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维州被红色资本渗透(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6日讯】接上文:【瘟疫与中共】维吉尼亚州的红色资本(1)

里士满市:泛海收购美最大长期护理保险公司

维吉尼亚州首府里士满市(Richmond)座落在维州中部,被亨里科郡(Henrico)和切斯特菲尔德郡(Chesterfield)环绕,这三地组成了维州的第二片重灾区。截至5月4日,共有1984人确诊感染中共病毒,145人死亡。其中,亨里科郡的坎特伯雷护理中心(Canterbury Rehabilitation and Healthcare Center)是疫情死亡最为严重的养老院之一,165名居民中有130人感染中共病毒,50人死亡。

在距离坎特伯雷护理中心车程十多分钟的地方,有一家上百年历史的世界五百强保险公司——珍沃斯金融(Genworth Financial),它是美国最大的长期护理保险公司,产品还包括住房按揭保险、寿险和年金险,该公司的住房按揭保险业务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商业保险公司中排名第一。

2016年10月,中国泛海集团宣布斥资27亿美元收购珍沃斯的全部已发行股份,若交易成功,珍沃斯将成为泛海的全资子公司。泛海希望借助收购,进入美国这一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

因为涉及数据安全和敏感的金融领域,泛海对珍沃斯的收购并不顺利。

有消息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于2018年6月通过了审查,条件是珍沃斯掌握的美国客户资料将交由一家美国第三方服务器设备供应商存储。出于对信息安全的考量,加拿大政府迟疑良久,在2019年底批准了这一交易。三年多来,这笔收购的交易截止日期被推迟了十次以上,现在由于中共病毒的爆发,又被双方公司推迟至2020年6月30日。

泛海以地产投资起家,坐拥京沪深黄金地段楼盘,虽然是民营企业,“泛海系”却拿到了中国金融行业几乎所有牌照,建立起完整的金融帝国。最出名的是泛海在1996年参与设立的民生银行,民生银行曾被爆出设有“官太太俱乐部”,包括令计划之妻谷丽萍和苏荣之妻于丽芳在内的中共高官夫人只挂名不上班,每人一年领走数百万空饷。

似乎参照了与中共官员打交道的经验,泛海在美国的经营也走了“上层路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18年底着手调查泛海等中资企业在洛杉矶的工程项目,这四家中资公司涉嫌通过行贿跳过竞标、违规获取政府财政补贴,被调查的行贿对象包括洛杉矶市长、市议会主席、多名市议员和建筑安全部负责人。

切斯特菲尔德郡:泉林20亿投资落空 拖欠州府数百万美元

切斯特菲尔德郡交通便利,工业发达,有四十多家跨国公司。2014年,来自山东的泉林集团宣布要在当地投资20亿美元建立环保造纸工厂,创造2000个就业岗位,在2020年投入生产。这是中国企业在美国最大的“绿地投资”项目,泉林更会一跃成为切斯特菲尔德郡的第二大私营雇主。

在前维吉尼亚州商务厅华裔厅长郑叔霆(Jim Cheng)的介绍下,维吉尼亚州对泉林的项目表现出了极大诚意,从前后两任州长到各级招商局、农林部门、港务部门、Dominion能源公司都极尽能事,配合泉林落户。

为了欢迎泉林的到来,时任州长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主动从“州长机遇基金”中抽出500万美元,帮助泉林购买土地,还专门组织了一趟去山东的考察;州府从就业投资项目中拨款,辅助泉林培训员工;泉林还获得了免除许可费和五年生产设备免税等优惠。据维吉尼亚州经济发展局统计,泉林获得的扶持政策,能帮助该公司节省3100万美元。

虽然是民营企业,但中共政府的出资是泉林敢于布局海外的关键因素。泉林在2013年的总资产只有72亿人民币,在2014年3月,泉林以专利和注册商标为质押,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牵头的79亿元银团贷款。

这项商业投资,对于中共和维州政府都有一定程度的政治意义。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案例研究报告中记录,切斯特菲尔德郡经济发展局负责人威尔·戴维斯曾说,“泉林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因此也希望看到我们州政府和当地政府都同样支持该项目。这不是普通的商业往来,而是政府批准的商业往来。”

然而,在2015年10月举办开工仪式之后,泉林在切斯特菲尔德的项目一直没有实质进展,并在2017年5月宣布该项目无限期推迟。维吉尼亚州政府采取法律行动,向泉林追讨500万美元的州长基金及利息,而泉林只付了首期的15万美元。

实际上,泉林的资金链问题暴露已久,山东高密法院于2019年10月宣布泉林进入破产重整流程,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早已官司缠身,甚至还拖欠了员工的工资。对于大洋彼岸的维吉尼亚政府来说,纳税人的五百万美元恐怕是追讨无望了。

