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麻州亲共带来防疫漏洞

刘景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5日讯】到5月3日为止,麻州已有超过68,087人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美各州排名第三。麻州染疫死亡人数为4,004人,略逊于密西根州,在全美各州排名第四。

麻州第一个病例出现在麻大波士顿分校(UMass-Boston)。《麻州疫情从麻州大学开始》(详文在这里)分析了麻大波士顿分校的疫情缘由。在2月1日报告了第一个中共肺炎病例后,麻州在3月2日报告了第二个病例。在这之后,麻州病例数量加速攀升,增长速度快于美国多数的州。

麻州政府看似采取了许多有力的防疫措施,但是另一方面,每当涉及到与中共相关的问题,麻州官员却又往往采取有利于中共的言论和行动。他们对中共伙同WHO瞒报疫情的恶行只字不提,却听取中共大使宣传“防疫成就”。他们深情地迎接从中国高价买来的口罩,却对各州召回劣质中国口罩的行动视而不见。麻州政府的亲共态度,已在本州的防疫城墙上露出了漏洞。

忽略KN95口罩隐患

密苏里州公共安全部宣布召回KN95口罩,并在文件中提供样品图片。(密苏里州文件截图)
密苏里州公共安全部宣布召回KN95口罩,并在文件中提供样品图片。(密苏里州文件截图)

4月2日,新英格兰爱国者橄榄球队专机从深圳运来麻州购买的上百万个口罩,其中有一部分是中国厂商制造的“KN95口罩”,而非标准的N95口罩。

《波士顿先锋报》(Boston Herald)当天的专栏文章提到,麻州州长贝克(Charlie Baker)在机场迎接口罩时,“几乎落泪”地感谢爱国者总裁卡夫特(Jonathan Kraft)、中共政府及纽约中领馆。

《波士顿环球报》报导,麻省总医院(MGH)急诊医生Shuhan He称,KN95口罩与N95口罩功能相似,可以满足家用需求。但他无法确认KN95口罩可以在急诊室使用,因为KN95口罩“并非黄金标准”。

麻州参议员劳施(Becca Rausch)则称,她听一些医疗人员说,他们得到的由爱国者专机运来的口罩尺寸不合,因而在应对中共病毒的场合不安全。塔夫茨医疗中心(Tufts Medical Center)公关经理罗山(Jeremy Lechan)也对本报表示,他们仍在评估这些KN95口罩的用途。

此前,贝克一直在公开场合把这批中国口罩统称为“N95口罩”。当记者就KN95口罩问题向贝克提问时,贝克答道,这些口罩都已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和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许可。但是实际上,美国这些机构过去一直限制使用KN95口罩,而目前只是暂时允许医院在N95口罩不足时,用KN95口罩代替。

4月13日,密苏里州公共安全部长卡特森(Sandy Kartsen)宣布召回约48,000个印有中文标识的KN95口罩,因为这些口罩不符合当地健康部门拟定的标准。

4月27日,麻州布拉克顿市(Brockton)警察局向警员发出警示,称中国制造的KN95口罩并不能保护他们免受感染。波士顿25福斯新闻台报导,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发现,KN95口罩标明的过滤功效为95%,但测试发现其实际功效只有28.1%。

麻州官员、议员喜迎从中国大陆买来的口罩,却对台湾捐赠口罩的义举态度冷淡。4月20日,中华民国(台湾)捐赠的10万个外科口罩抵达万宝路市(Marlborough),麻州众议员黄子安(Donald Wong)、麻州贸易及投资办公室执行主任苏利文(Mark Sullivan)到场致谢。然而在州长新闻会中,贝克并没有对公众提及这次捐赠。

无视中共隐匿疫情

2020年4月28日,麻州剑桥健康联盟Somerville医院的医务人员在给驾车前来的居民用拭子取样,测试是否染疫。(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今年2月初,中共政府惩罚8名“吹哨人”及谎称“无证据显示病毒人传人”的恶行已经广为流传。WHO附和“无证据显示病毒人传人”的言论,也已证明了该组织受到中共控制。武汉突然封城,更证明了中共之前发布的疫情消息多为谎言。在这样的背景下,贝克接见了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黄屏,任由黄屏在麻州政府为中共的瞒报行为涂脂抹粉。

