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博明用中文喊话 中共面临六四来最严峻国际形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热点互动】博明用中文喊话 中共面临六四来最严峻国际形势?

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近日用流利中文发表20分钟的演讲,一时成为舆论的热点。另一方面,中共央视在连骂蓬佩奥后,又开始攻击班农。中国的网友纷纷问:谁是班农?他说了什么?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白宫副国安顾问中文演讲爆红网络;央视骂班农,网友脑洞大开:班农是班加西农民!中共当今面对国际敌意堪比六四后?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5月6号星期三。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近期用流利的中文做了20分钟的演讲,一时成为舆论的热点。而另一方面,中共央视在连骂蓬佩奥之后,又转而攻击班农。中国的网友纷纷问谁是班农?他说了什么?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两位都是通过skype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还有一位是赵培先生,二位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好的,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看一看这位美国的中国通,用中文演讲的片段,看看他对中国文化和中文的理解。

(影片播放开始)

白宫国安副顾问 博明:“在我看来,现在‘五四’的继承人,就是有公民意识的中国公民。其表现在于他们做出的大大小小的勇敢行为,李文亮医生就是这样的人。李医生并不是寻求拯救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是个眼科医生、年轻的父亲。他先是做出了小小的勇敢行动,然后才是个更大的英勇举措。在今天的中国见记者或当记者都需要勇气,如今在中国连找到国内外的调查记者都难上加难。

一些试图揭露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失踪了,包括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最近几个月,被驱逐出境的外国记者人数超过了几十年中被苏联驱逐出境的人数。李文亮的医生同事艾芬医生也对武汉的疫情提出了警告。据报导艾芬医生在接受采访后,再也不能露面了。”

(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或者在线上发表您的看法。那我想先问一下杰森博士,我们知道这个博明他这个演讲有20分钟,所以他其实讲到了很多,他从五四运动讲起,然后谈到今天的中国人的公民意识,并且列举了说这次瘟疫中追寻真相的一些公民记者,像方斌,还有他提到李文亮医生。那么就中国是否会走向民主呢?他说世界期待中国人民给出答案。

所以他这个文章引发了中国人的热议,很多人对博明本人也发生了很大的兴趣。我想先请您谈谈,您怎么看他的这个演讲?

杰森:这是美国政府官员直接绕过中共和中国老百姓对话,这是直接对话。历史上当然很多其他的美国官员没有他这样子的一个中文根底,很多时候的话,只能用英文来讲。但是博明毕竟他在中国做记者好像有5到7年的历史,而且各方面,他大学学的就是中文,所以说他的中文使他有机会直接用中国老百姓的语言和老百姓谈话。因为毕竟英文它有一个翻译的过程,直接能听懂英文的,是中国国内那个所谓菁英阶层,而菁英阶层现在被中共收买的非常厉害。

一般的普通老百姓的话,直接能接触到第一手外国的这种声音,毕竟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种姿态,当然啦他谈的这20分钟本身内容其实包含的内容也很丰富,但是更重要这个姿态事实上是绕过中共,直接跟中国老百姓说。他在这个过程中展现了他很多的对于中国五四运动,甚至是一些理论上的思考。但是他的落脚又非常实际,他落脚到一个平民化的这种公民意识,就是落脚到这样一个非常亲民的状态。

他不是说是一个最终让大家要做什么很勇猛的事情、很大牺牲的事情,他举的例子刚才在视频里也谈到了,就是做一个最基本公民应该做的事情。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以大大小小的行为来展现出对中国目前问题的一种抵触、抵抗,或者说是对目前,对于老百姓来说的话,目前中国现状的一种稍微小小的改动。他这样的一个做法本身来说,对很多中国人某种意义上讲很贴近,也很可行。

所以说我感觉是一个非常崭新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我感觉如果中国人,更多的人能接触到的话,可能比以前很多其他的方式更好一些。当然我们也看到了,最近很多美国官员都开始直接把中共和中国、中国人分开,就是说中国人和中共完全是分开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他这一次是更直接的,用行为来体现出他并不认为他所谈话的,所要交流的对象是中共,而是普罗百姓,他认为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老百姓。

主持人:是,那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博明这一次的演讲,和他的演讲内容。另外,您觉得博明他对于在他的经历,还有他跟中国的渊源,如何造就了他今天对于中共,对于中国的认识呢?

