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长毛访谈:立法会泛民建制大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6日讯】《有冇搞错》。5月5日

我们今天请来另一位嘉宾,长毛梁国雄先生,和大家说下现在香港比较热门的话题。我们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的争持,能否先介绍一下。

梁国雄:其实在立法会里面有几个委员会。一个内务委员会,一个财务委员会,两个委员会的特点都是立法会主席不在委员会里面。原因是希望议员本身自己有享有更加大的空间和自治的权利。

所以他们选出内务委员会。内务委员会主要是审议政府提上来的法案,也决定是否需要事务委员会跟进,或者会否使用法案委员会。因为两个都很重要,事务委员会是相关政策的讨论;法案委员会就是,在法例提上来之后,会逐条审议。

石山:就是一旦进入立法会,第一关就是在那里。

梁国雄:财委员会则不同,财务委员会针对政府已经拿到的预算案里面的钱,逐项逐项去审批。

香港立法会面临一场大战

石山:现在郭荣铿被中联办港澳办大骂。

梁国雄:那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选举主席的问题。是因为以前在立委员会大家都是根据不同的政治分布,去沟通谁做主席谁做副主席。通常一向都是建制派,因为建制派在功能组别选举中他们拿到多数,加上直选也是多数,所以他们做主席。所以以前竞选其中这一项等于没有,副主席就是民主派。泛民主派上一届就是郭荣铿做副主席。

那为什么现在出现一个选举难产的问题,就是李慧琼议员是现任内会主席,她想竞选连任,为了公正她不能够主持会议,所以由内务委员会副主席郭荣铿来主持。这一届最新的情况有很多人报名参加竞选是泛民主派议员。所以在选举主席的过程中出现一个问题,就是选了很久也选不出来。

石山:为什么中联办港澳办说政府铁证如山,什么拖延?

梁国雄:他们的意思就是郭荣铿议员在选举主席的会议上,没能够选出主席。一个问题是主席本身是要听议员的发言的。那些议员又发言,要为自己的竞选发表竞选宣言。

石山:就是需要讲一些立场?

梁国雄:这届有20几个泛民主派议员参加竞选。中联办主要的指控就是郭荣铿议员违反誓言,就是说他不能够履行宣誓做立法会议员时所做的誓言。

石山:就是好像你上次那样?

梁国雄:是的。不过上次是在宣誓仪式上,这次是在主持内务委员会的主席选举上面。其实当日中联办所讲的也不是很符合严格的法律意义,是一个政治攻击。

石山:其实这在外国也很多,利用程序。

梁国雄:阻扰,也就是拉布。

石山:据说明天会变成有两个会。

梁国雄:他现在有一个方法是这样。为什么郭荣铿议员可以履行副主席,主持选举内务委员会主席的会议时间这么长,就是因为去年2019年10月,曾经在立法会的法律部有一个意见,称郭荣铿可以依足程序主持,让竞选的议员充分发表他们看法。

但现在的讲法是,中联办发声以后,香港有一位汤家骅先生以前是泛民主派,同时也是资深大律师,他说中联办发声,是说建制派做的不好,因为建制派没有用他们的方法去对付郭荣铿。所以出了这个事情之后,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就去外聘请了一个资深大律师,给了一个意见,去推翻去年2019年10月立法会法律部法律顾问的意见。

所以现在变成由一个外判的资深大律师对立法会的规定做了一个解释,就好比人大常委会释法。不过人大常委释法,根据共产党的讲法,是有凌驾性的,而这个律师是没有凌驾性的,那结果是什么。就是当李慧琼行使权力的时候,她自己明天再次做回立法会内会主席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法律争议,但问题因为梁君彦采纳了一个非立法会法律顾问的意见,是一个外聘的意见,所以就需要郭荣铿议员反过来对其进行司法复核,与她打官司,主客易位。

北京要干什么?

