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炪:从司徒雷登到蓬佩奥 谁说真话党骂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中共开动官宣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展开轮番谩骂。谩骂有别于批判,后者需要逻辑与证据,而前者只需要与文明相敌对的无耻与流氓精神即可。说谎有时还是需要智商的,但谩骂全凭放大音量耍泼骂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司徒雷登是大陆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这源于毛泽东1949年八九月间连续发表五篇攻击美国政府的文章,其中一篇的标题叫《别了,司徒雷登》。毛党魁在这五篇新华社社论里把当时的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司徒雷登骂成“滚蛋大使”。从此,司徒雷登在中国人的眼里就成了美帝侵略中国的爪牙,中国人民的敌人。

真相却截然相反。

司徒雷登共产主义是一种恶魔的制度

司徒雷登1876年出生于中国杭州,父母是传教士。他在中国生活的时间超过半个世纪,他曾描述自己:“我更像一个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

在中国年长者们的记忆中,司徒雷登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1918年他受邀国民政府,成为燕京大学首任校长。这位中西合璧的教育家的理想,是要把燕京大学打造成中国的哈佛耶鲁。在燕京大学33年的校史中,培养出了许多大师级的学术人物,如钱穆、杨绛、费孝通等。1952年,随着燕京大学被中共拆解合并到北大、清华、中财大等院校,其“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亦魂散未名湖。

司徒雷登是基督徒,同时也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他对中国传统神传文化有着独到的认识。在《司徒雷登回忆录——在华五十年》中他曾这样描述:“中国传统的文学的核心指出了人要与宇宙道德秩序的相互和谐,长期的阅读除了加深我对中华文化的敬重外,也陶冶了我的性格,并让我对神的信仰更加坚定。”

对于神的笃信,使他对共产主义有着比同时代的人更为清醒的认识。他在回忆录中有着极为精辟的论断:“共产主义是一种恶魔的制度,它们否定神的存在,也否定人有灵魂。它们宣布一切事物都是物质,一切的行动都是唯物主义。它们强迫全人类接受它们,并运用武力及欺骗手段达成其目的。共产主义要吞噬一切以达成自己的生存,它的欲望永无满足之日,任何善意与温情都不可能改变它的态度,对于这个扰乱世界的恶魔我们必须全力阻止。”

司徒雷登对于中共非中国,窃政后的中共奴役中国人的恶行,同样有着惊人的认知:“中共政权是苏俄共产集团的一部分,它们将中国的民众关押在铁幕中并将之成为赤化世界的帮凶,以侵略者的姿态侵犯了一个个邻国。”

对于二战后雅尔达会谈与波茨坦公告中美国政府向共产主义妥协而达成的对中华民国不利的结果,司徒雷登十分失望。他曾建议美国对华外交政策是要坚持对中华民国政府的承认,而不是对中共的承认,并警告美国政府,“任何外交政策切莫受到利益交换以及虚伪不实的承诺,一切政策应当建立在我们的立国基础及精神。”因为“这是神给我们国家的使命。”

司徒雷登对中共清醒的认识,影响了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主导编写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关于1944~1949年时期》(简称《美中关系白皮书》)观点基调。艾奇逊说:“今后美国必将不再支持大陆上的政权。”

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要亲笔连写五篇反美檄文,且把谩骂司徒雷登为“滚蛋大使”的真正原因。《别了,司徒雷登》后来成为大陆中学语文教材的重点教学内容。一代杰出的教育家、外交家,神的信徒在整个半个世纪的中国人眼里变成了“反动典型”、“人民公敌”。

中共的谩骂是为了煽动仇恨,是党的斗争方式

通常骂人是出于气愤,但中共骂人是为了挑起气愤,煽动仇恨。中共的骂从来都是只有文革式的口号与标语,没有原因与理由,只有扣帽子、打棍子的定论,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逻辑与推导。因为它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人明白被批判者的错误与荒谬,而是要让人服从批判者——党的意志,因为中共就是真正的谎言、错误与荒谬的制造者,仇恨的煽动者。