赵培:其实博明的讲话是一个非常好的演讲,一开始我们先通过一个他讲的主线去了解一下,他整个对中国近代史的看法。就是中共起家他是宣称五四运动之后的一批激进的知识分子,硬是要全球来说都是最激进,最暴力的主义共产主义要改变中国。为什么呢?因为这帮人包括李大昭,包括张国涛、陈独秀这批人认为帝国主义欺负了我们,我们要报仇,有一种仇恨爱国主义在五四运动之后,他们选择了共产主义,所以祸害了中国那么多年。

就是说共产党的祖坟是在这,就是共产党为什么这次对他反应这么大,华春莹一听到这个事,就是在记者招待会上,就是说这个事的时候一直在眨眼睛。要嘛就是他眼睛有毛病,要嘛就是不断的在编瞎话。而且整个博明的演讲放到中国国内的论坛上,就是秒删,他的中文这段只要拿出来就是秒删。为什么呢?因为这段其实是把中共的五四运动的,他的所谓的我怎么起家的,他把自己宣传的伟光正全给刨了。

就是中共认为你博明刨我祖坟了,你刨了我爱国主义的祖坟。博明为什么刨了爱国主义的祖坟,因为他从一个美国的角度,先去解释五四运动,就是五四运动是中国人上街要求当时的北洋政府不要签巴黎和会的条约,这个我们都知道。中共只宣传了这一部分,认为帝国主义在打压我们,所以我们要反帝国主义,要爱国,这是中共的观点。那么他说了一个美国人的观点,就是说当时中国政府在巴黎和会上拒不接受任何条件,三年之后在美国的调停之下,山东被从日本手里归还给了中国政府。

这让中国人一听,是啊,没必要我们选择最暴力,最极端的共产主义啊,你看这个北洋政府是不是把这个事情处理得很好。而且他非常巧妙,因为他只说了美国,所以美国不是帝国主义,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敌人啊。他接着提到了二战,特别提到了现在联合国当中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就是世界人权宣言,他甚至提到了当时的中华民国的外交官参与制订,而且里面加入了很多很多的话。这里面他就提到了一个中国在一战的时候没有被列强排挤,而是被接受。

那么到二战的时候,中国是作为一个大国,一个世界五强之一的大国被整个世界所接受,这应该是中华民族的荣耀的一个事。他是字里行间的在说中共你说中国近代史上多么多么不开心,中国人是被世界文明所接受,而且是创造世界文明的人权宣言。接着他又从人权宣言里面讲到了平民主义,他的意思是说中国人在中华民国的时期,已经认识到了人权的宝贵,那么大家也是实践人权的一些事情,所以他讲了这整个话的前后,这是他的一个主逻辑。

这个主逻辑下来,他其实是对中国人讲,他已经彻底抛开中共政府,他对中国人讲,就是说大家不要听信中共的爱国主义宣传,说美国全世界打压中国怎么样,不存在的。起码在美国不存在这一历史事实,特别在一战之后,中国是逐渐的被世界所接纳,而且成为一个大国。所谓的封锁,所谓对中国的打压都是中共编出来的借口,这是他背后的一层意思,他希望中国人能够实践人权,拥有人权,这是在中共统治下做不到。

所以这个话摆了明的对中国人说了一个历史,甚至就是在共产党看来,是刨了他那个爱国主义的祖坟,所以让中国人更加脱离爱国主义这种愤怒,我觉得这个意义是相当大。

主持人:很快,您觉得他的个人经历是如何帮助他来了解中国,认识中共的呢?