据中共驻纽约总领馆2月6日发布的新闻,2月3日,总领事黄屏在波士顿会见了贝克。黄屏对贝克说:“中方采取的防控措施是有效的,在最短时间内阻止了疫情扩散,有些甚至远远超过了世卫组织和《国际卫生条例》建议的措施。与此同时,世卫组织明确表示不建议甚至反对对华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措施,各国应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本着冷静、专业精神加强协作,避免人为制造恐慌。”

但是众所周知,麻州发现的第一个病例来自武汉;而在各国发现的首个病例中,大多也来自中国大陆。疫情已经开始扩散,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已是不可避免的举措。没有消息显示贝克批评过中共的瞒报和虚假宣传。中共驻纽约总领馆的新闻显示,贝克当天“积极评价麻州对华合作成果”,还向黄屏赠送了新年贺状。

《波士顿先锋报》4月2日的专栏文章说,贝克在迎接这批中国口罩的时候,感谢了中国外交部、民用航空局、海关、机场。

“但想一想这次瘟疫是从哪来的,哪个政府延误通报这个新型病毒,并且试图隐瞒真实的中共病毒死亡数字?在加入中国宣传机器之前,贝克可能得先想想这个问题。”文章作者巴顿菲尔(Joe Battenfeld)说。

附和中共“大外宣”

在这次疫情中,“加入中国宣传机器”的不止州长一人,州长只是麻州亲共政府中的一员。在川普总统提出“中国病毒”一词后,麻州政府中的一些人不但无视中共试图“甩锅”美国的行为,更附和中共“大外宣”系统,参与炒作“种族歧视”观点。

美联社(AP)报导,3月12日,麻州亚美局(AAC)在州政府楼前谴责“种族歧视”。其中一名亚美局委员说:“这不是亚裔美国人病毒,这不是中国病毒。没有什么内在特性让我们亚裔美国人成为病毒携带者。”

人们或许可以谴责纽约的那几个种族攻击案犯,但是麻州官员绝口不提的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带头传播“美军投毒论”,同时中共的网军正在到处炒作“病毒源于美国”的谎言。

与麻州亚美局论调相对的是,波士顿一个华裔美国人社团的创始人在脸书上说,川普因愤怒而提出“中国病毒”一词,虽然显得“孩子气”,但其目的却是为回应中共的“甩锅”言论,而非“种族歧视”。

亲共恶果

在一片附和中共的喧哗声中,麻州政府和许多居民似乎认可了中共的防疫措施。在2月1日报告了第一个病例后,麻州政府和市镇官员多次对媒体和公众表示,麻州居民的感染风险不高。大纪元报导,在2月7日波士顿华埠的健康讲座中,波士顿公共健康局局长Jennifer Lo对居民表示,波士顿公众感染中共病毒的风险很低。

单从美国当时的感染数据来看,全国各地似乎都没有太大的疫情问题。但如果考虑到中共大幅隐瞒了感染、死亡人数和病毒传播能力,麻州人或许就会明白,病毒早已扩散,应当早做心理准备。

到了4月底,麻州的感染人数已跃居全美第三,死亡人数升至全美第四。贝克在4月27日的记者会宣称,在5月4日前不会重新开放非必要产业。

在防疫问题附和中共,这只是麻州政府亲共态度的一个最新例子。麻州作为“美国自由的发源地”,其政府虽曾一度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发声,但近十几年来,却日益贪图中共项目带来的短期经济利益,而对这些项目背后的人权、质量、安全问题闭口不言。

麻州议员和官员们乐于在“中国日”听中共大使宣讲“成就”,却对法轮功学员提出的“器官移植道德法案”闭口不谈。他们为了便宜的价格,而让中共国企中车(CRRC)制造地铁,却在这些地铁发生3次故障之后一言不发。

麻州政府的亲共态度,正在损害其自由的传统和居民的安全。这些问题将在下一篇文章具体论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