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何要偷偷删除资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从中共肺炎爆发后,武汉病毒研究所与这次大瘟疫的关系就一直为舆论所关注。最近,因为美国总统川普及国务卿蓬佩奥一再声称,有证据显示中共肺炎病毒源自这家研究所,让武汉病毒研究所再次成为舆论聚焦的对象。

无巧不成书的是,近日有英媒又挖出惊悚一幕: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删掉了部分资料及照片,包括研究人员在处理样本时,全身几乎“零安全防护”的画面。

据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5月3日报导,自上月开始武汉研究所的官网页面就开始系统性的偷偷删除资料

被删资料中,包括部分研究人员以前的工作照。这些照片显示,工作人员进山抓捕蝙蝠时,全身没有任何防护装备,有的只戴着普通手套,有的连手套都没戴。还有一张照片显示,研究人员在一个普通房间内对抓到的蝙蝠取样,也只有部分人戴了手套和口罩,还有人连口罩都没戴。

照片中的人物,包括武汉研究所副主任石正丽,以及免疫课题组长周鹏。

武汉研究所官网删除的资料中,还包括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科技专家史威哲(Rick Switzer)2018年3月访问该研究所的报导。

史威哲当年访问过武汉研究所后,曾向美国国务院发出该机构存在安全风险的警告:“在和武汉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见面时,他们提到在新的研究所里面,严重缺乏受过适当训练的技术员和研究员来可以安全操作这个高密闭实验室。”

近日,随着武汉研究所被舆论聚焦,史威哲当年的警告屡屡被媒体提起。

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何要系统性偷偷删除资料呢?这不能不使人感到怀疑,这些资料是不是涉及到什么中共想要掩盖的秘密,特别是与中共病毒起源有关的秘密。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何以会在如此敏感的当下有这种反常的行为呢?

我想要强调的是,这样的怀疑绝非空穴来风。

据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2日的报导称独家取得“五眼联盟”外流的15页备忘录,当中提到武汉研究所副主任石正丽团队,2013年从中华菊头蝠粪便中分离出致病物质,其基因序列和导致目前大流行的“全球之毒”有高达96.2%的一致性。

更值得重视的是发明爱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David Ho)在接受“国家广播公司亚裔美国”(NBC Asian America)专题采访时所发表的意见,他说,“武汉是一座大都会,很少有蝙蝠,不过当地有着中国仅仅两所生化安全级别四级(biosafety level 4)实验室的其中之一。实验室里有很多研究团队针对蝙蝠新冠病毒进行着深入探讨。”

“所以,问题来了,是不是有某些科学家前往蝙蝠洞穴做研究时,遭到了病毒感染?”他表示,很多科学家都推测这可能是疫情的起因。

也就是说,有可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由于不重视必要的安全防护,最早感染了中共肺炎病毒,之后又传染给了其他人。

试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武汉病毒研究所之所以要偷偷删除资料,不就是不言自明了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