赵培:这个人确实有点投笔从戎,像班超投笔从戎的概念。他其实大学期间是在麻塞诸塞州大学学习中文和中国研究,所以今天能看出来他这段学习历史是对中国近代史特别是一战之后的近代史吃得很透。然后2005年他担任过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在这过程中,他在对中国的一些事件的采访当中,甚至被这个中共国安、公安暴力对待过,所以他了解了在中共统治下这帮官员的罪恶,对人权打压,对他一个外国人尚且如此,对中国人那就是更严酷的迫害,所以他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么随后在他32岁2005年的时候他投笔从戎去参军了,他后面对自己的解释是说感觉是时候停止报导,更直接的参与新闻事件当中了,说明博明是看到了中共的这种邪恶,他要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权伤害这种做出改变,他选择的是参军,你想32岁,他为了训练自己的体能跟一个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北京长城上跑步,每天跑,跑的有时候体力透支就虚脱地步,这样他才把自己的体能提上去,他参军了。

参军完了之后2001年退役之后,他设立过商界而且在纽约的对冲基金工作过,所以他对整个世界的金融形势、整个世界经商形式,中共的经商形式非常了解,甚至他创办了一个调查中国企业的商业调查公司,可见他对中共弄虚作假态度非常了解了。那么2017年他进入国安会主管亚洲政策,这就是一个中国通的贡献。从通过他的整个演讲你就会发现他的历史根底,跟他对事物的敏捷性,这种幕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主持人:是,所以杰森博士也请您点评一下,因为刚才赵培提到中共外交部华春莹的发言。华春盈说博明不懂五四精神,对中国抱有强烈偏见。而且华春莹说如果现在还要来霸凌中国,那我们十四亿中国人绝不答应,它这里又把十四亿中国人加上了。但您刚才说,博明这个话可不是对中共说的,是对中国人说的。

杰森:对,麻烦让华春莹给十四亿老百姓听一听这个博明反华言论,就说这样子的话可以挑起更多的,如果真的是反华言论的话,可以让十四亿人民对博明有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好组织一块反博明。但是其实中共就是这么样子一个状态,一方面的话他把人家跟他定了性,但另一方面,又不许老百姓知道为啥给人家定性,同时的话,又要鼓动着老百姓跟人家一块去骂这个人,当然很多中国老百姓习惯了。我的感觉上中共在藉用这个机会又在偷换概念,它把五四运动简单的变成一个爱国运动,其实我们知道五四运动前前后后有一个叫新文化运动各方面,某种意义上讲当时直接背景是针对北洋政府的软弱在做游行抗议,是一个反政府的行为。

当然啦当时中国新文化运动被共产主义这种思潮,最后给裹胁了,五四运动最后的结果是不好的,目前来看的话呢,中国被中共统治这几十年,其实间接来说起点也可能是从五四运动那边开始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理论上的东西,此时此刻的话你简单的把五四运动简单化成一个爱国运动,本身这一点我觉得就是非常非常可笑的一个作法,是偷换概念。

另外在华春莹她谈话中还特意说,你八国联军你先当时把我们给你的赔款赔还给我们,但是给赔款也不是中共他是清朝政府。另外还有一点美国政府确确实实拿到了赔款以后,很快就立法把赔款的一小部分来补偿当时被义和团破坏的美国在华企业,剩下的几乎全部用来培养美国,就是让中国政府派学生到美国来,包括清华当时都是用那笔钱,是美国的钱,就说他要赔给美国的钱,美国说你不用赔给我,你在那建一个留学生的预备学校,准备让他们来到美国留学,每年你必须派比如说一百名、两百名优秀学生,而且多少人来学工程。

事实上从1908年一直到193几年,就是那几十年里头中国的文化界、商界、政界及很多菁英,其实都是美国留学计划创造出来的。美国其实已经从某种意义上讲,用最好的方式,就说不但没有取清政府,而且是用这么优秀的方式让当时政府把钱花在最应该花的地方上。我只是举了个别几个例子,华春莹几乎说的每一句话,要么是偷换概念要么是隐瞒历史事实,所以说我反复说的话,就是你让中国老百姓稍微明白一点点,了解一点点真实情况,你都……

