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元老被软禁?

“邓朴方”战“习远平” 两封信的对质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5日讯】《有冇搞错》。5月4日。

最近两天,网络上流传出两封信。一封是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一封是习近平弟弟、习仲勋的小儿子习远平的。

咱们先介绍一下这两个人。邓朴方是邓小平的长子,文革的时候,他是北京大学学生,因为邓小平被打倒,他也被批斗,要求揭发他父亲的修正主义罪行,把他关在一个楼里。后来爬窗想逃出去,失手摔到楼下,受重伤。当时中国很混乱,邓小平又已经倒台了,所以一直没有医治,最后成了终身残疾。

邓小平掌权之后,邓朴方创建了残疾人联合会,当主席。他还办了一个康华公司,当时在中国影响非常大,很多人不满,认为是官倒公司,就是官方借助权力做生意的公司。后来八九民运期间,这个问题成为学生批评最多的一件事情。

九十年代,康华公司取消了。邓朴方继续担任残联主席,后来他进了政协,2008年还担任了政协副主席,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了,当然是没有真正实际权力的领导人。

习远平,是习近平的弟弟。1955年出生,文化大革命期间,习仲勋早就被打倒了,习远平随母亲下放到河南,在那里上中学,后来回北京,在机械厂当工人。1977年,22岁时,考入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毕业后曾在军队工作几年,再到政府机构工作。后来他到香港住,还有澳大利亚的绿卡。

习远平现任国际节能环保协会会长,这是一个声称是“致力维护节能与环保建设”的全球性组织,总部位于北京。习远平比较低调,平时很少露面。

好了,咱们看看这两封信。首先说明,两封信,没有办法证实真伪。我只是以个人经验判断,信是真的可能性很高,纯粹是个人判断。

首先看邓朴方这封信,信是写给人大政协两会代表的,信里面首先说已经退休,不问政事,但有些话想说。主要提出了15个问题。这15个问题,可以说都是针对中共最高层的严厉的质问,我们来看一下。

邓朴方的信
1. 作为两会代表,是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还是保护某个专权者的权位重要?

2. 宪法明确规定,两会代表有权监督和纠正中央政府的各种错误决定,可前几年,中央推出了“妄议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认为两会代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3. 当权者要定于一尊。请问代表们,我国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袭的皇帝?还是民选的总统?还是党内公投产生的总书记?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谁的一尊呢?

4. 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民众提意见叫“煽颠”。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

5. 武汉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又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谁又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

6. 中美关系持续紧张恶化,中央主要领导人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7. 香港动荡已持续近一年了,究竟是谁破坏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领导人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8. “一带一路”无理性投入,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不顾国计民生,中央主要领导人仅凭个人好恶对外四处大撒币,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要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9. 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也不经过专家论证,中央主要领导仅凭几个人的建议就拍脑袋决定投资上万亿建一个雄安新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0. 台湾与大陆为何会渐行渐远?中央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11. 大批外企撤离中国,大量民企倒闭,大量工人失业,这与中央的错误决策有没有关系?如果有,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2. 现任领导借助手中权力为自己修宪取消任期制,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果谁有权就可以为自己立法,国家宪法又有何用?

13. 中央已作出决定,准备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计划经济模式,这究竟是为了稳固个人政权?还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考虑?

14. 近几年来,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国家信用荡然无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14个问题,政治、经济、外交、香港、台湾、武汉肺炎疫情,体制和结构,可以说全都点到了,面面俱全,基本上没什么遗漏。不但有质疑,有批评,还有警告。

邓朴方信中的说话,大部分是大白话,不用太多解释。但其中有一点,值得研究分析中国的人非常留意。这就是最后一点。

15. 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中央居然动用军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现任党政军大员都加以“特殊保护”,名为“特殊保护”,实际上是限止通讯、限止行动自由、限止客人到访,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又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

这是邓朴方信的最后一点,我认为是披露了两件非常重要的情况。

第一,党内有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

在中共历史上,一旦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或者中央扩大会议,就基本上是一个党内政变。上一次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是89年,邓小平召开的,那个会议推翻了赵紫阳。再往前,就是1980年,也是邓小平,推翻了华国锋。再前,就是毛泽东了。

文革中,毛开过中央扩大会议,因为文革中大部分中央委员都被打倒了,所以要开会,就只能扩大了。

文革之前,中共也开过扩大会议,包括政治局扩大会议,前委扩大会议(就是军事指挥部的扩大会议)等等,通常这种会会发生权力变更。比如毛泽东本人,就是中共长征时,在遵义开中央和军委扩大会议,被确定为三人小组成员,负责军事指挥,成为了中共最高领导之一。

