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四家公司获批疫苗临床试验 两家曾涉疫苗丑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8日讯】目前全球都在加紧研发中共病毒疫苗,而中共迫切希望抢占到先机。不过目前获批进入临床试验的四家中国公司中,就有两家有疫苗丑闻。中国产疫苗是否能赢回民众信心?

《纽约时报》5月6号的报导说,中共已将疫苗开发列为国家优先任务,它削减了繁琐的手续,并在资源上倾向药企。目前四家中国公司已经开始了候选疫苗的人体测试,超过了美国和英国的总和。

不过这四家药厂中有两家,“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与“北京科兴生物科技”都曾涉及过疫苗丑闻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是国企。2017年11月3号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曝光,“武汉生物”生产的40多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批号:201607050-2,规格:0.5ml),被注射到数十万婴儿体内。早在2010年,武汉生物的狂犬病疫苗也出现过问题,仅召回了20%就不了了之。

“武汉生物”曾因接种疫苗产品的不良反应遭多人起诉。法院文件还显示,“武汉生物”员工多次被判在销售疫苗过程中贿赂地方疾控中心官员。但直到2018年爆发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假疫苗丑闻中,“武汉生物”才引发公众关注。公司被罚款,几名官员受到处罚。

另一家“北京科兴生物科技”也曾被曝光腐败丑闻。根据北京市第一中院的判决书,从2002年到2014年,时任北京科兴总经理尹卫东为让公司获得药品审批,向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原副主任尹红章和妻子行贿。但科兴没有受到指控,尹卫东现在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这只是中国疫苗行业黑幕的冰山一角,虽然中国民众急切盼望疫苗问世,但是对中国制造的疫苗,民众有信心吗?

疫苗受害儿童家长杨女士:“在我们的可信度的话就是零。那你想想看我们的孩子,残疾是百分之百的。他的残缺是百分之百,那疫苗的可信度就是零。因为中国现在疫苗没有保障法,前段时间建立的疫苗立法也只是疫苗的管理法而已,不是对疫苗受害者的一个保障法。”

杨女士的孩子在2008年打了百白破疫苗后致残,但没能得到赔偿。她维权多年深感艰难,认为中共连“人祸”都处理不好,更不会有能力对应“天灾”。

杨女士:“疫苗这个病毒是人祸,他们把这个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然后发生天灾的时候,新冠肺炎是天灾,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去承担。他们惯性把这个事情给抹杀掉,真相给抹杀掉。这个是体制出了问题。卫健委、疾控,包括整个国务院、疫苗的厂家、还包括医院的医生,这个利益链出了问题。”

在中国药厂赢回信任以前,另一些医疗用品生产厂家已经丧失了信用。之前中国出口给捷克、意大利,荷兰等多个国家的医疗物资都被曝光是劣质产品。

美国某制药公司医学总监朱伟:“如果中国民众有机会和能力获得不是国产的疫苗的话,这些老百姓还是会更愿意选择非国产的疫苗。另外国际社会在领教了这些劣质中国产的口罩、呼吸机、防护衣这些产品以后,我自己是不觉得中国产的疫苗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市场。”

《纽约时报》说,中共还希望藉率先开发出疫苗,转移因压制早期预警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指控,并提升所谓科学和医疗强国的地位。一位高级官员说,供紧急情况下使用的疫苗可能在9月就绪。

前美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萧恩博士:“临床实验,药物的开发,疫苗的开发,如果是有政治目的在背后,有政治压力在背后,那么这样做出来的疫苗的实验数据结果,我觉得世人也应该打个问号。”

另外获批临床试验的还有陈薇院士团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进入II期人体临床试验。第四款是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灭活疫苗。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之前对媒体表示,为提升疫苗研发进度,在临床前研究阶段,科研人员已经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方法。他警告“从科学上看,再急也不能降低标准”。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