主持人:所有的话都站不住脚。

杰森:对,都站不住脚了。

主持人:是赵培很快请您谈一谈,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博明老师或者至少他老师之一是林培瑞,林培瑞也是一位中国通,中文说得非常好,他这次在接受采访时候,他点评博明这个讲话,他就说,真正的美中关系其实是两国老百姓的关系,而博明抓住了这个重点,所以您怎么看林培瑞这个观点说,两国的关系其实是两国老百姓的关系,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于理想化,因为毕竟我们看到现在这个政府之间它决定着两国的关系。

赵培:其实不是的,因为这种政府决定两国的关系,你比如说美国政府,他其实是没有宣传机构的,他无法真正的去决定两国的关系。他只能从一些政治利益或者是经济利益为美国的利益着想,那在为美国着想的过程中,他发现他自己的百姓都是一群善良的人,他们渴望世界和平,他们也不希望战争,他们也不希望有共产主义,那么共产主义国家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为自己本国的老百姓我怎么做呢?那么我也希望在世界上也唤醒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不要接触共产主义。

美国是一个民选政府,所以他的政府的出发点还是依照国民兴趣做的这些事情,那么中共这边是恰恰相反的情况,它掌握了中国所有的舆论攻击,它想要的就是让老百姓跟着它走,有没有发现博明刚才说得非常好,大家不要跟着它走,大家要平民主义,要维护自己的人权。

中共希望人跟它走,它自许为精英,是不是菁英咱们都知道它的文化水平能有多低。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能不能把中国老百姓都给呼咙住,从现在看来他呼咙住这个代价是越来越高,而且是中国老百姓通过世界的接触之后,也越来越不认可这一套。你看对博明这个话,在youtube下面很多人用简体字写,很多都持正面态度,你就看出来中国老百姓也会起来去让中共下台,那么在这过程中还是中美两国老百姓起决定性作用。

我接着刚才杰森博士讲的,补充一点就是中共对这个五四运动的定义,对一战的定义有多么可怕多么恐惧是去年一个事看出来。去年一战结束一百周年,全世界一战的参与国,在巴黎的凯旋门下去悼念一战、纪念一战,当时有一位中国的小女儿用普通话,读了一封当年中国参战劳工的一封家书,催人泪下,但是中共去年是闭口不提这个事。中国作为战胜国应该是一个很高兴的姿态去参与这种会议,跟德国人参加这种心态是悼念亡灵的心态是两个概念嘛,但你中共为什么不去纪念,是因为如果中国作为一个一战的战胜国,而且是在美国的斡旋之下,我们收回了山东的主权,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北洋政府做得非常好,那么中共那个暴力爱国就非常没有必要,所以中共非常怕人家把它这个说出来。

九评里面讲得非常好,五四运动之后有一批这个最极端的知识份子去选择暴力主义、共产主义,才导致中国现在的灾难,所以我觉得一个最大的问题还是老百姓,我们没有选过共产主义,以前我们会被知识分子、精英阶层所骗,今天我们不会了,我们要选择维护我们的人权,这是一个很关键的点。

主持人:是,而且从长期来说,确实两国的关系是两国老百姓决定的。博明这个外媒有一种分析,我觉得挺有意思。他说这是美国对华公共外交的新突破的一种手法,我觉得有可能更多的美国外交,或者政界人士直接对中国人民喊话的方式来表达,其实对应是中共那边的外宣,各方面也在全面升级。

我想请杰森博士谈一下,我们下面来谈一谈最近央视的一些举动。央视在几连骂篷佩奥之后,现在又转向了,开始攻击班农了,这又引发了网友很多好奇,当然很多网友其实是在搞笑的,编段子,所以网上我们看到,网友就问谁是班农?有人说是一班的农民,有人说是鲁班家的,还有人说是班加西的农民,说是班农,这当然都是搞笑,但确实很多人都在问班农说了什么了?为什么央视对他要这么攻击,所以请您谈一谈您觉得为什么央视会在蓬佩奥之后又开始攻击班农呢?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杰森:班农这个人其实和刚才博明一样,他的人生经历也是很丰富的,他本身也是有从军的经历,他做过海军,从军完了以后,同时他也在哈佛上过学,学的是商业,出来以后也在华尔街做过,当时是高盛银行做投资做了一段时间,后来直接自己开投资公司,直接参与很多好莱坞的投资,后来他又做了好莱坞的制片人,在往后他直接参与到比较保守的媒体,有一个很有名的一个保守媒体,叫做Breitbart新闻网,他当时是做新闻网的主席,他就是属于执行主席。

