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支持港人抗争 阿木台湾面生意起死回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5日讯】香港旺角的“阿木台湾面”,如何在连亏5个月的情况下起死回生?《珍言真语》节目组近日专程来到这家小店,听美女老板娘Polly讲她的故事。

Polly是台湾人,嫁到香港十几年了。而阿木是爸爸的名字,她家手工面的手艺已有60多年历史,从奶奶那儿延续下来,传给了爸爸。爸爸退休后,因为两个哥哥有别的事业,就由她来继承。她家这个面需要很多的手工,做起来很辛苦。最有特点的就是牛肉面,做出的牛肉入口即化,却不会烂掉,熬出来的汤浓郁清甜,却不油腻。

爸爸专门来香港,跟她一起考察了半年,才在旺角这里定下这个店。谁知去年6月一开张,就遇到反送中运动,小店连着亏损了5个月。当时很多抗争的年轻人在这一带,因为跑来跑去全身是汗,一些餐厅不愿意让他们进去,Polly同情他们,欢迎他们到店里休息、吃东西等。她也经常赞助抗争者一些口罩、水之类。结果她帮助过的年轻人,很用心帮她宣传,她家这个店成为黄店,得到很多香港人的支持,从今年起生意起死回生,比之前好很多。

Polly刚来香港时,感觉香港人比较冷漠,经过反送中运动,她发觉香港人变得有人情味了,她也交了很多朋友。她说自己不是只想赚钱,可以为这个社会有一些付出,得到良心上的回报,这让她很开心。

最让她难忘的是,在中共病毒刚开始爆发时,有两个漂亮的医护人员特地来店里找她道别,说她们要去“Dirty Team”(在隔离病房照顾武汉肺炎确诊病人的抗疫队伍)了,因为进去之后可能会染病、不一定能出来,她们特别告诉她,一定要让这个黄店生存下去、坚持到底,让她十分感动。

作为一个台湾人,她习惯了自由民主的环境,不理解港府执法人员的强硬、暴力,她认为香港年轻人只是在表达一些简单的诉求,这个时代应该让年轻人去表达他们的意愿。她说,政府一定要知道人民的诉求,“如果一个政府没有办法接受人民的诉求,那这个政府怎么去管理人民?”

Polly希望香港人要坚持到底,特别是儿子这一代人,永远都要坚持自由民主这个梦想,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坚持到底。她相信终有一天这个梦想可以实现。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三代家传手工面 浓郁清甜费功夫

记者:为什么开这个台湾面,嫁来香港多长时间?

老板娘:我嫁来了十几年。这个面是我奶奶那个年代开始的,传了给我爸爸,到现在总共60多年历史。我爸爸十几年前退休了,他希望我两个哥哥继承这个事业,可是哥哥们有自己的事做,不想继承,爸爸想来想去干脆给女儿继承。

可是我一直在犹豫,因为真的很辛苦,我家的面手工的东西太多了。到了这几年,我的儿子长大了,老公刚好也没事做,他就说要不然就继承爸爸的东西。后来我带爸爸到香港考察了差不多半年,他才决定在这个地方做,希望我可以继承他的手艺。

因为我们这一派的东西是吃力不讨好的,手工又多,他不希望他的东西失传。而且我的儿子在香港长大,他比较没有吃过外公厨艺的味道,希望他可以吃到自己家里做的东西的味道。

记者:你们的特点是什么,跟其它的台湾牛肉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老板娘:它很不同,我们有很多手工的东西,尤其是牛肉面,通常我们一开炉去熬的那个牛骨汤,里面加了很多牛骨、牛肉、蔬菜,那一锅汤熬了之后就不会再停,所以通常我也不知道它熬了多久。我们熬出来的汤有一些秘诀,就是它很浓的牛味,很甜,然后不会油。其它的牛肉面要做到不油的话在台湾也有,但是要很多的功夫。

在台湾的做法有两派,一个就是熬出来的牛肉跟牛筋很有弹性、很有咬劲,而我们做的那一派是入口即溶,是台湾人最不喜欢做的,因为入口即融的话是很容易烂掉的,但我们就能做到吃进去的时候融掉,好像和牛那种感觉,可是不会油腻,也不会烂掉。还有像我们的葱也是有技巧的,切完之后要去冰15分钟,然后再切它才不会有腥味,而且会脆。

记者:所以这个是融入了你们家三代的心血在里面。你现在把这些心血在香港发扬光大,你的心情是怎么样?

老板娘:我爸觉得很开心,因为他觉得做了那么多年的面店,总是要留一个东西让人家知道,真有阿木这个人存在,我爸就是叫阿木。他很开心可以在这个地点开店,因为他觉得在台湾人的眼里旺角是很出名的地方。

记者:台湾面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老板娘:台湾面的味道就是很浓郁,汤很清甜可是又不会死咸;还有就是手工面,这个很重要。我在香港吃到的手工面都是上海面,我们做的台湾面是高筋面,是比较有弹性的,有爽口嚼劲,跟上海面很不一样。我们开店前考察了全香港的台湾店,做手工面的很少。

记者:一方的食物也代表一方人的个性,那你们这个台湾面是代表台湾人什么样的特点?

老板娘:我们是想告诉人家说,我们吃了面之后要很满足知足,然后要很有热情,让人家知道台湾就是很有人情味的。

欢迎抗争者成黄店 使生意起死回生

记者:在这里经营了多长时间?

