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鞋企面临倒闭 6元一双赔钱甩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6日讯】中共病毒不但严重打击了大陆鞋业市场,也冲击了世界的鞋业市场,令大陆的制鞋企业陷入窘境,损失惨重。很多鞋企的鞋无法售出,订单被取消,只得赔本甩卖,有的鞋厂甚至将价格下降到一双6元人民币。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鞋服类销售额为2252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32.2%;3月份鞋服类销售额为689亿元,同比下降34.8%。从居民支出来看,一季度城镇和乡村居民鞋服类支出分别下降20.1%和11.5%。

据陆媒报导,张强(化名)经营一家制鞋厂,现在每天在社交平台上推销自己的鞋:批发“100双起10元一双,300双起8元一双,500双起6元一双!”

他表示,鞋卖不出去,银行贷款还不上,鞋厂面临倒闭,现在就想把积压的几十万双鞋赔钱处理掉。

4月27日,在天津经营了十五年代工鞋厂的杨洁(化名)也表示,整整四个月,工厂没有接到订单,还接连六七次遭遇退单,欧美客户给出的理由均为:零售店都没有开张,不要这个东西了。原来500多人的工厂现在只剩下几十个人,因是计件结算,不开工,工人自己就离开了。现在她只能撑一天是一天,真不行了就破产。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4月28日表示:“从今年来看,一整个年度影响已经存在了,连锁反应从消费端传导到生产供应端,国内外订单的减少和取消,库存压力陡增,导致生产供应端的压力比任何时候都大。”

Wind数据统计,星期六(002291.SZ)、奥康国际(603001.SH)、红蜻蜓(603116.SH)以及天创时尚(603608.SH)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均在下滑。其中,“星期六”下降330.15%;而其它三家老牌鞋企净利润下滑占比分别为96.77%、75.8%、114.77%。

“星期六”董秘何建锋在解释业绩下滑原因时表示:“2月份基本上没有生意;3月份逐步开店恢复,但实际上情况也不是特别理想;到了4月份稍微好一些,但同比还是没有稳定过来。”

奥康国际宣传策划部负责人也说:“在不可控情况下,门店必须关闭,但固定支出成本不会改变,房租照常支付,而奥康经营收入却在大幅下降。”

为了加速销售,各家鞋厂不得不通过线上渠道和直播招揽顾客。奥康国际和红蜻蜓的董事长就亲自上阵直播间。安踏等运动品牌也在推动全员零售、上线微信商城等方式,试图将线下流量引入线上渠道。但从整体来看,线上渠道的销售效果并不理想。

据公开数据统计,天猫3月份运动鞋品类统计中,大陆运动品牌销售均出现下滑。安踏品牌运动鞋销售同比下降27.1%,李宁的运动鞋销售下降30.1%。另外两个国产品牌特步和361度销售下降幅度都在40%以上。

报导表示,很多老牌鞋企在瘟疫爆发之前就已经面临库存高窘境,瘟疫爆发后加大了去库存难度。

中共当局虽妄想全力复产复工,以重启停摆数月的中国经济,但许多工厂陆续复工后面临更严峻的问题。由于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海外需求降至冰点,订单被取消或延迟,工厂无工可做。

《自由亚洲电台》5月1日报导,几位中国工厂老板表示,2月的烦恼是没工人,3月开始逐渐复工以后,他们遇到的新烦恼是,没订单。

中国“五一”小长假开始前,几家深圳的鞋业工厂告诉工人们,他们可能会放一个长假,时间可能持续两个月,甚至更久。

李先生在深圳有两家鞋材工厂,他说,“3、4月就开始取消单,有的要求延后出货,有的直接说货不要了。因为欧美店面都关、仓库也关了不能收货,就叫我们不要出(货)了。”

李先生表示,往年的这个时候,是接收欧美秋冬马靴零件订单的旺季。“不下订单,我们就不会生产,周围一些鞋厂,就直接让工人放假了,5月、6月都没班上。”

在郑州经营三家手机零部件工厂的罗先生表示,他算是苹果公司的下游厂商,3月订单比去年同期下滑了至少7成。他说,3月就直接请厂里通知那些还困在家乡的工人,别回来了。

李先生表示,“不加班对农民工收入的影响非常大,基本月收入可能只剩下2000多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会选择离职。

瑞银集团在四月发布的报告曾预估,中国正在面临20多年来最糟糕的就业市场。至今年3月末,中国的服务、制造和建筑业中约失去了8000万个工作岗位。

《经济学人》智库分析认为,2020年中国有2.5亿工人将面临收入减少10%至50%。

中国券商中泰证券上周报告估计,中国失业率为20.5%,约有新增7000万人失业,这个数字是中共官方数字的3倍以上。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