Breitbart传统的新闻网直接给川普引来大量选民,而且他的理念很受川普的欣赏,所以大概在川普刚刚进入白宫,入主白宫以后,第一个就是把他请到白宫,2017年一月份就入主白宫,成为川普的智囊。当然后来因为一些内部原因,当年八月份九月份就离开了白宫,离开以后,他现在就是从事自媒体,他自己在互联网上Youtube上有自己的频道,叫做作战室,每天有两期。而且特别明显的是,在过去的两三年的时间里头,他从一个主要针对美国国内的一个传统思想的新闻人,变成直接针对中共,现在我看他几乎每期节目,一天做两次,每次一个小时,很多节目就是直接针对中共。

而且他对中国的认识非常明确的,你要说他反华是最愚蠢的说法,他事实上对于中国人感情非常深,他直接朋友圈里有好多中国人,而且他自己明确言论是说,中国人是地球上不可或缺的一个人群,他说中国人勤劳、正直还有重视家庭,这都是说非常关键的理念,他对中国人是非常欣赏的。而他非常厌恶的是中共,他深刻的体会到中国老百姓在中共的压迫下经历了苦难几十年,他觉得他有责任,他甚至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直接针对中共、打击中共,使得美国从中共的阴影下走出来,同时中国老百姓也因此有自己的自由。

在这次疫情的过程中,他是直接针对中共说话最多的人,首先他认为这次疫情是击垮中共的最后一击,而且它(中共)对于美国在这次疫情中遭受巨大的损失,他认为是中共直接隐瞒造假造成的,所以他是努力要求要向中共追责的一个主要人,它甚至在很多期节目中努力分析怎么样让中共给予赔偿,这些都是让中共非常非常头痛的事。同样在针对班农的时候,它只骂,不说班农具体说了什么,因为班农和博明还有其他的,比如蓬佩奥都非常准确、精准的分清了中国人和中共,而且只打击中共,对于这一点,中共是最怕的,所以中共绝不敢让中国老百姓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但明确的,几乎所有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喜爱中国人,对中国人有很深的感情,同时对中共极端厌恶。当然除了直接针对中共不断的做节目,唤醒美国人对中共深刻的认识,同时对于美国一些亲共人士,他也是不吝啬言词的予以驳击,比如最近比尔盖兹对于中共,莫名其妙的给中共说好话,他就说比尔盖兹跟魔鬼站在一起。

另外华尔街对于跟中共的勾结予以驳击,包括基辛格一直是把中共往世界领得这样一个代表人物,直接喊话说你的罪恶将来一定会曝光的。你可以看到,他哪怕是打击美国国内的这些亲共人士,其实最终的目的也是针对中共,而且他分的非常清楚,言必说CCP中国共产党。我感觉这些都是属于捅著中共最痛的地方的那些人,中共忍不住要骂,骂的结果是让老百姓开始研究谁是班农了。

主持人:没错,班农是非常爱憎分明的一个人。赵培先生也请您谈谈,您觉得为什么央视要接连点名道姓的去骂蓬佩奥、班农,要么在朝中掌握大权的政治人物,要么是在野很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它为什么要这么骂?它指望起到什么效果呢?

