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严控武汉逝者家属 5人互相联系就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8日讯】武汉到底有多少人因中共病毒死亡,至今依然是谜。为防止逝者家属追责,中共不但全程控制丧葬事宜,还严密监控逝者家属,封杀家属微信群,训斥威胁群主。公安更警告,如果维权召集超过5个人,就会被抓。

据《纽约时报》5月6号报导,湖北宜昌的公务员谭军,是中国公开就疫情提告中共当局的第一人。

网上流传他的一份起诉书,他指责政府隐瞒掩盖病毒的真实情况,导致民众“忽视了病毒的危险,放松了警惕,疏忽对自己的防护”。他说,1月初病毒已经开始流窜,湖北官员仍在武汉举办了约4万个家庭的万家宴,他呼吁政府向人民道歉。

不过,对逝者家属来说,道歉是远远不够的。武汉市民张海希望为父亲追讨赔偿,并希望有关官员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张海76岁的父亲因中共病毒并发症,2月1号在武汉一家医院病逝。他愤懑之下注册了微博,并取名“血在手中”,因验证没通过,又改为“雪在手中”,提醒自己莫忘丧父之痛。

3个多月以来,他通过微博、微信和媒体发声、公开筹款设立遇难者纪念碑、拨打武汉市长热线,换来的只是警察对他的无尽骚扰和全面监控。

武汉市民吕先生表示,在中国,逝者家属向当局追责的前景非常不乐观。

武汉市民 吕先生:“因为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作为一个受害者,不仅是疫情,其他受害者受到政府的迫害,然后他去找律师或者去上访,在我们这个并不是法律社会来说,你找政府打任何官司,他赢的可能性很小,这种小,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的。”

吕先生说,你找政府维权,他们会用尽手段把你所有的渠道全部堵死。

吕先生:“你去静坐也好,去政府门口示威也好,这么多年,实际上,政府最强大的就是维稳、捂盖子,把黑暗给掩盖住,这是它们一贯所做的,我们朋友聚会的时候就说,政府它并不是真正去解决问题,它是掩盖问题。”

吕先生说,病毒爆发时,政府就应该公开信息和资讯,但它一昧的隐瞒,造成了天量损失,和恶性蔓延,但它并没有感到歉意。就像文革发生那么大事,它也没有忏悔,也没人敢提出赔偿。

吕先生:“更何况现在疫情这种政府一味地甩锅、推卸责任,然后搅混水,所以它是绝对不可能(赔偿),如果它赔偿你,就间接地等于承认,这个事是它自己所造成的。”

为了推卸责任,中共还禁止家属抱团取暖。张海曾见证100人的家属微信群被封,群主被警察上门训斥。他现在所在的家属群,也很难讨论维权策略,公安威胁,如果维权召集超过5个人,就会被抓。

和张海有着相似经历的刘沛恩,3月底,在武汉官员的陪同下埋葬了父亲的骨灰。他在网上讨论疫情,并接受外媒采访,他说,地方官员寸步不离地跟着他领骨灰。他因此遭到全面监控,警察还上门威胁,要他考虑11岁女儿的求学和生计。

他4月9号在视频中说:一个月内不再发声,被抓就没法抗争了,他深知起诉政府,可能令自己消失,关于如何有效地维权?他说,政府早期瞒报信息是最关键的突破口,是铁证。他已酝酿好下一步计划。

目前在纽约的陈建刚律师,3月初和其他律师和公益人士组成律师顾问团,帮助家属索赔。但是现在的情况非常艰难。

原大陆维权律师 陈建刚:“我所得到的信息确确实实让我做律师的很悲观,现在只能是一个接触的阶段,而且即便是在接触的阶段,这些人所遭受的压力都非常的大,很让人难过,他们的确是家破人亡,不仅得不到政府公正的对待,而且现在面临着二次伤害。”

加拿大华裔作家盛雪说,在中国,起诉政府是不可能在维权层面解决的,一定要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

加拿大华裔作家 盛雪:“中共病毒整个事情,从它的发生、发展到目前的局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线索,就是中共它一手造成了这次疫情,而且它用尽了一切的努力去掩盖、去歪曲、去消灭证据,然后,这当中造成了这么多的死难,所以你去找一个刽子手去给自己维权,这真的是不可能。”

盛雪提醒,要讨公道不应该用维权的手段,而是站起推翻中共专制,这样,所有的问题才能真正得到解决。

采访/陈汉 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