老板娘:去年6月开的,大概10个月左右。

记者:刚好跟反送中运动同步进行?讲一讲你的辛酸苦辣,为什么做黄店呢?

老板娘:我们一开店就碰到反送中运动,我是很支持的。因为很多小朋友在这边来来去去,我觉得他们很可怜,他们常常流连在外面,一些餐厅不愿意让他们进去。可我是台湾人,习惯了自由、民主这些东西,我很欢迎他们。

开始时有些人问我:“你欢不欢迎我进去,我身上有一些臭臭的味道,因为我跑去做这些事出很多汗,人家不喜欢闻到那些味道,会翻白眼,不欢迎。”我就说:“没有关系,你是客人,我们都是要欢迎,这是我们台湾人的做法。”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很支持这些东西,大概三个月之后才开始有那些黄色经济圈的。

记者:你先生跟你的立场一致吗?

老板娘:对,一样,他比我还严重,因为毕竟他是香港人,他比较了解香港的情况。我是台湾人,我的了解很有限,所以他就跟我讲那个历史,我才慢慢了解这个运动的原因,我们应该去支持。

记者:你对香港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老板娘:我刚来的时候,感到这里的人有点冷漠,邻居也不打招呼。可是这几个月我开店之后,他们会关心我,老板娘你吃饭了没有啊,你今天生意怎么样啊,开始有一些关心,有一些互动,让我觉得很开心。

记者:你觉得香港以前有点排外,现在变了?

老板娘:对,以前比较商业化,现在比较有人情味,比较互动了。我刚开店时,这条街电力负荷不了三间以上的餐厅,结果每周五、六、日都跳电,跳了十几天,直到暑假,加上这次运动,我总共损失了五个月,没有收入,亏本。我爸跟我讲过,你开店就预备要亏损,不能预计你一定赚钱,所以我存了一笔钱预备亏一年,可是我只亏了差不多半年。

最近这几个月,他们开始谈论黄色经济圈,那些我帮助过的人,很用心帮我宣传,我都很感激。因为我们这里离医院近,很多医护说老板娘你要在网络上讲你的立场,不然大家不会支持你。我说我是一个外国人,我不懂,其实我们经常赞助一些口罩啊、水啊等等,但我比较内敛,不会去告诉人家这些事。他们就不断帮我发一些讯息,帮我宣传。大家就知道我们这间店很支持反送中运动,所以从过年开始,生意就好很多了。

去Dirty Team前 医护特地来支持

记者:跟香港人这么多个月一起,有没有经历过特别难忘的故事?

老板娘:有。有一次,两个很漂亮的医护来找我,那时刚好武汉肺炎开始爆发,她们跟我讲,特地过来支持我,因为她们过几天要去“Dirty Team”(专责在隔离病房照顾武汉肺炎确诊病人的抗疫队伍)。后来我问了老公,才知道原来“Dirty Team”,就是她们进去之后可能很难出来,而且可能会染病。她们说,“我们这个黄色经济圈,你一定要生存下去,到我们出来之后,你都不要有事,而且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我很感动,想请她们吃饭,但是她们说:“不要,我们就是要让你收钱,让你知道我们就是要保持这个心态、坚持到底。”

记者:那你后来有跟她们联络到吗?她们现在还安全吗?

老板娘:没有联络到,我很担心。她们临走的时候还记得我,真的很感动。

坚持梦想争自由 世世代代坚持到底

记者:最近香港又有些争议,你怎么看香港的前景?

老板娘:作为一个台湾媳妇,我觉得香港年轻人只是表达一些简单的诉求,不知道为什么警察执法的态度很强硬、很暴力,我觉得不需要这样。在这个时代,应该让年轻人去表达他们的意愿。

无论他们以后能不能成功,我都希望我儿子那一代可以把这个梦想、这个理念,世世代代坚持到底,让他们可以呼吸到民主自由的空气,而不是被压抑下来。因为被压抑的人是不会开心的,要让他表达他的意愿,政府一定要知道人民的诉求。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没有办法接受人民的诉求,那这个政府怎么去管理人民?

记者:台湾人关心香港吗?

老板娘:很关心,我爸爸常常都问我,你那边怎么样,政府有没有对你怎么样。然后我就告诉他,我现在还好,毕竟我是个外国人,有时候警察来跟我讲话,因为国语讲的不好,跟我沟通不了,语言上始终有一些隔阂。我的心态就是不管是谁我都会去帮他们。

记者:你未来的心愿是什么?有没有后悔在这边开店?

老板娘:没有。一开始生意很差,后期有一些收获。其实我在香港没有什么朋友,可是经过这件事之后,认识很多人,觉得很开心。而且我不是只想赚钱,我很开心可以为这个社会有一些付出。像我们最近搜集一些口罩回来,捐给一些社福机构,他们还来店里道谢。我觉得有些事情做了之后,心里过得去,得到的是一些良心上的回报,我会觉得很开心,就算亏了一些钱也无所谓,钱可以再赚。

记者:最想对香港人说什么?

老板娘:最想对香港人讲,要坚持到底!我儿子在这里长大,我们不会离开香港,我希望我儿子他们,永远都坚持这个梦想,一定要坚持自由民主,然后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坚持到底。香港人加油!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