重复上演的投资骗局

无独有偶,这不是维吉尼亚州政府第一次在中国公司身上栽跟头。

2013年夏天,几个华裔商人找到维吉尼亚州经济发展局,他们有意在阿波马托克斯郡(Appomattox County)投资1.13亿美元开办一家“林登堡工业”(Lindenburg Industry)公司,生产废气排放零件,为这个只有15000人的落寞小镇带来349个工作岗位。

就在前州长麦考利夫2014年去中国参观泉林总部的那次考察时,麦考利夫专程会见了林登堡公司负责人李云珊(Yunshan “Stella” Li,音译),敲定合作。从中国回来一个月后,麦考利夫亲自出席林登堡公司剪彩仪式,送去了140万美元的州长基金支票。

如同泉林一样,除了一个盛大的仪式,林登堡也没有任何实质进展。一年之后,由于项目停滞,维吉尼亚州要求林登堡公司立即退还140万美元政府基金,缴清拖欠承包商45万美元的装修费和水费,却也不了了之。

当地媒体《罗阿诺克时报》(Roanoke Times)在2016年的调查发现,这几个商人之前曾用同样的手法找到北卡罗来纳州,但是因为审查严格,他们又转向维吉尼亚州,使用虚假信息申报资料。调查发现,维吉尼亚州商务部门在审核过程中有一些疏漏。

根据这篇报导,维吉尼亚州长机遇基金从1992年设立以来,为629家公司提供了2.3亿美元补助,其中4%没能履行合约,使政府基金损失了587万美元。

如今再算上泉林的500万和林登堡的140万,损失金额恐怕要大幅提高了。

麦考利夫接受中国献金 涉嫌诈骗被告

在这两起名不符实的中国投资项目中,麦考利夫的作用都不容忽视。麦考利夫是民主党重量级人物,也是克林顿夫妇的密友,希拉里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时,麦考利夫是她的顶级筹款人。

就在2016年,联邦政府调查麦考利夫与大陆红顶商人王文良的密切关系,发现王文良控制的一家新泽西州建筑公司曾在2013年为麦考利夫竞选捐献12万美元,而与王文良有关的另一家公司则向克林顿基金会捐献了200万美元。

王文良是日林集团董事长,他的公司在美国有很多业务,也包括维吉尼亚州。日林集团曾承建中共驻美国大使馆新馆和驻纽约总领事馆工程。为了酬谢李肇星等外交高官,王文良采取曲线贿赂,向哈佛大学和纽约大学捐款换取推荐入学名额,再把名额转送给中共外交部。

王文良在2017年因人大代表贿选案被中共法院判缓刑一年,至今下落不明,他担任董事长的丹东港集团因为巨额负债,正面临着破产的可能。

同样在2017年,麦考利夫也被告上了美国法庭。32名中国投资者指控麦考利夫和希拉里的弟弟安东尼‧罗德姆(Anthony Rodham)提供虚假信息,导致中国投资者的EB-5签证失效,投资者每人被骗56万美元。

在竞选州长之前,麦考利夫和罗德姆于2012年创办了一家“绿色科技”(Greentech)电动汽车公司,他们多次访问中国寻找投资人,由于二人的特殊身份,获得了投资者的信赖。美国国土安全部2015年的监管报告显示,前移民局局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涉嫌为麦考利夫和罗德姆在EB-5项目上提供便利。然而,这家公司从创立起就陷入经营困境,生产进程一推再推,雇用的员工数量远低于项目要求,因此被移民局取消了发放投资签证的资格。

绿色科技及其相关公司在2018年宣布了破产。根据破产请愿书,绿色科技从283名申请EB-5签证的投资者身上吸纳了1.41亿美元,这些投资者几乎都是中国人。但是,这笔巨额资金的去向找不到合理解释,绿色科技从没建起投入生产的厂房,更没有卖出一辆汽车。

尽管麦考利夫在2014年就职州长前卖出了绿色科技的股份,但这桩丑闻仍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他本打算考虑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最终没能如愿。

结语

上世纪九十年代,克林顿推动给予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将贸易与人权脱钩,当时的说辞是经济发展能够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带来人权和自由。今天,回顾美中两国关系之时,人们发现被改变的不是中共,而是美国。

二十多年来,西方大型财团源源不断地“输血”,保障了中共执政合法性仅剩的经济基础,为红色权贵聚敛财富,对中国民众承受的迫害视而不见。另一方面,在中共统治下成长起来的畸形企业出征海外,间谍渗透,无视商业社会的秩序规范,输出极权体制下滋养的腐败和欺诈。

重新审视渗透到维吉尼亚州的红色资本,这些企业如今大都陷入破产、欺诈和行贿丑闻,红顶商人自身难保。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关键时刻,那些曾为利益开怀接纳中共的美国商人和政客,也许需要深刻的反思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