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病毒泄漏有证据中共拒调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日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于中国武汉的实验室,而不是附近的一个市场,但他拒绝说美国是否认为病毒是故意释放的。其实武汉病毒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从方方面面汇集的证据已经不少,蓬佩奥作为美国国务卿的讲话加重了这些证据的可靠性,

早在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爆发初期,有不少病人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至少证明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唯一的病毒源。从传染病的历史来看,同一时候有二个同一病毒的传染点的可能性非常小。华南海鲜市场不卖蝙蝠,与它仅仅只有几公里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病毒已经有好几年了,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千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检测。一万五千多千只蝙蝠这个数字真的是十分可怕。今年二月该研究所组长石正丽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事实上,她在第一时间也怀疑过病毒是不是来自自己的实验室,甚至焦虑失眠。但她是这么知道不是来自她的实验室的并没有说明,从此就没有下文了。

P4实验室是在法国帮助下建造的,随后就被中国一脚踢掉,这个从武汉病毒一开始就被外界报导,最近又报出科研组长石正丽曾经在澳洲作蝙蝠病毒研究,以及美国多次派出科学外交人员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美方发现许多令人担心的安全问题,管理上有很多漏洞。美科学外交专家访问该所的照片目前已被该所网站删除。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也有多篇学术论文发在国际医学刊物上,也就是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从头至尾都不是中国原创的研究所,它与国际上的关系相当紧密。这就让国际社会对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了相当多的了解,掌握了相当多的资料。尽管中国在删除这些资料,但海外已经存有覆水难收。这也是蓬佩奥说有大量的证据表明武汉病毒(中共病毒)起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三十年来中国的发展需要西方的科学技术,自力更生关起门来搞科研这样的事已经没有了。

蓬佩奥说“记住,中国有感染世界的历史,他们也有管理不合格实验室的历史,” 这个历史指的应该是2002年11月中国爆发的sars,疫情正是“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的实验室感染”。虽然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武汉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但是只要中国不配合调查,仍然很难得到病毒具体是这样从研究所泄漏的。中国从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爆发以来,一次一次地拒绝国际社会的调查,连世卫也不许。世卫驻中国代表高力说世卫多次向国要求参与新冠病毒调查都遭到拒绝。所以世卫所发表的有关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信息都是中国给予的二手信息。中共不让国际社会调查怕的是什么?只有自己知道。

要中共配合调查是不可能的,犹如杀人嫌犯死不认罪,不肯说出杀人的经过,尽管法庭没有掌握杀人的细节,但是仍然可以通过大量的人证物证判其有罪,在人证物证还不足以判时,还有陪审团。陪审团根据所陈列的人证物证以外,还可以从这个人的既往品质等来证明嫌犯的罪行,如果陪审团意见一致的话,法官就可以判其有罪。因此,中共不配合调查,只会加重他的罪行。全世界所有遭受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祸害的国家的民众都是审判中共的陪审团。

目前对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来源与病毒是否有人工修改以及无意泄漏还是有意泄漏都有不同的看法,科学界,政界,民间都有,各说各的理,各有各的证据。但目前搞清楚病毒的传染源头是头等大事,等到源头证实了,再来调查是有意还是无意,再来分析有无人工改变。这等世纪大事,事无巨细都得清清楚楚,否则如何向几十万死去的性命交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