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中共大限已至 习近平面临严峻选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过去5个多月的时间里,武汉肺炎(中共病毒)重创了世界,截止2020年5月7日,暂且剔除中国大陆和伊朗,国际上报导出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350万,死亡人数超过了25万,而疫情还在持续肆虐,传播速度之快、波及范围之广堪称史无前例。

从中共在疫情爆发初期掩盖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到疫情肆虐期间中共出于推责派出“战狼”将病毒的源头甩锅他国,再到最近中共出于畏罪心理开始了“咒骂外交”,中共的所作所为让世界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人民看清了它的邪恶。从3月份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谴责和追责声浪是一浪高过一浪。

五眼联盟”启动调查,欧盟强力支持

前不久,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开始了对中共病毒的独立调查,并在近期推出了一份长达15页的报告。报告指出,中共曾经隐藏或摧毁疫情爆发的证据,导致全球数以十万计的人死于瘟疫。报告还指出,中共最初否认病毒人传人,将知情医生噤声,破坏实验室证据,拒绝向调查疫情的国际科学家提供病毒活样本等等。

2020年4月30日,欧盟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罕见地公开发声,支持追查中共病毒的源头。她表示,这有助于改善预警系统,中共当局应该配合调查。这是由28个成员国组成的欧盟第一次公开表示支持追查病毒源头。

冯德莱恩认为,应该厘清病毒来源和导致大流行的原因,“这对所有人都很重要,对整个世界都很重要,因为人们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病毒何时开始。这次得到的教训,可以为下一次病毒到来建立一个预警系统”。

“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铁证报告”即将出炉

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日前在自媒体“War Room”上透露,有武汉P4实验室资深研究员已经出逃,带着大量惊人的内部资料,将揭露病毒起源于中共武汉实验室的事实。

2020年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做客美国广播公司ABC的“This Week”节目时说,“我可以告诉你,有大量证据表明它(中共病毒)是来自武汉的实验室”。人们“高度相信”病毒是来自武汉实验室。

同一天(3日)晚上,美国总统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晚间节目的采访时,抨击中共故意隐瞒疫情信息。川普指出:“我认为他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他们不愿承认。”有关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一说,川普说:“我们将提供一份很有力的报告,来说明我们认为到底发生了什么。”川普强调,“这份报告将非常有说服力”。

只要能证明病毒来自中共病毒实验室的外泄,那么无论是人工合成的还是自然产生的,在法律上都统一归为“重大过失”。

一旦川普总统讲的这份确凿有力的证据被公布,可想而知,全世界追责中共就有据可依了。单单上百亿美元的巨额国际索赔,对中共来说就已经是毁灭性的打击。

除了疫情,压垮中共的还有超过九大危机

近日,有人在网络上详细列出了摆在中共面前的十大危机。除了排在首位的各国疫情索赔危机外,另外九大危机是:“中国地方财务危机问题;外企撤离、民企倒闭;工人失业、大学生就业困境;粮荒危机;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美俄联手抗中问题;“一带一路”和雄安新区如何收场问题;中美贸易协议是否还要兑现问题。”此外,中国大陆的瘟疫出现连环爆,猪瘟、鼠疫、兰州布鲁氏菌、新疆口蹄病、甲壳病毒、非洲马瘟……

各种危机引发民怨沸腾,中共党内党外都弥漫着亡党之音。中共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房宁接受媒体专访时,并不否认中共将灭亡。

中共这艘早已千疮百孔的破船,正在遭遇更大的毁灭性的惊涛骇浪。中共真的气数已尽,说倒就倒,到了解体的最后阶段了。

习近平对目前的国际国内局势是否知情?

早在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和中国问题专家林蔚透露,中共很清楚它已死到临头。一个习近平的高层幕僚说,我们已走投无路,踏错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2020年5月4日,路透社从中共安全部一下属研究机构获得了的一份内部报告。该报告提醒中共最高层:目前,由中共病毒大流行引发的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敌意,已达到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的空前水平,对中共外交可能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

该报告是4月上旬由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撰写。据信,该报告在当时已经由国安部送达习近平案头。无怪乎,在中共政治局常委4月8日召开的会议上,习近平罕见说,国际不确定因素增多,必须为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做好准备。可见,习对未来中共面临的国际严峻局势,有着很清楚的不祥预感。

对中国大陆内部来讲,想必习近平或多或少都看到或听到过:清华教授许章润写的那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红二代任志强写的那篇《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中提到的“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以及与习有私交的红二代陈平在微信转发的《呼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等等。至少,习对任志强的案子应该不会不清楚。中共内部盛传,习对任志强的炮轰表示震怒,并亲自下令严办任志强。4月下旬习近平在陕西考察时说:“决不能在历史上留下骂名”。听话听音,习对来自外界的一片“骂声”或早已有所耳闻。

面对这国际国内的重重压力,习近平一定很想走出危局。可是进退失据的习,为何屡屡祭出错棋?人们常说,思想指导行为。要想真正扭转局面,首先得把自己的思想扭转过来。

信神还是信魔?

2014年1月7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说:“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帐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帐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从这番话可以看出,习还是相信恶有恶报,相信有“神明”的。这也是为何习执政的前五年,顺天意“打虎”时如有神助的缘故吧。

然而,2017年年底,习近平却在当今中南海第一奸臣小人王沪宁的忽悠下,去上海中共一大旧址,举拳头向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宣了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不知习在向马克思发誓的时候,是否知道马克思的真实身份?

