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私企在演“老大哥”角色

Dustin Bass撰文/青荷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众所周知,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写的都是他的亲身经历。当他写最后一本书《 1984》时,这是他已经看到的最终预言。

他对政府将变得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和无所不在的警告得到了西方许多国家的重视。这并不是说政府没有太多的权力,没有侵犯我们的隐私,也没有变得太庞大。没错,大多数热爱自由的西方人都对此保持警惕。

政府部门,第四产业(媒体)和国家主权(人民)三者不断地相互制约平衡,人民在监督奥威尔所谓“老大哥”的威胁论起了一定作用。

奥威尔没有预见到或可能根本没想到的是,人民却成为自身最大的威胁,这种威胁正通过美国私营企业的蓬勃发展而得以实现。

Facebook、Twitter 和YouTube,这些是美国人进行社交沟通的平台。过去在朋友圈或给编辑写信,我们以为我们的声音只能被简化,但现在我们发现所有人都有了一个平台。美国人总是以自己的见解为荣。虽然这些见解有时会出错,偏颇更是常见。但这是我们自己的意见。

最终,美国第一修正案赋予的保证个人言论自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与这一法案保护的新闻自由相抗衡。

很久以来,这些公司被认为是公共论坛。人们可以写下和记录他们想说的话,而这些公司不能也不会被追究责任。这为人们提供了更高层次的言论自由,只要这些私营企业仍受保护。

我们都对这样的安排感到满意。

然而,那段时间已成为过去。社交媒体巨头们慢慢地开始征选和审查言论,特别针对保守派的观点。自由派人士若认为审核不会轮到他们,那就太天真了。这已是大势所趋。

这个决定不会落下任何人。这些社交媒体平台已决定审查所有的言论,无论保守或激进,凡是与“被认可的卫生组织发布的信息”相抵触的都难与幸免。您手机上的Facebook和Instagram账户顶部的标记位置会出现短语。 Twitter也有。 YouTube的首页顶部也有一个类似的标语—该标签已显示超过90亿次。

世界卫生组织(WHO)是一个从这次疫情开始就犯错的卫生组织。它在提供准确信息方面太糟糕,以至于被人们批评它是中共宣传机器的喉舌。当然,这源由于它的领导人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医生与中共关系走得太近。

因它发出破坏性的不实信息,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冻结美国对该组织的继续资助。

美国曾在2019年度向世卫组织捐赠超过了4亿美元。美国暂停注资世卫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宣布,他的公司将向世卫组织“提供应足够多的对中共病毒的免费广告”。

美国的死亡人数(目前约为67,700),目前仍远低于帝国学院中共病毒(COVID-19)分析小组预测的220万。这两个数据差异巨大。孰对孰错,要指出这是人为条件假设的一部分,预测情况没有成真。最近,两位加州医生在视频里介绍他们的测试数据,这个视频在网上迅速窜红。

YouTube很快删除了该视频,并指出该视频违反了他们的规定。

令人震惊的是,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在接受CNN采访时说:“任何违反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事情都将视为违反我们的政策。”

扎克伯格对《早安美国》说,他的公司已执行标识政策,任何组织抗议政府封锁令的内容都会被标记为 “错误的有害信息”。

甚至大纪元记者约书亚·菲利普(Joshua Philipp)深度纪录片“追踪中共病毒的起源”在Facebook上也被标记为“虚假信息”。

3月中旬,硅谷技术人员亚伦·吉恩(Aaron Ginn)在博客网站“Medium”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收集了很多惊人的信息和图片,标题为“对COVID-19歇斯底里的证据”。

它迅速传播开来。也许太快了。

华盛顿大学进化生物学教授卡尔·伯格斯特罗姆(Carl Bergstrom)博士对这篇文章颇感兴趣,在Twitter对其观点进行揭批。在他紧锣密鼓的推文后,随后这篇文章被“Medium” 撤下线(后来被重新张贴在ZeroHedge上)。

《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委员会紧接着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涉及,谁在控制中共病毒的发言权以及平息民间辩论的风险。

奇怪的是,伯格斯特罗姆同样也是第一个跳出来否定质疑加州医生数据的领头人之一, 结果也一样,下架“Medium”了加州医生的文章。

伯格斯特罗姆是华盛顿大学公开信息中心的一员,该中心宗旨是“抵抗错误战略信息,促进社会团结,加强民主言论”。但是伯格斯特罗姆最近做的这些事情,肯定与之相悖。他已成为社交媒体巨头压制“民主言论”的傀儡。

可悲的是,好心的英雄也难免一失足成为恶棍。

社交媒体已经占据了我们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它已经成为人们交流沟通的主体方式。短信,照片和视频已成为我们和朋友,家人以及世界(所有愿意倾听的人)交流的媒介。

随着社交媒体巨头越来越多的转型为“真理部”,他们的近期审查制度让大家都觉得突然。但是,要想这是毫无预警的事,未免太过天真。

奥威尔(Orwell)没预测到社交媒体审查的到来,但今天的每个美国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作者简介:

达斯汀·巴斯(Dustin Bass)是“历史之子”的联合创始人,这是部与历史有关的系列视频,在YouTube每周播出。他是前新闻工作者转型的企业家。他也是个作家。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