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利用瘟疫推恶法 奸险中共太逆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正当中共瘟疫扫荡世界,造成死人无数、经济崩溃、油价负值、人心惶惶之时,正当全世界面临停摆危机之时,正当全人类应该团结一致共克时艰之时,中共却利用瘟疫再度出手,指挥香港当局行恶。

2020年4月18日,在中共的中联办释法后,香港当局立即行动,抓捕了15位民主人士,令香港在瘟疫恐怖之中再添红色恐怖,几近人间地狱。中共此为又一次暴露了它的奸险嘴脸,让世人看到中共突破道德底线的险恶用心,中共的无耻已经到了极点,真是太逆天了。

香港当局这次突然大抓捕,抓捕了包括85岁的《基本法》起草人并且是民主党主席李柱铭、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工党副主席李卓人、社民连主席黄浩铭、社民连副主席梁国雄、社民连秘书长吴文远、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代表性的人物。

中共利用了这次瘟疫。这个时候抓人,因疫情群众没办法上街。以前要抓,他的支持者会组织大伙上街,但现在因为这次中共瘟疫(武汉肺炎)你组织不了。他们就逮这个机会,这是北京的险恶安排。中共的奸险如此极致,并且大胆包天到了利用瘟疫的程度。

中共所为,并非一时之邪念,乃深谋远虑的奸险之计。早在今年二月当瘟疫在大陆狂暴之时,中共指挥下的香港政府一边表示要给香港人发放每人10000港元救济金,一边通过《凤凰电视台》的吹鼓手在电视上鼓吹:香港应该再推行《基本法》23条恶法(以下简称《23条恶法》)的立法。中共祭出它自己最常用的革命的两手——一手拉一手打,还借用瘟疫之力。

中共一贯大发国难财,它一直都是“难国自肥”和“卖国自肥”。

2003年,在非典瘟疫肆虐之后,中共利用香港人的恐慌,在香港推出《23条恶法》,引发香港几十万人上街抗议。

五、六十年代大陆大饥饿时,为了面子和掩盖饥饿,中共主动提前归还苏联债务,还一边拒绝外援,一边大力援外,粮食大量出口和援外,加剧了百姓饥饿,致使大陆百姓饿死超过6000万人。中共甚至命令一艘正开往中国的运粮船,转头开往阿尔巴尼亚,而阿尔巴尼亚当时并无饥荒。

内战时,中共用人海战术,大量牺牲无辜中国人的生命,甚至驱赶地主及子女在是阵地前面消耗国军的子弹。中共兵围长春几个月饿死30万无辜百姓,是近代比南京大屠杀更狠的另一场大屠杀,中共比日本人更凶残。

抗战时,中共种鸦片、卖鸦片毒害中国人,并与日寇勾结,背后打击国民党及国军,致使中华民国几近亡国。

中共利用国难、加重国难,出卖国家利益而自肥,加剧百姓牺牲,最后盗取了带血的江山(带着中国人鲜血)。中共谎言取国,谎言治国。

再看看中共的祖宗——苏联,也是利用国难,以出卖国家利益为手段,盗得了江山。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时,借助敌国(德国)的支助,推翻了新建且立足未稳的俄罗斯共和国民主政权,使得俄国在战争中受重创。列宁掌权后,立即向德国投降,并且割地赔款,然后集中力量,使用暴力消灭国内的反对力量和某些不反对的民众,从而坐稳了江山,半年后德国战败投降。普京一直到现在还在说:“我们败给了战败国(指苏联向德国投降)”。

共产党都是一窝子暴力卖国集团。

时至今日,习上台后,一边高喊和谐社会、执政为民,一边大肆抓捕律师和良心记者与公民记者、绑架并且重判国内与香港出版商;一边高喊人类命运共同体,一边在香港推行恶法,企图夺走香港人民的言论权和法治权,把自由的香港民众变成新时代的奴隶。现在中共与习近平又借用瘟疫再打出手,欲推行《23条恶法》与《送中恶法》,并对民主人士秋后算账,大搞瘟疫恐怖加红色恐怖。

当年,蒋介石到台湾后,时时刻刻准备着反攻大陆。当大陆大饥荒时,蒋介石的反攻工作也准备完。这时,手下人提醒他该发起反攻大陆了。蒋介石说,大陆人民正在经历饥饿的苦难,我们这时反攻,会加重人民的苦难。就这样,蒋介石放弃了反攻大陆的最后机会。宁可希望落空抱憾终身,绝不加重人民的苦难,这是何等的伟大!自称“伟光正”的中共,给蒋公提鞋都不配。

共产党那管洪水滔天,只要腰包肥肥。中共一路来都是靠利用灾难获取自己的利益,这次竟然达到了借用瘟疫的地步,在这个特殊时期,才使得它的奸险面目无余暴露。

人们往往低估了中共的邪恶。中共之恶,是有贼心又有贼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次更加奸险,竟然达到了借用瘟疫的程度。这是无耻之尤的巅峰之作,这是逆天之举,突破了人类心里能容忍的底线,中共敢于与全人类为敌。

中共这个把百姓变成奴隶的党派,没有资格谈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那只是中共想拉人类给它陪葬、与它同灭亡命运而已。

中共之邪,邪到极点。中共之恶,恶超瘟疫。

但是,党算不如天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敢于利用瘟疫,中共之恶已经恶到头,下一步就是报了。

人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上帝要谁灭亡,必定让他先疯狂!”。中共正应了这句话。中共已经走到了绝路的尽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