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知名政治家:中共是红色病毒 危害全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 随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认清中共隐瞒疫情的谎言,更多的国家政要站出来谴责和追责中共。

近日,瑞士知名政界人物,曾任瑞士第一大党––瑞士人民党副主席的奥斯卡·弗雷辛格(Oskar Freysinger)接受新唐人专访, 他精辟地剖析了共产主义对世界的威胁,指出“中共是附着在中国文化上的病毒,劫持了中华(五)千年文化”。

弗雷辛格自1997年投身政界,2003年至2015年曾任瑞士国民议会议员,现任瑞士人民党(UDC)副主席、荣誉国家顾问,他同时又是作家,自2004年至今出版了十几本著作,曾获瑞士Festival Rilke de Sierre诗歌奖和Savièse文化奖。

以下是对弗雷辛格的采访(经过编辑和删改):

与台湾处理疫情方法相比 中共原型毕露

当记者问到中共处理疫情危机的态度时, 弗雷辛格认为,相比台湾冷静而当机立断,中共在这场危机中原形毕露,同样“露馅”的也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

记者: 今天和您谈的主题是冠状病毒(中共病毒), 中共政府从一开始是怎样处理危机的?

奥斯卡·弗雷辛格: “这太可怕了。因为事实上从12月份开始,中共政府就得到了消息,但有人(中共)让吹哨的医生噤声了,他们试图隐藏这些信息。”

“世卫组织在全球健康问题上扮演可疑角色,他们帮助中共降低病毒的严重性。那位埃塞俄比亚裔总干事——他在中共的支持下被任命到这个职位——他必定受益于中共,所以基本照搬中共所说的,以至当澳洲和美国暂停所有与中国往来的航班时,世卫却谴责美国和澳洲,说这是民族主义、丑闻等等。然而美澳做得对,就应该马上有效地关闭边境。我们看到那样做的国家在这场大瘟疫中遭受的损失最小。 ”

“而台湾行动非常非常快,根据十多年前经历SARS的经验,他们马上关闭边境,发出警告。并通知了世卫。但因为中共政权排斥台湾在世卫组织的观察员身份,所以世卫就当台湾什么也没说,根本不听。

“台湾那时的警告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认真对待,如果我们当时立即管控,建立隔离区、准备应有的防护措施,显然能避免很多死亡。 如今当人们开始冷静分析的时候,所有的国家都意识到了中共和世卫做了灾难性的决定。”

“中共不是中国 而是附在中国身上的病毒”

奥斯卡·弗雷辛格认为五千年中华文明与中共无关, 中共是正统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身上累赘的一颗毒瘤。

奥斯卡·弗雷辛格: “中国并非一个本质上咄咄逼人的国家,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这个曾经的中土之国有史以来都是和平而宽容。 然而自从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政权之后,这个国家开始充满侵略性, 因而千万不要把千年古国——拥有数千年的伟大中华文化的中国,拥有老子、庄子和孔子智慧的中国与中共相提并论。 中国共产党是附着在中国身上的病毒,挟持了拥有数千年文化的中国。”

弗雷辛格指出,中共与曾经的苏联一样,企图称霸世界,然而当前美国仍是实力雄厚的第一强国,中共一直尝试一切手段去征服美国和世界,于是软实力成了中共的手段。

奥斯卡·弗雷辛格: “中共(与美国相比)并没有那样的实力,他们并不真想与美国正面开战,但是他们一直在使用软实力, 也就是说他们把他们的人安排在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领导位置上。 比如当前WHO的这位总干事正是中共放到WHO中的。 埃塞俄比亚是经济上非常依赖中共的国家,通过这样经济的关系,中共就掌控了世卫组织的这位总干事。 ”

“将正常社会变成蚁穴 中共威胁全世界”

弗雷辛格认为中共以资产主义的经济理论做包装,迷惑了全世界自由国家和西方民主国家,正是西方世界通过贸易,养大了中共这个怪胎。中共将中国的国民转变成了蚁穴的蝼蚁, 每一只只顾埋头觅食,却迷失了真正的航向。 他表示中共畸形的意识型态是对全世界的威胁。

记者:您是否认为中共是对世界的威胁?

