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调查 将曝光中共高层“世纪之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8日讯】中共病毒给全世界带来灾难。近期美国、欧洲等政要纷纷表态要对病毒源头和中共瞒疫展开调查及追责。面对国际上巨大的压力,中共展开“咒骂外交”。有专家认为,中共高层担心,全球对疫情的调查将“暴露”中共的一个“世纪之罪”。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Chang)5月5日接受福克斯新闻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政府非常担心,他们在处理疫情方面的不当行为和无能可能被曝光。

中共知道有什么坏事将要被暴露出来。他们的行为是恶意的,故意采取行动,使病毒必然在中国境外传播,所以这是世纪之罪。

章家敦认为,北京当局很担心疫情是怎么开始的,越来越多证据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而北京非常想确保没有人知道疫情是哪里来的,并以行动阻止国际社会到武汉研究这个疫情的起源。

章家敦:瘟疫加快中共垮台

5月3日,章家敦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也表示,瘟疫爆发的时间序列可以说是相当确凿。中国第一例中共肺炎大概是12月8日确诊的,也许更早。过去几天的几个证据表明,第一例的时间可能在12月份之前。

北京的首次公开声明是在12月31日,非常低调。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在1月7号开会,会议讨论了中共病毒但却没有公布,直到1月20、21号,北京突然开始采取严厉措施。

在那段时间,从12月份第一个星期之后到1月的第三个星期,中共一直在封锁有关中共病毒的消息。这意味着中国人以各种方式传播中共病毒。比如,1月19号,武汉市为4万个家庭举办了“万家宴”。

章家敦表示,如果有人想设计一个活动,来传播病毒,非这个“万家宴”莫属。这就是中共的真正问题:现在他们正在做的并不关键;他们做的事情很重要,但是他们没有做的事情才是关键。

他们没有告诉中国人,习近平1月7日就知道了中共病毒的存在。当然,这个普通的病毒已经开始流行,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全球大流行。

这是中共的保密习惯。现在很多人讨论病毒来自那里。权威的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说,很多开始的病例和那个千夫所指的华南海鲜市场并没有关系。如果中共病毒不是源自华南海鲜市场,也许它来自32公里之外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章家敦说,公布“病毒来自实验室”会引起中共的震动,“我认为这样做中共会崩溃。”

国际压力令中共高层“走投无路”

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5月3日在福克斯新闻上发文说:“回顾1月和2月的早期,我对中国(中共)的一些如此奇怪的行为感到震惊。”

他说,中共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切断武汉到中国其它地区的航班,但不切断武汉到其它国家的航班。

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批评,中共允许国际航空旅行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间继续进行,结果将原本可能是当地的公卫突发事件变成了全球大流行。

美国、德国、瑞典和澳大利亚等国议员都呼吁对中共病毒起源进行调查。

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中共面对疫源的质疑要透明;美国批评中共隐瞒疫情,要求中共担责和赔偿;瑞典抨击中共因应疫情的方式对多国构成威胁,并关闭双方合作的孔子学院。澳洲主张中共接受疫源调查厘清责任。

德国“画报”(Bild)罗列向中共政府求偿的款项,总金额为1490亿欧元;意大利设立向中共政府集体诉讼索赔连署网站,拟向中共求偿1000亿欧元。

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克莱曼(Larry Klayman)发起集体诉讼,向中共求偿20兆美元;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对中共提出伤害赔偿10兆美元;非洲尼日利亚律师团向法院提集体诉讼向中共索赔2000亿美元。

印度律师协会提出国际申诉,就中共隐匿疫情索偿20亿美元等;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报告称,中共已违反国际法,应索赔3510亿英镑。

欧盟表示,将与其成员国共同发起一项决议,要求对病毒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调查。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她支持调查,并敦促中共应配合参与调查。

章家敦说,国际社会的这种声明将使中共领导人感到“走投无路”。“中共高层……知道他们没啥可辩护的,因此他们表现得好战。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

面对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质疑,北京方面的应对之策似乎只剩下破口大骂。连续多日以来,中共党媒接力狠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与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以压制美国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责任。

西媒分析认为,面对越来越孤立的国际环境,中共似乎已无计可施,只能通过泼妇似的的谩骂来为自己壮胆气,并形容中共在国际间进行“咒骂”外交。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