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俄航天高官死 30人确诊 助力中共是祸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5日消息,俄罗斯国家载人航天项目总设计师、俄罗斯能源火箭和航天公司副主席米克林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离世,终年65岁。据悉,他是4月中旬确诊感染病毒的,虽经医生全力救治,但还是没能挽救其生命。其离世后,克里姆林宫官网发表唁电,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哀悼。

资料显示,米克林于1981年进入苏联“能源”火箭与航天公司工作,并在载人和货运航天器的控制系统、自动航天器开发等领域为苏联做出了巨大贡献。2015年,经普京任命,他开始担任俄罗斯载人航天计划的总设计师。无疑,作为航天专家的米克林的地位之重要毋庸置疑。

另据4月15日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在推特上发表的信息,俄罗斯火箭航天领域已有30人确诊感染病毒,其中有4人康复。

为何俄罗斯航天领域有如此多的人确诊,并有高官离世?按照大纪元在特稿中所指出的,病毒是针对共产党而来,其扩散趋势也遵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而蔓延。那么,俄罗斯航天领域与中共有着怎样的关联呢?

众所周知,冷战时期美苏的军备竞赛,亦在航天领域展开,苏联成为当仁不让的航天第二大国。苏联解体后,因经济下滑、缺乏资金等因素,俄罗斯航天产品近乎废弃,技术和顶尖人才都丢了不少,近年,才开始重新重视。而美国因为缺少了强劲对手,在航天领域的发展也慢了下来。

趁此机会,通过改革开放积累了雄厚资本的中共,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发展航天事业,尤其是在发射卫星和运载火箭方面。而在近些年取得的成绩,也是让中共有了指点世界、公开为世界政治经济把脉的底气由来之一。不过,中共也清楚自身的航天技术与美俄还存在巨大的差距,寻求美国的合作是根本不可能的,自然,以利益换取俄罗斯的技术支持成为了中共的不二选择。

据大陆媒体报导,2017年11月,中俄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航天局与俄罗斯联邦国家航天集团公司2018—2022年航天合作大纲》。根据这个五年期协议,中俄在航天领域的合作将涵盖月球和深空开发、特殊材料开发、卫星系统领域的合作、地球遥感、寻找航天器碎片等5个领域。随后,俄罗斯联邦航天局战略规划管理和目标项目部部长尤里·马卡洛夫在出席东方经济论坛时进一步表示,俄中两国在航天领域的合作日益密切,“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火箭发动机和航天飞机领域;二是涉及在轨航天器部分,包括导航系统、通信等;三是空间碎片监测领域。”

对于俄中两国的合作,有俄罗斯学者指出,俄中两国在对格洛纳斯和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地球遥感系统等领域上互为补充。他说,俄罗斯一直是火箭发动机和载人航天领域的领先者,而中国在微电子和卫星研制方面拥有优势。

俄国家杜马议员谢尔盖·加夫利洛夫更点出了俄从中获取的经济效益:“俄向轨道空间站提供的货物占40%,但在航天服务市场只占5%。若与中国合作,俄不仅能加强有重大价值的太空项目研究,还能增加航天成就带来的收益。”

而对中共而言,与俄罗斯的合作,不仅可以获得先进技术,而且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打破美国在卫星导航领域的“霸主”地位,为自己指点世界铺路。

在协议签署一个月后,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批准了俄中政府签署的“有关和平研究与利用太空领域的技术保护与合作协议”。此外,中国卫星导航系统委员会与俄罗斯联邦国家航天集团公司共同成立的中俄卫星导航重大战略合作项目委员会,也召开了多次会议,签署了各项具体协议和备忘录。中俄高校与科研单位之间也开始了合作。上海交通大学—莫斯科航空学院中俄联合研究院成立,俄罗斯萨马拉国立航空航天大学也开始了与中国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合作,两校将共同建立俄中发动机制造科学实验室,等等。

2018年,中国国家航天局与俄罗斯联邦国家航天集团公司共同签署了《关于月球与深空探测的合作意向书》,共同设立中俄月球与深空探测数据中心。

2019年6月,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和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办公室在维也纳联合宣布,来自17个国家的9个项目从42项申请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空间站科学实验首批入选项目。来自俄罗斯的实验项目成为中国空间站科学实验首批入选项目。

8月,中国参加了莫斯科航展,并展示了长征二号丁、长征三号乙、长征七号、长征十一号等运载火箭和商用微波遥感卫星、东方红五号通信卫星以及火星探测器模型等航空和太空技术新品。中国航天对外联络处处长佟大鹏在接受俄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俄航天领域合作可以开展除单机采购以外的联合设计、联合研制、联合建厂等多种模式合作。他认为,中俄双方近些年来的合作是越来越紧密,两国之间不仅是在一些大的项目上,系统级的进行合作;在一些非系统级的包括一些部组件、元器件等领域的合作也越来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广,合作的也越来越紧密。

10月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俄罗斯航天研究专家热列兹尼亚科夫在接受中共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看好俄中两国在航天领域的合作前景。在导航卫星的合作上,他称“俄中两国已商定落实格洛纳斯和北斗导航系统在轨位、频率方面的互换与合作。这一决策将给俄中两国、后续参与这一合作的国家,以及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卫星导航用户带来实惠。”他还表示,两国将来有望在其他航天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包括研发航天技术,优化运用航天科研经费等。

资料显示,卫星不仅具有通信功能,还具有军事用途,主要是侦查和通讯(导航)。比如在被称为第一次“空间战争”的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广泛运用了现已装备的各种军事航天系统,在侦察监视、通信指挥、导航定位等诸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中共通过与俄合作,发展自己的北斗导航系统,并意图部署到全球,就彰显了其野心。按照中共的计划,北斗全球系统于2018年年底完成19颗卫星发射组网,优先为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提供基本服务,北斗系统将进入全球时代。而到2020年,中共还将发射10余颗北斗导航卫星,全面完成北斗系统全球组网部署,向全球用户提供更多功能、更高精度、更加可靠的卫星导航服务。2035年还将建成以北斗为核心,更加广泛、更加融合、更加智能的综合定位导航授时(PNT)体系。

在中共推动航天领域的快速发展过程中,俄罗斯航天系统官员和专家给予的助力应该不会少。在这一过程中,俄航天领域重磅人物米克林或扮演了不容忽视的角色,这大概也说明了为何他会染疫身亡,为何俄罗斯有那么多航天领域职员确诊。可以说,中共是真正的祸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