加拿大国会更加怀疑,是不是世卫组织中的加拿大人,也误导了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人。艾尔沃德再次被聚焦,也就可以理解了。

如果说艾尔沃德或世界卫生组织误导了加拿大人,那么谁误导了艾尔沃德呢?可以预见,作为世界卫生组织唯一一次赴中国调查的负责人,艾尔沃德还会再次被各国聚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