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海外友城纷纷切割 中共外交遇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中共隐瞒疫情,发起信息战,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感和质疑,一些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开始与中共脱钩,解除“友好城市”关系便是一种有力的举措。

澳洲、瑞典和捷克对中共“友城”说“不”

澳洲广播公司ABC中文网报导,4月14日晚,澳洲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内陆城市沃加沃加(Wagga Wagga)市议会投票表决,决定断绝与中国昆明友好城市的关系(注:两市于1988年缔结友好城市)。

推动此议项的市议员保罗·芬内尔(Paul Funnell)表示,友城关系存在于两个市政府之间,“这与中国人民无关。这与在哪里没关系。你又不在中国,你又没和那里的人民打交道。”“你实际上是在和共产党政权的统治当局打交道。”“我不想和共产主义政权有关系。”

芬内尔说,“以谎言、托词和掩饰为乐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用新冠(中共)病毒给世界带来了死亡和毁灭”。

4月22日,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宣布,不续签其与上海的双城协议。此前,瑞典的林雪平市和广州,厄勒布鲁和西安、瓦斯特拉斯和济南、博勒厄和武汉等也都解除了友好城市关系。在两国的友城当中,哥德堡和上海的关系层级最高、互动规模最大。这一消息被外媒广泛报导。

瑞典政府最新年度报告指出,“中国(中共)是对瑞典利益伤害最大的国家”,特别警告中共利用网路间谍与特务人员,强化经济与军事实力、窃取研究技术,公然破坏瑞典民主与人权。

今年2月,林雪平市长拉尔什·威肯对瑞典《今日社会报》(Dagens Samhalle)表示,由于中共大使馆威胁瑞典政府,他们决定断绝与中国的所有政治联系。瓦斯特拉斯市的市长塔里耶别克告诉《金融时报》,停止和中国城市合作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中共)打压加剧”。

向中共“友城”说“不”,捷克布拉格市率先行动。2019年10月7日,布拉格市政府通过了一项解除与北京姊妹城市关系的议案。提出此议案的市议员玛尔凡诺娃(Hana Kordová Marvanová)认为,姐妹城市协定中不应带有政治立场宣言,承认“一中原则”的条款因此不合规定;此外,布拉格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支持独裁政权。

布拉格与北京缔结友好城市,是捷克和中方在2016年3月签署的协定,该协定第三条写有:布拉格承诺遵守“一个中国原则”。

2019年1月起,布拉格新任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呼吁北京从“姐妹城市”协议中删除“一中条款”,遭到中共反对。在随后半年里,中方接连取消了布拉格多个乐团前往中国的演出,引起捷克政界和文化界的不满。捷克文化部长曾为此召见中共驻捷克大使张建敏,提出批评,他对于中共为了令外界接受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无所不用其极感到惊愕。

2020年1月13日,布拉格与台北正式缔结姐妹城市关系,令外界瞩目。

中共的“友好城市”是张什么牌?

据中共官方数据,从1973年至2015年2月10日,中共已和133个国家的473个省(州、县、大区、道等)及1450个城市建立了2154对友好城市(省州)关系。

中共利用这些双城关系输出共产意识形态,散布中共宣传谎言和虚假信息,加强对外渗透和攫取经济利益。例如,“一中原则”本只适用于两国政府间,根本不涉及和影响城市间的往来,但是,中共却强加于人,并以此在文化等领域进行要挟。

自2008年起,中共每两年举办一届国际友好城市大会,在首届会议上,时任中共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明确提出了“城市外交”概念,强调城市外交要服从和服务于总体外交。其后,国际友好城市被中共高层视为城市外交的主渠道。2013年9月,广州市成立了第一家城市外交协会。

2016年2月2日,大陆《国际展望》杂志发表了题为“中国城市外交的若干理论问题”的论文,文章写道,“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外办和友协都建立了庞大的人才队伍,而且承担着繁重的外交外事任务”,这些任务有些来自于中央政府和外交部,也有来自企业和社会,更多的来自地方党委、政府的授命。

2016年12月28日,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发表了《中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标题即凸显党的领导。通报声称,“民间外交要更好地服务于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提高政治站位,加强战略谋划,统筹推进民间外交、城市外交和公共外交深入发展……”“在城市外交工作方面,以中国国际友好城市工作为基础,发挥地方政府交流在增进国家关系、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上的重要作用”云云。

2017年9月15日,武汉官媒刊登了《武汉市国际友好城市交流工作概述》一文,文章称,“国际友城工作成为对外宣传武汉的重要阵地”,“我们在友城工作中坚持讲政治、讲大局,积极为国家总体外交服务。我市部分友城如乌克兰基辅、罗马尼亚加拉茨、苏丹喀土穆就是我市当时为服务于国家总体外交而结好的。”

2018年11月15~16日,中共在湖北武汉举行了又一届国际友好城市大会,主题为“共享发展机遇、深化互利合作”。其实,说白了,所谓的“共享”、“互利”、“合作”都是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因为“友好城市”的建立和互动都属于中共政治部署的大棋局。

非常有讽刺意味的是,一年后,2019年底,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向全国和全球传播,标靶即是中共及其因素。武汉在法国的友好城市波尔多首先被病毒攻入,北京的友好城市纽约成为美国的“震中”。事实表明:与中共交好,厄运即至。

结语

目前,许多国家在防疫的同时,开始向中共追责和索赔。中共的“战狼外交”、“口罩外交”接连受挫,它不仅在经济上面临生产链的断裂,政治上也陷于被谴责、被调查的窘境。

捷克、瑞典和澳洲的一些城市果断地与中共断绝友好关系,便是斩断了被中共渗透和牵制的一根链条,这不是种族歧视,而是摆脱邪恶束缚的明智选择。这种跨国、跨党派的行动将推动全球抗共浪潮,激励更多国家、城市和民众向中共说“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