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起诉政府声浪 当局面临内外夹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北京隐匿中共病毒疫情,导致一场大瘟疫席卷全球,世界各国要求中共政府担责和赔偿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专家形容中共面临“80国联军”全面究责。与此同时,中国境内也浮现针对疫情起诉中共当局的声浪。面对内外夹击的空前困境,中共对境内民众采取紧急镇压灭声。

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ems)报导,湖北宜昌的公务员谭军,是公开提告当局应对疫情失当负责的中国第一人。

谭军在单位里负责公园管理,他指责湖北省政府“隐瞒掩盖”病毒的真实情况,导致民众“忽视了病毒的危险,放松了警惕,疏忽对自己的防护”。

他在起诉书中提到今年1月初病毒已开始流窜,官员仍决定在武汉举办约4万个家庭共襄盛举的万家宴,他呼吁政府在湖北日报的头版向人民道歉。

但是,对于因疫情肆虐而痛失至亲的民众而言,道歉仍是不够的。他们想为失去亲人得到公平赔偿,并希望有关官员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张海的父亲2月去世,他确信父亲是在武汉一家医院感染了病毒后死亡的。张海说,地方官员应该为隐瞒病毒,可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承担责任。如果他知道有这种风险的话,就不会送父亲去医院接受治疗了。

张海表示,几位曾采访他的中国记者,他们的文章发稿前被编辑压稿,而他自己在网上发文,呼吁为武汉疫情受害者建纪念碑,也被审查人员迅速给删了。

他说,当地官员们一直催促,不过目前为止他不打算下葬父亲的骨灰,官员坚持派人来监控他,其实只是确保他不惹麻烦,如此只能让张海更觉得疑惑:“你花这么大的精力来控制我们,你为什么不能直接解决我们的问题?”

中共严禁死者家属发声

和张海有着相似经历的刘沛恩,3月底,在武汉官员的陪同下埋葬了父亲的骨灰,官员拍下葬礼照片后离去了,但是这对刘沛恩来说,只是维权之路的开始。

刘沛恩的父亲刘偶清曾任武汉市粮食局书记,1月6日依照待遇去协和医院做一周多的住院体检,不料出院前一天开始高烧不退,1月29日去世,死亡原因是疑似中共肺炎。

刘沛恩在网上发文发视频讨论疫情,并接受外媒采访,他说地方官员寸步不离地跟着他领骨灰。

他因此引来全面监控,以及警察和社区的人上门警告他,要考虑11岁的女儿的求学和生计。他4月9日在视频平台油管公示:一个月不在发声,被抓就没法抗争了。

刘沛恩在武汉,他深知在国内起诉政府,只会让自己消失。关于如何有效维权,他认为,诉苦卖惨都没用,政府早期瞒报信息是最关键的突破口,是铁证。他已酝酿好下一步计划,但是暂时无法向公众曝光。

召集超过5人维权就被抓

中共不仅禁止家属发声,也禁止家属抱团取暖。张海曾见证100人的家属微信群被封,群主被警察上门训斥。他现在所在的家属群也充斥着网警,很难讨论维权策略,大家只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因为只要有人号召联合超过5个人就会被抓。

武汉互助共济会(群)的志愿者张毅,曾遭到警察10多次训诫,微信群也被多次拆分解散,他告诉自由亚洲,中共从搞网格员开始,大概有四五年了,目的就是沙漠化,不让民众聚集。警察认为,对付5个人有困难,现在就尽量不让民众互相联系。

据报,中共在基层社区安插的网格员有数千万,一名负责监视网格内15-20户居民,如同中共历代王朝的甲保连坐制。

纽时提到武汉警方3月约谈了一名武汉居民,这名居民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有100多名亲人死于中共病毒的人,该群的两名成员说,其中一人将警察约谈他的影片发给了记者,这个群已被下令解散。

死亡家属遭警方威胁

目前在纽约的中国公益机构长沙富能联合创办人杨占青,自3月初至今,一直与武汉的家属合作,向中共政府提集体诉讼。许多武汉人纷纷发讯给他,希望帮他们起诉中共政府。

但中共维稳部门也紧随其后,其中有7个主动与他联系的人不堪压力改变主意。杨占青的表弟也遭受两次传唤。

其中一位当事人的商业保险,只能赔付给确诊病人,医院不肯公布核酸检测结果,而单位领导逼迫她,删除外媒采访文章;另一位当事人的父亲在隔离酒店被疏于照顾后去世,她在联络杨占青后遭到户籍地派出所的管辖和威胁。

微博名为“哭泣的亡魂”的逝者家属也表示受到警方威胁,不能接受媒体采访,否则可能会危及生命。

她在这次疫情中失去了24岁的女儿,她在网上质问,“那些始作俑者、不作为乱作为的市政府官员,竟然没有一个人被追究……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他们,没有一个公正的说法,死了的人不会同意,活着的人更不会答应!”

杨占青说,家属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政府的打压,一方面是警察、社区、当事人工作单位的威胁。其次是取证困难,大部分医院不愿提供病例复印。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主动权、忌讳媒体可能会让维权难上加难。

他表示“大部分维权者非常被动,把自己孤立起来,很难得到社会关注。他们在群里很少主动维权,指望着张海往前冲。一听说张海被警察找,大家比张海还紧张。”

中共不仅对死者亲属及受理诉讼的维权者施压,甚至还有大陆律师们被警告“不要起诉政府”。杨占青说:政府担心,维权会让国际上知道武汉更多真实情况,以及这些家属真实的经历。

“80国联军”向中共追责

于此同时,中共党媒接力狠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与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以压制美国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责任,国际间究责中共的压力也不断升高。

如美国川普总统怒斥中共隐瞒疫情,要求中共担责和赔偿;瑞典抨击中共因应疫情的方式对多国构成威胁,并关闭双方合作的孔子学院;澳洲主张中共接受疫源调查厘清责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中共面对疫源的质疑要透明;法国总统马克宏则说,中共处理疫情难以得知全貌。

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克莱曼(Larry Klayman)发起集体诉讼,向中共求偿20兆美元;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对中共提出伤害赔偿10兆美元;德国“画报”(Bild)罗列向中国政府求偿的款项,总金额为1490亿欧元;意大利设立“向中国(共)政府集体诉讼索赔”连署网站,拟向中共求偿1000亿欧元。

非洲奈及利亚律师团向法院提集体诉讼向中共索赔2000亿美元;印度律师协会提出国际申诉,就中共隐匿疫情索偿20亿美元等;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报告称,中共已违反国际法,应索赔3510亿英镑。

英国一项民调发现,92.5%的英国人要求中共赔偿。有北京历史学家评论国际要求中共索赔时说:“北京很多人都说,120年前来了八国联军,现在可能是80国联军,或者更多。”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