赵培:首先为什么它针对这些人?因为这些人都是能分清中共和中国人这个概念的人。班农有一次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当时主持人说了中国病毒,他纠正他,不是中国病毒,不是武汉病毒,就是中共病毒。所以他非常的明白这一切的病毒的针对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执政党而已,并不是与中国人有关,与武汉人没有关系,所以他非常能分清。

蓬佩奥也一样,他也能够分清楚中共和中国的概念,他甚至有的时候朝鲜都急演了,说你们能不能换个人来谈?证明他特别能看清这种共产国家的特点,所以他特别能针对。所以中共这一次点名,为什么点名他们两个人?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能分的清中国人和中共。当然这对他们是一件好事,在中国知名度非常高,而且经过中共邪恶认定的人,一定都是好人,你想中共的老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国际上臭名昭彰,中共反对的人都是一些善良的人,特别是蓬佩奥,中国人拿出来一看,我的天啊,西点军校第一名,还是个妻管严,符合中国人的概念。

主持人:居家好男人。

赵培:下厨房做饭哪,所以反而是大家用事实说话,就不跟中共站队了,这是一个它起到的作用。但是从一个整体上来看,从历史角度上来看,中共为什么这次是歇斯底里的反美?就是各种在央视挑拨的反美?从历史原因看,中共这么做的时候,一定在中国造成了大规模的人员死亡的情况下,它为了避免中国人追责,所以它一定是要找一个假想敌,把它五四运动那一套拿出来,反帝反美,我们要爱国,让中国人忘记追究责任。而且甚至它在暗中打压湖北武汉的一些追究它责任的这些中国人,在暗中做这些坏事。

历史上也有例子,比如大饥荒的时候,当年明显是你中共搞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粮食短缺,你又不肯放粮,还在收刮中国人口粮去供给阿尔巴尼亚这些做援助,才导致中国人饿死的情况。但是中国当时怎么做呢?反苏修,把苏联弄出来反一顿,你看就它催我们还债,结果苏联当时说,你要闹饥荒可以缓缓还债,但是它不,指名道姓的骂苏联,当然它也顺带反美,反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封锁。但是你再把博明那个话调出来看,证明人家美国是接受中国人、接受中华民国作为一个大国存在于联合国,甚至把中华民国对于人权的观点也列入世界人权宣言里面,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就说了:“我只接受中国人,接受中华民国,我不接受你共产中共的这个概念”。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共却一定要把老百姓的怒火矛头,从追查武汉的源头到底是怎么搞的,祸乱到全国、祸乱到全世界。它一定要转成反美,这个就是中共现在在做的,在大局上的在国内的一个部署吧!

主持人: 希望找一个敌人来,再把民族主义引向这个所谓的敌人。杰森博士您怎么看中共这种做法产生的效果?我估计它们下一步是不是要骂博明,那这样的话是不是骂一个火一个呢?

杰森:对,你看看蓬佩奥其实原来也不是家喻户晓的,但是现在成了中国好男人的代名词。然后这个其实班农本身,他是做媒体的,媒体人要啥就要名声。就是说你说这整个在中央电台十几亿人面前搅一搅。大家听到班农那个名字又这么特别,然后努力的去研究谁是班农的过程中他就火了。所以说就我的感觉上来看的话,中共有人说是属于那种捧心一族。基本上它打压的人,可能最后都火了。

当然它这一次会不会针对博明再接着说,其实在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中已经开始说了。当然博明此时此刻他毕竟就是说,整体来说好像还是一个负值。当然未来博明很可能会走向一个政治,比如说他有可能会提名成为这个美国整个情报机构的总管,目前还在提名的过程中。你可以想像博明他在中国遭受的一切的这种打压,包括被中国的国安警察殴打,包括被直接在马桶前撕毁他的稿子、被羞辱。这些事情的话,当然他所有的透气的过程,他并没有做为个人恩怨在处理这个事。但是他对中共的认识各方面,他是明确的。而且你也可以看到中共的蛮横,中共老爱用掘墓人这个词。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的话,这个再恰当不过了。中共在目前在国际上所遭受的一切的这个,就是被别人的指责,其实都是中共自己做出来的。你就包括……

主持人:一手造成。

杰森:对,你就包括博明对中共的认识,他是切身体会的。他身上挨过拳头,他眼睛看过他的稿件被丢到马桶里。就是这个过程中,你用自己的暴力创造出出一个博明来。博明他对于中共这个态度,谁都知道他对中共是什么样的态度。事实上中共其实不是说没有世界的接纳,至少在世界很幼稚的时候。比如说在1999年之后,甚至是2002年刚刚入世的时候,它是拥有世界一切的友好的这种态度

