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华裔女作家去世引发的思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3日消息,旅美女作家於梨华因感染中共病毒,于4月30日夜(一说5月1日凌晨)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安老院去世,终年89岁。据於梨华胞弟透露,於梨华在4月27日、28日已经发烧,他推测,感染原因可能与一名照顾她的看护有关,这名看护2周前身体不适,就医后确诊染疫。

於梨华1931年出生于上海,1947年随父亲举家迁至台湾,1953年毕业于台大历史系,后前往美国留学、定居。於梨华撰写了不少反映留学生生活的作品,首部长篇小说由皇冠出版社于1963年出版。

有海外媒体在报导於梨华逝世的消息时,提及她曾配合中共当局撰文赞美共产主义,并帮助推动大陆高校的国际合作项目。这些情况都可通过公开资料查阅。鉴于於梨华不幸成为中共病毒的受害者,本篇在此进行一些回顾和反思,或可为海内外华人网友提供一点警示与借鉴。

1975年,於梨华第一次回大陆访亲,回到香港和美国后写下了散文小说集《新中国的女性及其他》和游记《谁在西双版纳》。於梨华在文中颂扬中共治下的“新中国”,台湾当局视其为“投共”,禁止她回台并封杀其作品,直到1983年解禁。

台湾作家和书评家隐地(柯青华)在点评这两本作品时,批评於梨华不该讨好“新中国”,“不应该把大陆知名作家冰心和普通劳动妇女写得那样富有精神和朝气——这与她过去写的生活在异国的寂寞女性形成鲜明的对照;更不应该去歌颂祖国大陆少数民族的新生”。隐地表示,“1977年后又多次回国观光、学习、探亲,她显然受了大陆意识形态的影响了。”

关于这段经历,於梨华在2009年接受大陆《时代周报》采访时曾为自己辩解。当时,记者直接提问:“一个美国作家,怎么会亲近共产主义,仅仅因为乡愁?”“1975年时正处于‘文革’时期,您看到的中国是怎么样的?”

於梨华称,她当时“被迷惑了”,“我只看到了片面,我不应该马上就写文章。现在我替台湾当局来想想,他们当然会生气”。她承认,“我所看到的是他们要我看的那一面”。“‘文革’时是不会让你看到任何阴暗面的,他们给我看的都是光明的一面,新中国怎么好怎么好。”“‘文革’时受苦的人我一个也没有看到。我问过我能不能访问巴金,他们说不可以,丁玲也不行啊。”“我只是记录我看到的中国。从现在看起来,绝对是不应该的,我作为一个作家,应该从多方面来看问题,完全一面倒地叙述是有问题的。”

1975年的中国大陆,正处于文革尾声,广大中国民众生活在政治高压和恐怖中。於梨华描绘的“新中国”之面貌,为中共涂脂抹粉,为中共所乐见。所以,於梨华因此受到的非议不是空穴来风。

1980年4月20日,《人民日报》整版刊发了於梨华的长文《我的留美经历——写给祖国的青年朋友们》,文章详细介绍了於梨华眼中的美国。她写道:“国家更需要你们的自信与自尊维持她在三十年前赢回来的民族尊严。”

“三十年前”明显指1949年中共建政,而“赢回来的民族尊严”即是对中共极权的肯定和赞美。於梨华的站位,大大迎合了中共所需,因此获得了中共头号官媒给予的突显地位。

根据2013年新华网之下的“新华悦读”发表的采访,1983年3月开始,《人民日报》连载於梨华的一批题为《美国来信》的文章,这些文字后来在1988年由人民日报出版社结集为《美国的来信》出版,“成为第一批走出国门的青年学子们关于西方的启蒙书”。

从1975年到1988年,於梨华记录的她所“看到的中国”和“眼中的美国”都受到中共当局的认可,被中共赞为“敢为天下先的果敢”。这是否意味着,这些文字契合了中共的洗脑宣传及一贯的反美论调?考虑到中共否定普世价值的假、恶、暴本质,以及它对大陆民众长期实行的暴政,被中共承认和推广的“启蒙”教材实际上隐藏着危害。

中共非常擅长利用海外华人的乡情和亲情来进行战略部署。於梨华曾向记者讲述1975年返乡时的插曲,“我有一个亲妹妹很多年都没有看到了,我特别想念她。我第一次回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妹妹在什么地方,当时的统战部要统战我们这些作家,替新政府说一些话,因为我们对‘解放’以后的中国完全不了解。我们一回来,统战部就派了一个人陪我们一块走,我对那位同志说,请你们帮我找一下我的妹妹,一下子就找到了。”

与失散的亲妹妹重逢当然是件好事,於梨华后来靠近中共,其中有无为此感激之意?於梨华或许不知,中共掌控所有人力和物力资源,它为了自身政权的需要,可以很快找到一个人,也可以立马令一个人“失踪”,甚至消失多年。生杀予夺,荣辱聚散,一切由它决定。70年来,中共就是这样控制和压迫着十几亿民众。因此,任何人,如果有意或无意地为中共背书、站台,都等同于为中共的暴虐助推。

2003年8月1日,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的祖宅——西城区察院胡同23号院被拆毁。这是一套引来中外人士赞叹的清代院落。叶嘉莹曾经梦想,有朝一日将旧宅改建成一所书院式的中国古典诗词研究所,院内只留下一间小屋给自己回国时居住。但是,她没有料到,她先是被政府逼迫放弃了房屋产权,然后,宅院并没有因为在保护院落之列而逃过强拆,最终灰飞烟灭。

中共在文革后,改变了一些对外宣传渗透的策略,开始大力推动文化交流。许多台港和海外作家都被中共利用,配合官方引导的“民间”学术活动,烘托当局的“开明”形象。事实上,在这些动作的背后,中共的欺骗不变,邪恶不变。

本次疫情波及全球,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清理中共及其因素。中共乃是破坏中华传统文化、损害中国和中国人民利益的元凶,辨识其害,有助于抗疫,也有助于华人寻根和回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