石山:这样会变成以后谁不喜欢就从外面,再请一个人来解释了。

梁国雄:这是汤家骅的说法。

也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上个月在全民国家安全日发表的书面讲话,他说,“该制定的制定,该修改的修改,该激活的激活,该执行的执行。”

这四条,如果是要制定法例,基本上是指23条修订,就是指香港的一些立法会的规则,该修订的修订。他其实曾经修订过譬如现在的开会人数,我现在正在和他打官司,正在上诉。

该激活的激活,是指什么呢,其实就是叫做无中生有。Activate,就是制度里面有些空缺,就利用起来钻空子。

接着的一个叫该执行的执行。

现在这个内务委员会选主席,就是叫做“该激活的激活”。之前不敢做,不会做,挖空心思想不到的事情,或者做出来很尴尬的事情都要做。

石山:我不是那么了解法律,但是我感觉就是,反正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达到目的就可以。

梁国雄:这个英文就叫做Rule of law(法治)以及Rule by Law(法管、以法管治)。

Rule of law的法律基础就是应该有一个公义,负责程序的公义,立法的公义都要有,这个是最高层次的。因为你是要得到人民的共识,有了宪法之后,在宪法的基础上再订立不同的法例。宪法是国民与执政者的一份合约。如果你违反合约是不可以。这就是Rule of law。基本上用这个分权制衡去让Rule of law是可以做到的。

Rule by Law就不是了,总之有什么法律就读什么法律。但是还有一个更差的,就是我们说的人治。用律令,Rule by decree(人治),法律任由人解释,就是以前古代,比如刘邦用的约法三章。那个法律是恩赐给你的,我可以随时解释,随时不要。

石山:我刚才在电视看到林郑说,希望明天立法会(开会)不会打起来。

梁国雄:其实2019年在反送中条例的时候闹出了一个双胞案。议员主持法案委员会的主席时,发生了一直很久选不出来,所以建制派的议员自己召开会议,当时没有做到释法。

石山:明天有可能发生同一样的事情。

梁国雄:对,林郑月娥的说法是先发制人:“你不要再打了”!

石山:那么民建联理会不了那么多。

梁国雄:其实民建联不管怎样选主席,选一万年都是可以的。但是,他们的法律意见如果李慧琼是上届主席,她可以行使在上届内务委员会应该做的事情。(郭荣铿)议员已经说清楚,如果是这样,等于永远不用再选主席了。

郭荣铿会被DQ吗?

石山:不用选了,一个人一直当选做下去。另外一个问题是大家都想知道,郭荣铿议员会否被DQ(取消资格)?

梁国雄:我相信现在的机会很小。如果要DQ(取消资格),(郭荣铿)议员早就被DQ(取消资格)了,共产党似乎是要中联办去发功。其实中联办发功是要褫夺郭荣铿议员的资格,很凶猛。其实是想建制派的议员多做事情,就是梁君彦要做事,主席要做事。否则,我会出手。我认为,如果李慧琼议员能够完成建制派所做的事,那么,郭荣铿议员被褫夺议员资格的机会相对少些,因为他是为求目的。如果要褫夺郭荣铿议员的资格,《基本法》第79条第一款,一个议员无论是因为健康原因或其它原因,不能够执行他的职务时,主席可以褫夺他的资格。

9月立法会选情

石山:所以,要看这两天的发展,如果还达不到目的,会有这个可能。还有一个问题,会有很多人都想知道,9月份你会否再去参选?