但是就是十几年、二十年的时间,从商业、从政治、从各方面。最近这一次在疫情这个角度,完全花掉世界所有对它的好感。那么现在的话在这个时候,它突然开始叫嚣,世界怎么会对……世界不是针对中国人的。世界从来没有针对中国人说过什么话。包括很多国内的人问我,是不是现在美国华人处境很难?我说:“没有,我的处境跟以前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说美国人现在跟以前态度上有什么区别?我清楚的感觉到美国人现在对于中共的厌恶程度,是远远超过5年前、3年前的状态,而且甚至超过两年前的状态,这是我唯一看到的。

主持人:是,所以我看有人说这个中共发言人动辄提14亿中国人民,其实这是被中共裹胁的14亿中国人质。所以我想这个很多人呼吁说要推倒防火墙也是有道理啊。

那你刚才这个谈到国际形式,我想顺带请您再接着谈一下。就是其实中共这种宣传的可能也只是表面的强硬,但是它实际上是相当明白它现在所处的国际形势。最近路透社有一个报导,它就说拿到一份内部的这个报告,是一个智库写给中共领导层的报告,说中共现在面对的,是六四以来最严峻的这种国际形势。所谓严峻其实就是空前的敌意。您怎么看中共现在面临这样的国际形势吗?

杰森:我觉得这个评价就是有点太过于乐观了。什么六四以后最严酷的,好像第一,没有六四的时候严酷,第二,好像“像六四一样”还会过去。其实 不是的。其实六四当时的话,许多地方对中共是没有认识的,很多人它是出于道义。必须在中共开枪以后,在这个北京有屠杀行为以后,那么他撤出,这是当时他出于道义这么做。

但是呢整个西方社会的政界、商界对于中共来说,它还是有一种就是有一种幻想。至少它觉得中国有十几亿的市场我可以用,中国那边中国政府的话,如果它开明一点的话我可能还能够改变它。当时普遍全球事实上是这样一个态度,所以说六四之后包括美国这边,美国总统当时是老布时,没几个月就跟中共开始私下交往了。整个后来中共只要答应关着门跟西方国家谈人权,很快又恢复建交了,整个过程没维持一、两年这个就会过去。

但是此时此刻不一样,现在是整个西方社会跟中国已经交往了十年、二十年之后,而且是在过去这么几年里头,中共用一切蛮横的方式来展现它的威严,而且是侵犯其他国家人权的,直接影响其他国家人权,你就包括前一段时间,去年NBA的事件等等一切的事件直接针对美国人,侵犯美国人最基本的言论自由。而特别是最近这几个月疫情,大家都知道核心的原因是中共隐藏疫情、隐瞒疫情,隐瞒它的来源、隐瞒它的传播、隐瞒它的整个严重性。所有这些过程,而且中共在这个过程中不但不积极的救助世界,而且我们举的例子就是说中共自己家里着火,整个把社区烧了以后呢,它这个时候不但不是去赶快给社区施援,而是把社区拿来的水桶搂在怀里说:“谁对我好,我让谁用我的水桶”。看着谁家着火,这时候用水桶做交易。

整个过程中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中共在花掉一切对它的好感。而且我们知道西方社会最开始,川普并没有这么明确的反对、对中共的反感。但是呢他事实上是第一个锅是把说是美国的军队把疫情带到中国,这整个是压毁川普对中共的任何一点点好感的。因为川普对军队是非常非常亲近的,当你毫无理由的甩锅到美国军队这边的时候,川普就从那天开始把这个病毒有一段时间持续叫中国病毒,或者叫武汉病毒。

整个来说的话那是川普不是说是针对中国人的,他是针对中共四处甩锅这样的行为种厌恶的一种回应。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中共走到这一步,完全就是咎由自取的,而且呢现在所有西方人的决定,就是不像是以前是出于自己道义上必须这么做。它现在各个国家是出于自己利益,一旦它认为是自己根本利益的需要去做的时候。这个做的就是更坚决的,而且做出来的效果是持续的。而且我们知道了西方现在包括美国努力的想让政府花钱让自己的企业离开中国,把自己的整个产业链跟中共脱钩。

