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位大陆95后为何拒绝洗脑短片《后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每年的五四青年节,中共的宣传机器都不会忘记给大陆青年洗脑,为此可以说煞费苦心!

今年的看点是一条由大陆著名演员何冰讲演,官方与B站联合推出,号称献给年青一代的青春宣言短片——《后浪》。5月3日晚,这部短片被特意安排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随后引发刷屏。

与许多粗制滥造的宣传品不同,《后浪》没有赤裸裸的正面歌颂中共和中国的现行体制,而是以一种近乎谄媚与吹捧式的刻意迎合年青人的心理,通过赞美他们进而美化当下的中国,让年青人在晕晕然中不知不觉的被洗脑,被收买。

短片以何冰这样一位中年有为者的视角和口吻,表达了对新一代青年的羡慕与赞美:“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看你们。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

在《后浪》登录央视的当晚,《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转发了这部洗脑短片。截止5月4日晚10点,这条微博下共有5597条评论,其中虽不乏认同点赞者,但也有不少不同的声音,显示了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年青人对中共洗脑宣传的嘲讽与抵制:

@温语煮茶:可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却被绑在了一座座房子上,15年,30年……不敢去做想做的事,不敢再奢谈曾经的理想,朝朝暮暮,循环往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Fanskizz:年轻人话都说不出来得用各种缩写 年轻人唱歌上节目都得改歌词 年轻人想创作想谈论但都被缄默 年轻人学会了在这样的文化里自我阉割 奔涌? 是在你们划好的渠里苟且差不多

@梵人不修仙: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像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但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chenglehu:网信诈骗集团不立案,17万人750亿财产化为乌有,年轻一代如何相信这个国家,年轻人辛勤劳动积累的财富灰飞烟灭,那么奋斗还有何意义?

@自由人jass:看电影的自由何时能有?

@Going巴黎赚美金:这个鸡汤真的可以,后辈连房都买不起呢,还理想,理想就是买房

@蝈蝈wmzhe:如果我是刚毕业我一定听得热血沸腾,然而现在我29了内心波澜不惊的看完了,你们沸腾完了吗,建议看看房价冷静下

@南李北万粉丝后援会:狗屁为我们专门准备的“礼物”,我们这一代人?什么是我们这一代人?难道除了年轻人其他的都死了吗?现在还活着的人都可以称之谓这一代人!总觉得我们年轻人是活着幸福里,那不过是你们想当然的以为而已?我们可没有这样认同!

@其实想用一只猫作头像:漏洞百出的逻辑,算了没空反驳

@马马丁er:天啊,好吓人。这是资本主义中产阶级的生活,或者体制内、富二代的生活。这就和去时代广场打广告厉害了我的国一样,和你的生活,你周围的生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买得起房吗?下个月的房租凑得出来吗?

@保证十小时睡眠:片中所展现的根本不是后浪的完整形态,里面的青年一代实现自我自由的前提是一出生家境优渥,有条件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但这种人在中国只是一部分,生活中多的是没有这种先天条件努力奋斗的我们。

特别值得推荐的是一篇题为“我是95后,但我不喜欢B站献给年轻人的《后浪》”的文章。

文章说:“短片里,上一代人羡慕年轻人坐拥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华,能够自由学习一门语言、一门手艺,能够欣赏一部电影、去遥远的地方旅行;羡慕年轻人拥有了上一代人曾梦寐以求的选择的权利。

“但事实是这样吗?

“我们能够自由学习一门语言,一门手艺,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自由欣赏一部电影?我们确实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但仅仅是在消费和娱乐领域。

“我们能消费自己喜欢的衣服喜欢的手办喜欢的食物,我们能选择上抖音还是上快手,选择关注小哥哥小姐姐还是东北老铁。

“除此之外的呢?在更高的层面,我们还能选择什么?

“大部分的我们,成了去政治化去思想化的主体,以为选择消费选择娱乐就等同于拥有全部的选择的权利。

“更进一步,我们或许连选择娱乐的权利都没有。

“徐佳莹在《歌手当打之年》演唱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其中一句歌词‘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字幕却改成了‘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只眼’。华晨宇演唱的《神树》,‘拆碎这座万籁的牢房’,‘牢房’被字幕改成了‘老房’。

“喜欢的韩剧可能突然下架,喜欢日剧的年轻人庆幸,还好下架的不是日剧,喜欢的日剧突然下架,喜欢美剧的年轻人庆幸,还好没有轮到美剧。等都下架了,又安慰自己‘总有办法能看到。’这也算一种选择的权利吗?

“我们以为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利,但我们能选的东西,有多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有多少是别人帮我们选好以后,告诉我们——你们只能在这些当中选。”

文章还说:“短片里,上一代人对年轻人的自信致敬。

“我们确实比以往更加自信,但这些自信,是建立在对自己的清晰认知之上,还是建立在狂妄自大之上?

“如果是前者,那固然值得致敬。如果是后者,以为国强少年强,就化身战狼到外网屠戮四方,骂泰国人‘穷逼’,让‘cnmb’、‘sb’、‘nmsl’这些污言秽语成为代表中国年轻人形象的‘名言’,那恐怕还需要冷静冷静。

“中国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仅有三千多元,本科受教育仅有4%,这些是年轻人化身战狼屠戮四方的资本吗?

“B站推出的这条短片,还有很多年轻人看不到,画面里的那些高楼大厦,那些人工智能,那些游戏那些动漫,他们可能都没听说过。我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他们确确实实存在。

“为这条短片欢呼的年轻人,我想我们在欢呼之余,还应该想到他们看不到短片的年轻人,我们能看到,只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幸运了一些。”

作为长辈,读过这篇文章后我感到很欣慰,在这位95后的身上我看到了大陆新一代青年的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