据多个史料记载,马克思早年曾是基督徒,但在18岁时突然加入了魔鬼撒旦教,成为撒旦教徒,不否定上帝的存在,只是站在了上帝的对立面,从此相信魔鬼。马克思死后就葬在了撒旦教的活动中心——高门墓地。

在其18岁时写的《奥兰尼姆》剧本中记载着,马克思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是毁灭这个世界,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7宗罪,并永不做好事。

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多次写下了“让人类下地狱”和“诅咒全人类”这样的文字;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私生活放荡淫乱,强迫仆人海伦充当其性奴并产下私生子,后来栽赃给恩格斯,让他来扶养;马克思还与女仆德穆斯私通;这也是为什么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在“革命”队伍里告发与出卖同党……

马克思在《奥兰尼姆》中写道:“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由此可见,很多人说的死后去见马克思,那实实在在就是下地狱啊!

如果习知道这些的话,还会向马克思宣誓吗?或许,真要是知道马克思真实身份的话,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其在反腐中拿下的党员干部很普遍地都存在着淫乱、出卖、两面三刀等等表现了。

习是否知道自己正在维护的是一个什么党?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讲:“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用中国人的理解,幽灵就是魔鬼、邪灵。深信撒旦的马克思并不是在形容,而是说的实质。也就是说,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就是共产邪灵。而这个邪灵到哪,哪里必然就有暴力、谎言和杀戮。

不妨看一看共产邪灵在过于一个世纪中给世界带来了什么灾难:前东欧共产主义运动,就是一连串杀人的运动,其中单单前苏联斯大林的恐怖统治就导致超过千万人死于非命;而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其政权一上台就屠杀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

共产邪灵附体中华大地后,中共更是大开杀戒杀害中国人,整风运动、土地改革、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哪次运动中共不整人、不杀人?就说文革吧,习近平和自己的家人又何尝不是受害者?

文革刚开始,刚满13岁的习近平只是说了几句反对文革的话,就被中共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关押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中央党校召开批判6个“走资派”的大会,前5个都是大人,最后一个是习近平,戴着铁制的高帽子,不堪重压的习近平只好用两只手托著铁帽子。习的母亲齐心就坐在台下,当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齐心被迫也要举手喊口号打倒她儿子。批斗结束后,近在咫尺的母子却不能相见。

一天晚上下着大雨,习近平趁看守不注意跳窗户逃回家,把母亲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妈妈,我饿。”习哆哆嗦嗦地说。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习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饥肠辘辘的习,当着姐姐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绝望地哭了,又绝望地跑进了雨夜……

这得是什么样的一个邪恶政权,能逼着母子成仇呢?习一家的遭遇只是冰山之一角。在饱受了中共邪灵摧残迫害后的习,是否切身体会到这个体制之恶了呢?

那么,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的三年大饥荒呢?到今天,还有哪个人不知道那是人祸?“六四”大屠杀呢?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呢?当年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交给美国政府的资料中,就有大量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证。习在十八大之前访美时,美方应该已经给习看了材料了。这么大一件事,习不能说自己不知道活摘器官吧。中共竟然在和平时期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在中国发生了250次的南京大屠杀……

而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宣扬“无神论”、用“斗争哲学”给民众洗脑,更是直接导致了中国社会道德的急速下滑,贪官遍地、黄赌毒泛滥,假酒、地沟油、毒奶粉、毒大米等等,而毒疫苗,甚至性侵犯儿童这种道德沦丧的事情在中国大陆普遍发生著……

党国不分的误区

至少截止到4月下旬,习仿佛还没有从保党的幻想中解脱出来。习在陕西考察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深刻领会什么是党和国家最重要的利益”。对此,大纪元评论员程晓容表示,习的这句话是个悖论。程晓容说:“因为中共和国家的利益没有交集。党的最大利益是维持权力,由权力衍生财富。维持党的生存是第一考量,国家和人民的事务靠边站。中共在攫取和保持权力的过程中,以党性压倒人性,以谎言和暴力治国,滋生出庞大的贪官群体,发展了富可敌国的权贵集团。中共的维稳与维持社会安定是两码事,它不惜牺牲领土和善良民众的健康生命。……现实的例子就在眼前。武汉疫情爆发后,武汉、湖北和中央三级政府部门共同隐瞒真相,打压披露真实讯息的市民,最后导致疫情失控,人民健康、生命和国家经济损失惨重。中共为了党的利益而草菅人命,误国误民,坑害全世界。”

中共大限将至,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习近平能在历史的今天成为中国的当权者,应该也是有他的特殊历史责任和使命。比方说,本来天意安排2017年中共解体,习若顺天意而为,解体中共,则可成为功德无量的千古一帝。而习保党,那么每拖延一天,中共所犯下的罪恶和所有血债,是不是习就得承担一份责任呢?因为中共的命是习给延续来的。特别是,活摘器官这样的罪恶到今天还在中国大陆发生著,如此灭绝人性的罪恶都不制止,不作为,到时候能说自己没有责任吗?

历史上中国的当权者都懂得“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的道理。翻开历史,逆天意而行的君王到最后都成了小丑。那么目前的天意是什么?相信很多老百姓都能看明白。

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已经点明大疫有眼直奔中共的昭昭天意。武汉肺炎向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攀沿。在这场瘟疫中染疾或不幸丧生的个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而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过去数年明显都是亲共者,没有例外,凸显瘟疫有眼,选择性极强——直指各国与中共的关系,以及个人与中共的关系。

所以,天意就是:天灭中共!习若宣布解体中共,那么成就的是自己;习若不做,中共也必亡。共产党绝不是习的权力来源,相反,它是要把他拖入深渊。

一旦病毒来源的铁证报告被公布出来,那么习将会更被动。记得2019年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早一步戈尔巴乔夫,晚一步齐奥塞斯库”。而今天呢,这个时间真的是更为紧迫了。真心希望习近平能够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主动解体中共,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