奥斯卡·弗雷辛格: “是的,(中共)和危险,因为就像我说的,中国是一回事,而中国共产党是另一回事。中共把中国人变成蝼蚁堆, 中共是嫁接在中国身上的一种病毒,挟持了这个古老文化。

“这个(共产主义)制度采用了对个人的系统控制,这是一种极度暴力的极权主义。要知道自由世界对中国当前的经济实力负有责任,因为我们都往中国投入资源,我们总想要产品更便宜、市场更兴旺等等。我们还把例如口罩、手套的生产投放到中国,那么突然发生这样一个危机时,我们发现自己得完全依赖中国。”

他表示如果自由世界将经济未来依托在中共身上, 这才是全世界的真正危险。

“依赖一个怪异的政党,人们只能在一个辗压他们的系统中充当一只蝼蚁。所以很危险!只要看它如何对待自己境内的少数民族就知道了,我关心西藏的自由,我在议会时曾就此提出许多议题;我也关心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整个(法轮法反迫害的)事情绝不寻常,涉及活体摘取人器官的丑闻;然后是维吾尔族等(问题)。我们看到(中共)对少数群体根本不尊重。所以,这种把人非人化的政权威胁了我们。 正是这个原因,(世界)必须清醒,不能妥协于中共这块坏疽。 ”

“中共是红色病毒 是导致危机的元凶 ”

弗雷辛格认为,当前的疫情肆虐著全世界,而中共才是导致这个病毒危机的真正病毒。

记者: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提议不称冠状病毒,改称中共病毒,您怎么看这个名字?

弗雷辛格:“中共正是红色病毒!坦率讲,这个毒瘤、这个极端集体主义病毒在中国和所有共产主义国家作祟,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的制度也一样。这(共产主义)是一种病毒,一种存在于社会机体中的病毒。

“现在(中共)输出给我们的病毒,是侵害人体的生物病毒,而我认为政治病毒就算不是更危险,也是同样危险,这两者息息相关。如果不是因为有(中共)这种政治病毒,我们不会有如此快速的生物机体的病毒传播。 实际上中国所有人都怕受到上级打压,所以不敢公布消息而‘保持缄默’,媒体完全受到控制,数字完全受到控制。”

“世界各国应该吸取教训”

奥斯卡·弗雷辛格认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必须吸取教训,他们为利益驱使而将中共养大。

奥斯卡·弗雷辛格: “为了商业利益,他们(西方民主国家)都跟中国做生意,那些亿万富翁做的交易巨大,因为中国国土之大,市场巨大,那些人不希望得罪中共。 西方自由国家在中国大陆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力量,西方负有责任,因为纵容了中共,赋予了它拥有不可思议的经济力量。当我们审视这次瘟疫危机,就会发现那些紧密的经济联系。 我想说,自由世界的决策者们在纵容了中共。”

“我们必须停止当前的一切! 经济要为人服务, 就如同政治要为人服务一样,而不是反过来,人沦为政治的奴隶,而人绝不是蚁穴中沦为奴隶的蝼蚁。”

奥斯卡·弗雷辛格认为:“(西方)需要撤回其在中国的生产线,重振国内经济。 拿法国来说,法国现在几乎已经全面去工业化了,这无疑是可怕地削弱了一个国家的实力,因此必须要重塑经济自主权,因为你根本无法掌控中国那里会发生什么。 企图期待中共政权听从国际的声音,那只能是幻想。”

“我会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

弗雷辛格表示这场疫情危机正为世界各国敲响警钟, 各国要重塑主权,远离中共。

记者:您认为这次疫情是上天的一种警告吗?

弗雷辛格: “我当然也怀有信仰,我知道,在这个可见世界(物质世界、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一切,总是源于不可见世界。我绝对相信,在可见的现实背后必有真相。人违反这些永恒的规律就必须得买单。人可以做,但是要偿还,必须付出代价。人不可为所欲为。”

记者:身为政界人物,您能做什么来改变状况?同时身为作家的您,会在文章中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吗?

弗雷辛格: “我为一家报纸写专栏,每周固定发表关于中国的情况,明天早上将出版。必须为人提供信息,信息至关重要。我会在文章中使用中共病毒。中共不是老子和庄子的中国,它是病毒,它侵袭了中国社会的机体,并将其转变为蝼蚁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