所谓扩大会议,政治局22个人,我再扩大到所有前政治局成员参加,江泽民时代,加上胡锦涛时代,可能有近百人,这个会可以形成一个决议,推翻现任领导人的意见,甚至推翻现任领导人本人。

所谓邓朴方这个信,其实是呼应了前一段时间,也有太子党背景的阳光集团主席陈平转发的那个,要求召开扩大会议的信。

第二点,是中央动用军警,对这些有资格开扩大会议的老同志,和一些现任党政军大员,都采取限制通讯、行动自由,限制客人到访,其实就是采取某种程度的软禁。

也就是说,北京对局势已经接近失控了,不但对国内老百姓采取完全控制严厉打击,对党内也已经实行了军管了。也就是说,在党外,或许大家感觉上中国局势正在接近文革,有点恐怖,但在党内,实际上严厉打击严厉控制已经展开,而且根本不管你什么立场态度。当然,可能会反对现当局的,应该会受到更紧密的软禁。

我们以前提到过专制体制最大的体质性特点,就是最大危险,永远来自于内部,尤其是那些可能获得最高权力的圈子,在政权出现危机的时候,是最危险的一群人。

和这封号称是来自邓朴方的信比起来,习远平的那个信,其实谈不上是什么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回复朋友的手机短信,一个Message。我们也看一下这个内容。

习远平的信
我不想为哥哥辩解,只想让你们理解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多么不容易。他夙夜在公日夜操劳,没有任何私心私利,包括最受诟病的更改国家主席任期制,都不是为了个人考虑,只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

以前搞九龙治水,结果政令不出中南海,现在他吸取教训,集中领导多了一些,又有什么不对?

哥哥曾经私下说过,当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必须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为大左才能在党内立足,立足了才能启动彻底的政治改革,早期的胡与赵都是不懂这个道理才半途而废的。他在复杂的党内斗争中上任,每一步路都不能走错,否则必万劫不复。

有些惹起公议的事情,并不是他的旨意,完全是下面有人高级黑故意让他难堪,目前对政法口几个人的处理,正是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这还只是开场好戏还在后头。

我一直跟朋友们讲,我们是习仲勋的儿子,是中共最大的开明派之一的后代,我们不会辜负父亲的教诲。哥哥的历史定位,不光靠以前他所做的,更要靠以后他将要做的,风物长宜放眼量。

这次疫情重创了经济,但会是政改启动的机会,以后新闻舆论开放,市县普选,司法半独立,都会陆续展开。目前他最头疼的事并不是国内,而是西方群起围攻中国。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事情,不但制造了公共卫生危机,也制造了充满风险的外交环境。无论如何,他会驾驭好中国这艘大船,当好这个舵手,对此我深信不疑。

哇,这封信,也透露了很多内容啊。

第一个透露的,是风物长宜放眼量,这是毛泽东的诗,意思是眼光放长远一些,习近平以后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要先左倾,抓牢中共的权力,然后才启动彻底的政治改革,因为习近平是中国最大开明派习仲勋的儿子。

这是真的吗?欲擒故纵,欲右先左?在政治上,这行得通吗?我非常怀疑,因为这种体制这种东西,说是最高掌权人负责,实际上最后是体制本身控制当权者。

中国专制体制尤其如此,最早是皇帝控制体制,后期根本是体制控制皇帝。不管你多么英明神武,多么勤俭刻苦,体制烂掉的时候,谁也无力回天。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了。所以我不相信习近平能用中共本身左的政治力量,去实行一个向右倾的政治体制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改革。所谓南辕北辙,此之谓也。

第二点比第一点,可能更加真实。就是他要对那些高级黑的人进行处理,特别提到对政法口(就是政法系统)的处理,是对这些杂碎的大清算,还提到这只是开场,好戏还在后头。

这个和现在孙力军傅政华的落马和卸职,还有传闻,公安部二十多人被抓,如果是真的,估计官职都不小,以及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被抓,等等,大概都是信里面说的开场,好戏是什么呢?我们大家等著看,反正我是已经搬好了板凳了。

两封信,感觉上,是邓朴方发出公开信,有人问习远平,然后习远平一气呵成回了一个Message,就成了他的信。这么看,是不是比较合情合理啊。

不管是真是假,习家兄弟的想法,可能是真的,也许是真情流露,但专制体制中的政治这个东西,玩到这个份上,最不可靠的可能就是那些保证,以前被人迫害,现在照样可能去迫害别人,媳妇熬成婆,可能比婆婆更厉害。习近平要做什么,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要去共,现在不做,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但北京的权力斗争是真实的,未来会反映在中国政治、经济各个方面。香港的事情,一定会有所变化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