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孔子学院使德国蒙难 (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6日讯】在瘟疫中德国经济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而在德国经济最强势的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不仅经济上受到沉重打击,而且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和死亡人数位居德国第一、第二。

在这两个州,中共建有最多的孔子学院,共7所,它们从经济、政治、文化上渗透、侵蚀和危害当地乃至德国社会和人们的生活。

接上文:【瘟疫与中共】孔子学院对德国的影响 (1)

孔院的目的遭质疑

2019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期间,荣获10项褒奖的《假孔子之名》影片导演加拿大华人秋旻女士(Doris Liu),被德国多个人权组织及大学邀请来柏林、慕尼黑、汉堡、法兰克福等9个城市巡回放映。

《假孔子之名》通过在孔子学院任教的赵琪女士因信仰法轮功受限制而生活在恐怖之中,终于向加拿大政府申请庇护并公开揭示该学院歧视人权的内幕后,引发该孔子学院被关闭的故事,揭示中共在海外的渗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于11月27日在柏林的首次影片讨论会上,德国议会绿党议员玛格丽特·鲍泽和执政党基督民主党派议员弗兰克·海因里希(Frank Heinrich)(两位均为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各自党派的负责人),作为嘉宾参加了讨论。

鲍泽认为影片拍得很好,她还认为德国已经非常依赖于中国,在处理一些问题上感到棘手,比如是否接受华为的5G设施的问题。她表示德国不能出卖自己的根本价值;关于孔子学院的运作是否与德国的言论、宗教、学术自由相符,这需要德国政府和各联邦州公之于众。

为了解孔子学院涉及到的诸多问题,海因里希表示建议在国会放映该影片。

在讨论会的第二天,11月28日,鲍泽在其脸书上发布有关消息和图片。她提出问题:“孔子学院到底在干什么?它受到中国政府的哪些影响?我们了解什么?”在下图中鲍泽(右三)、议员弗兰克·海因里希(右二)、秋旻(左二)等参加柏林第一场研讨会。

去年12月13日,在法兰克福应用科技大学举办的《假孔子之名》反映会上,秋旻女士介绍,孔子学院的办学模式,是跟其它西方任何一个语言推广机构比如德国的歌德学院根本不同。中共是让西方大学的院系去承办孔子学院,使孔子学院成为西方大学某一个院系的一部分。这样中共就有机会从西方教育机构内部去施加它的影响力。

人权组织理事吴文昕在发言时指出,中共在全世界出巨资、大量开办孔子学院,渗透高院、渗透它国社会,让中共邪灵附体,使国际社会的人也变得具有它们(共产党人)的思维。

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中共的“一带一路”,它要顺利地在其它国家建港、建铁路、建军事基地等等。“中共的野心是在2049年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孔子学院为其做宣传。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2009年就明确提出过,“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机构中重要组成部分”。担任孔子学院总部理事会主席刘延东曾在2002年至2007期间担任中共的统战部长。

2010年12月10日,第五届孔子学院大会开幕式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李长春、刘延东(右二)出席大会并在观看孔子学院学生汇报演出后和学生们握手。(中共官网图片)

此外,孔子学院视人权和信仰为禁区,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总部设在法兰克福的国际人权组织曾在2011年做过一次调查,给在德国的9个城市如汉堡、慕尼黑、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的孔子学院打电话,咨询诸如该学院是否举办关于西藏问题或中国宗教问题的讲座等等。对方的反应不是回避、就是说“不考虑”、“没计划”、“不知道”。

慕尼黑的孔子学院接到电话时被问到“人们是否可以在您们学院学习法轮功打坐方法”,回答是:“不可以!您怎么会问我们这个问题?这个话题在我们这儿将来也不会有。”

在法兰克福应用科技大学举办《假孔子之名》放映活动时,德国国会议员乌莉·尼森(Ulli Nissen)女士特为此发来贺信。她说,人权问题成为孔子学院的禁忌话题,“在德国的孔子学院把法轮功、西藏和维吾尔族的话题排除在外。”

“我们收到了更多的有关中共如何残忍地迫害无辜者的信息,只因为他们的信仰不同。已经有令人震惊的线索和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被违背他们的意愿强摘器官,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人被关进再改造营。我们在这个星期四上午(2019年12月12日)在德国议会中的全体讨论会上谈到这些问题。”

国际人权组织理事吴文盺说:“中共不喜欢人权、迫害人权,因为那些追求人权、自由、民主的人都是不听它的话的人,它就要格杀勿论,因为在它看来这些人会挡住它实现自己称霸世界的野心。”

为“一带一路”开路

就在默克尔为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揭幕的两个月后,2016年11月25日,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来到德国最早成立的孔子学院——柏林自由大学孔子学院,与德国多位汉学家和全德各孔子学院院长见面会谈。

据中共官媒报导,当天参加会议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学(Duisburg-Essen,属北威州)教授托马斯·海贝勒(Thomas Heberer),身兼鲁尔都市孔子学院(Metropole Ruhr)德方院长向刘延东介绍说,鲁尔区是欧洲最大的工业区,杜伊斯堡又是“一带一路”在欧洲的终点站,而这所学院除了文化和语言以外,主要任务包括介绍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与国际关系。