所有这些做法都不是六四那个时候的状态。所以说你他要说是这是六四以后全世界最反感中共的时候,我说这是太乐观的评估。是史无前例的最深刻的认识中共以后,全世界现在非常坚决的要跟中共脱钩的一个时期。而且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短期行为,它只能是越走越急、越走越快。因为现在中共还绑架著全世界的产业链,但是如果一旦产业链真正跟中共脱离了,对中共前面20年的认识积累在那里,我想以后几乎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个美好的日子,岁月静好,努力发展。中共自己已经透支了所有未来世界对于中共的好感,中共其实已经在世界上没有未来了。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中共现在面对的国际形式。特别是现在全球的追责和索赔之声,声浪越来越高。包括意大利北部地区好像已经提出了要200亿欧元的索赔,那您觉得这些是来真格的吗?

赵培:是来真格的。因为这一次的死亡的人数远非上次SARS所能比,因为各国真的是感受到它跟中共走的近,一带一路这边就进来病毒。那么美国当时川普能想到封中国的关,没想到欧洲从它的后门进来了。所以各国都想追杀中共在扩散病毒的过程中,你到底起什么做用,你是不是给了全世界假情报,甚至伙同WHO给假情报。说不能人传人,延缓宣传疫区,而且在武汉搞万人宴、搞团拜会呀!把这个病毒让武汉人交叉感染了,然后武汉人又全世界跑。这样造成了对全世界整个病毒的扩散,你中共要负什么责任?全世界都在考虑,而且经济损失非常之巨大,甚至连非洲现在都起来要中共去负责任。

当然它的说法就是你中共要把我所有的债务给免了。所以中共这时候它怎么办呢?它现在也看到格局是这样,所以它提出一个头狼的策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就是全球对我追责,我肯定应付不过来,我怎么办?我拉几个穷哥们、老朋友当盟友,我们就像当年控制WHO一样,通过非洲人能够让我上台。或者怎么样,首先它拉它那些邪恶的哥们,然后它再找非洲的老朋友。它能干的事就是它要当头狼嘛,它要拉着别人跟它形成同盟。但是呢现从这个架势来看,非洲人对它也是很厌恶,俄罗斯那边也是被它折腾的够呛,估计也不可能给它当这个盟友。

它现在能够想办法的是,它压一下欧盟,让欧洲国家对它的态度软化一点。我们也能看到有新闻说欧盟起草了一个谴责中共态度很强硬的声明,结果被中共一压态度又软化了。当然了一些国家有走在头的国家,你比如说澳大利亚和美国,它走在头,它肯定是要对中共追责,它已经喊出这个话要做。中共现在可能的是再收买一些穷哥们给它站台,然后那边软化一下欧洲各国,然后打打圆场,然后再把这个事情给搞下来。这是中共的策略,它能不能做到呢?很难啦,因为美国的死亡人数,全球的死亡人数实实在在摆在那。

我们刚才说了美国是民选政府,平民老百姓的利益是政府一定要考虑的,人权是一定要考虑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弄明白,这个病毒为什么能扩散到全球,川普总统也一直在提这个问题,为什么能扩散到全球,中共的这个罪责是绝对难逃的,所以它这一次非常困难,它的手法也都不是六四那种手法,它都是它当年搞共产革命的手法,在海外宣传反华。为什么它宣传反华?它把国际社会对它的追责加到反华里面。

就是谁对它追责,它就嚷嚷它又反华了,它指望着把海外一批脑子不清楚的这帮愤青,当成它的打手去打各国政府。当然中国人也不是这么傻,我们海外也不听你的,就是刚才杰森博士讲的那样。我们这边其实没像你宣传的那样反华呀,我们如果跟你中共一条裤子,我们才是真正反华?为什么?站在普世价值的角度上讲,中共首先祸害了中国人,然后又祸害了全世界。我们应该跟全世界人民一块追责你中共,我们才是真正的爱国,才是真正的华人。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那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