梁国雄:上次我被褫夺议员是因为宣誓的问题。当然在政治伦理上,我代表自己的选民拿回席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是社民联的成员,现在是它的内务副主席,根据香港法律的意见,如果要参选从今天开始要计算经费。如果任何一个人要参选,从他参选那天开始,所有的费用与他的选举有关,会产生法律效果,所以我要考虑所有泛民主体系整体的意见。

石山:你对今年9月的选举有什么预测。

梁国雄:今年的选举大家要明白,香港是一个比例代表的选举,并不是赢一票就有位置,所以在不同的团队里是根据百分比。例如,如果一个选区只有5个席位,一张名单内以3个人计,第一个位要得到20%的选票,然后再计算下去。举例如果拿到27%选票,其实第一个已拿了20%,剩下7%的余数是少了的。所以另一团队的第一个只有11%,即淘汰的B团队。回顾区议会选举的票数,其实我们占六成多。如果用比例平均分,假设在35席的席选议席位里面,其实我们占4比3的议席。在工人团体里,很多不是人投票的,是公司在投票,这不用去算。如用人去投票,我们会有很大的机会。

另外香港人称超级区议会,由15个区议会提名,而全港选民去选,我们会有3席至4席。再有区议会的区议员互选,我们肯定赢,所以,有可能接近32至35席。其实现在正讨论的是希望在直选时协调好,在数学上拿到的票和席位是极尽和极致。

在工人团体里,纯粹不是公司票的环节中多拿几席。就是民间说35+在立法会70席里多过一半,在立法会里这个35+联盟拥有否决权。这是立法权、宪制权没有的。因为是分组点票。如果法案是分组点票,是议员提出的议案。如果要控制议会,不但要过半数,还在直选的35席要过半数,还要在(功能组别)早期选举过半数,基本在数学上根本不可能,35+已经难了。说明今届选举要有更加好的协调,能在数学上取得相同票数,有更多的议席。

石山:但也有人很悲观,北京想DQ(取消资格)几个。

梁国雄:议会其实只是一个平台而已,这个平台在议会里,政府的施政或者立法、民生去发言。如果这个立法机关变成由民间控制,行政机关是由政府控制,当然这种政治的冲突一定会存在。很简单,所有的革命都是这样,法国革命也是,法国革命就是……

石山:三级议会。

梁国雄,是,法王不肯召开三级议会,国民索性就自己召开,就变成了国民议会淘汰了三级议会。

其实美国都是,当开始茶党出来有废程出现时,造成了双重权力,这个在英文叫Dual power,就是有两种权力来源不同的人的权利。这个是大多数的,一个是少数的。如果大多数的人是要强加他的管治给小数人,视为暴政。

石山:多数暴政。

梁国雄:少数暴政也可以,多数暴政也可以。多数暴政就是多数的人给少数的意见,少数暴政就更加差啦。

石山:是,没错。

梁国雄:这个当然今天这么短时间短谈不了。多数暴政的问题就是没有了更新的机会。如果你拿多数的时候,你不给少数的去讲,就是你永远变成了多数,一个永远的多数。

石山:没错,没错。

梁国雄:永远的多数其实已经很大件事了。但如果永远的少数去管治就更加大件事,所以其实在香港的35+的立法会选举结果之后,它怎样突显现到制度的不公义呢,这个是大家需要思考的。

石山:很大的机会可以做到就是。

梁国雄:希望啦,希望。

石山:年青人真的可以站出来,是不是?

梁国雄:其实现在香港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受到很大的打击,我们有8000多人被捕,现在是滥捕,现在是用政治检控,是用人治去代替法治。所以投票选举就是共产党最害怕的。因为它是无记名选举。

石山:没错。

梁国雄:也是它自己建制的一部分,它不能不承认结果。但共产党发展的程度就是有了结果之后,它都去改结果,用DQ或者什么……问题在于香港人在最安全底下用无记名投票表达了民意之后,会不会出来保护他的投票结果。上次所谓DQ 6人的时候,就是香港人投票的时候已经投了,但是当暴政去更改投票结果的时候,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投票结果。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立法会过了35+的时候,会不会引起一个正如我刚才所讲的双重权力呢?所以希望大家都去投票,投票之后大家要更加团结,我觉得在政治运动上,35+的参与者和领袖是要将他们的政治主张都让香港人知道。

石山:要多些讲啦。我们以后也多请你上来和我们讲一下。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