可以看出,孔院传播语言和文化只是一个借口,中共看中的是“一带一路”和在西方各领域的大外宣。

2013年中共出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倡议。此倡议声称中共要投资数千亿美元,在几十个国家实施桥梁、铁路、港口、能源的建设。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指出中共的“一带一路”其真正目的是“以全球化的名义扩张版图”。

陆地上的“一带”包括开通中国和欧洲的铁路运输的“中欧班列”,是中共计划中的重要一环。海上的“一路”是要建立重要的港口和节点城市。而杜伊斯堡正是中共最理想的城市。

杜伊斯堡是北威州的第五大城市,位于莱茵河的鲁尔河交汇处,是德国传统的鲁尔工业区重镇,也是欧洲最大的内陆港。自中共提出“一带一路”后,他便成了“德国的中共城”,是“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大门。

杜塞尔多夫城景。(Pixabay图片)

据BBC于2018年8月2日报导的消息,每周约有30列来自中国的列车抵达杜伊斯堡,满载来自重庆,武汉等地的服装、玩具和高科技电子产品,然后满载德国牌汽车、苏格兰威士忌,法国葡萄酒和米兰的纺织品奔往中国。

所以,中共早在这座城市设立了孔子学院,而且早于“一带一路”的提出。

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建于2009年11月6日,挂靠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名下。武汉和杜伊斯堡市于1982年建立了中德第一个友好城市。

鲁尔都市孔子学院于2016年9月承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中欧合作国际论坛,150余位中欧政经界人士参加。

同年12月11日,为期两天的第十一届孔子学院大会在中国“春城”昆明落幕,2,200多名来自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学校长、孔院代表参加会议。杜伊斯堡—埃森大学鲁尔都市孔子学院被评为本年度25家先进孔院之一。

该学院中方院长刘靓表示,在响应“一带一路”建设战略上,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它所在城市杜伊斯堡是中欧铁路运输的欧洲重要端点之一,每天都有来自大陆的货运,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到了2019年12月11日,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研究院与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共同组织了第五届“‘一带一路’与中欧合作国际论坛”,在杜伊斯堡市举行。

鲁尔都市孔子学院德方院长马库斯·陶伯(Markus Taube)在开幕式发言中表示,“一 带一路”如同一张“密织的网,将沿途的所有城市、地区连接起来”。这道出了鲁尔都市孔子学院为中共“一带一路”的实施设计好的一张蓝图。

安插4所孔院的目的

在北威州共有4所孔子学院,占德国之首。按建立的时间顺序为:杜塞尔多夫孔院(2006年12月6日建立)、杜伊斯堡—埃森大学鲁尔都市孔院(2009年11月6日)、帕德博恩大学孔院(2015年6月16日)、波恩莱茵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学孔子学院(2017年4月27日)。

中共把孔子学院安插到这些大学里不是没有原因的。

杜塞尔多夫大学在经济、医学、生物学领域有着顶尖的声誉和强大的科研实力,特别是在生物技术方面占有重要的地位。

波恩大学是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前身是1777年创建的科隆公国学院,现属世界百强大学、德国最大的综合性大学之一,于2019年7月首次获得德国“精英大学”的称号,而且波恩是贝多芬的故乡。

波恩大学主楼。(维基公有领域)

帕德博恩大学是德国中等规模的大学,但在全球与超过130所高等院校有着合作关系。她的重点学科为信息学、经济学、工程学等,其中信息学曾在2006年在德国高校中名列前茅。

前欧洲委员会议院大会副主席、前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认为,孔子学院融入了大学,这是进行渗透、从事间谍活动、向学生灌输共产主义思想的绝佳机会。

比利时媒体曾于2019年10月披露,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宋新宁因涉嫌间谍行为,8年内被禁止入境比利时和申根区。

另外,中共选择孔子学院的中方合作学院也是颇有用心的。

帕德博恩大学孔院的中方合作院校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是中国西部地区在德国成立的第一家孔子学院。中共陕西教育厅官媒称:“该孔子学院的成立对于推动我国西部地区与德国的交流合作,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2016年6月,中国科技院网发表文章《孔子学院助力“一带一路”建设》道出了两者的关系:

孔子学院实际上是通过提供语言和文化来打造中国(中共)“软实力”。“一带一路”以经济合作为主轴,以文化交流为支撑,加强国际合作机制,使中国(中共)掌握“主动权和话语权”,其实就是加强它的霸权性。

换言之,孔子学院就是为“一带一路”开路。

2019年3月26日,据法新社报导,默克尔在巴黎的记者会上表示,北京当局庞大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倡议是“非常重要的计划”、“我们欧洲人想要参与”。

据路透社报导,2019年12月17日,德国执政联盟中的社民党(SPD)的议员支持一项内部提案,要将华为排除在德国 5G 建设之外。而默克尔反对排除单一公司(指华为)的做法。

同年12月,中共驻德大使吴恳在德媒访谈节目中表示,如果德国做出决定将华为排除在德国市场之外,那就会产生后果。他的话被外媒解读为中共对德国释放威胁的信号。

美国一再提醒德国,华为提供的设备带有“后门”,其他国家会被中共监视。美国表示不愿与使用华为设备的国家分享资讯。

2020年1月,默克尔要求她旗下的保守派议员,等到3月欧洲联盟(EU)峰会后,再对德国5G网路建设做出决定。在她看来,欧盟能起协调作用,她一直没能排解内部党派的分歧。很显然,一场始料未及的瘟疫改变了这件事的进程。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