所谓咬住仇、咬住恨,仇恨发芽要生根。谁跟着中共骂的最泼最狠,最痛哭流涕与咬牙切齿,谁就最革命、最爱党爱国。

这种举国体制性的骂戏、哭戏,中共演了几十年了。骂反动派蒋介石,也骂革命功臣刘少奇,骂敌对势力美国,也骂苏修共产国际。骂今人,也骂古圣贤,骂孔子、骂武训。骂天骂地骂神佛,骂完爹后又骂娘,党把谁放在了眼里?什么“发动派”、“万恶的资本主义”、“万恶的旧社会”、“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臭老九”、“工贼”、“黑五类”、“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人民公敌”、“暴徒”、“邪教分子”、“人类公敌”,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骂变成了向党表忠、站队表态的一种方式,骂讲阶级性,不讲伦理与人性。骂甚至成为入不入罪的标准。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信仰的过程中,很多地方的派出所警察、610官员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法轮大法,不骂就判刑。在劳教所和监狱中不骂法轮大法的就加刑。法轮功学员无论男女老少都遵循“真善忍”,说话就礼貌,待人和蔼,洗脑班因此而逼学员们讲脏话、骂人,否则就是没有达到洗脑标准,要送进监狱继续改造。

蓬佩奥班农戳穿魔鬼的画皮

中共近期在央视三次用野蛮的攻击性语言谩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背负四宗罪”,“突破做人底线”,并定义他为“人类公敌”。法广称“自中美八零年代建交以来,蓬佩奥可能是第一个如此遭遇‘文革模式’抨击的美国国务卿,为何?有分析认为这与这位国务卿毫不犹豫地担当特朗普总统的鹰派,揭露北京‘隐瞒新冠疫情真相’一马当先有重大关系。”

4月29日,蓬佩奥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现在有义务向世界说明,这一大流行病如何从中国蔓延到全世界的,对全球性经济造成破坏。”中共现在仍在“继续进行掩饰和迷惑。它们持续向世界发出威胁,而我们要把事实查个水落石出,不仅仅是为了当前(疫情),还是为了将来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5月3日,蓬佩奥在接受ABC的“This Week”节目采访时说,“我可以告诉你,有大量证据表明这(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蓬佩奥还向该媒体揭露了中共掩盖疫情的手法:“我们已经看到他们把记者赶出去的事实。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就是那些试图报导此事的人,中国的医疗专业人士,被噤声……这些威权政权所做的一切事情,共产党的运作方式。这是一个经典的共产主义虚假宣传。”

无独有偶,5月3日,中共央视锐评又向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开火谩骂,称班农为“顽固反华分子”。中共的手法还是那一套,只公布“罪名”,不敢向国内展示“罪证”。

中共不敢向国内民众公布的是,蓬佩奥与班农都是能正确区分中共与中国的人,他们的观点代表了美国的精英阶层。美国无论左右两派目前在反共的问题上是一致的。就连亲共的基辛格早在2019年也不得不沮丧的告诉中共:“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班农近日在America’s Voice News Network直播节目“War Room”中,冻结中共领导人在美国的数百亿资产,用以赔偿这场全球瘟疫的死难者。

班农说:“我一直都在说,中共才是我们的敌人。中国人民不是(敌人),中国也不是(敌人),而是中国共产党!它们就是一个黑社会,尽管看起来精明。”

中共附体了中国人和中华民族,借掩盖武汉肺炎疫情而祸害了全世界,却被蓬佩奥与班农公开揭露,剥了画皮,中共能不急吗?

谩骂能让中共逃避追责吗?

七十年前,毛党魁写完《别了,司徒雷登》之后,又提笔写下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谩骂是为战斗埋伏笔,一直斗了七十年,八千万中国人为此而丧生。如今,中共从“厉害了我的国”到“大国战疫”,再到战狼外交和近期的一路谩骂,中共的流氓匪态惊醒了世界。

美国之音5月4日发表《面对国际追责压力 中国实行咒骂外交》一文指出,“在世界许多国家有意就中国共产党当局隐瞒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疫情在中国大爆发祸害全世界的问题追究中共当局责任并寻求赔偿之际,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近几个星期来展开咒骂外交。”

文章同时揭露中共新华社制作《病毒往事》(Once Upon a Virus)短动画视频,洗白中共当局对疫情的隐瞒,同时指责美国政府无能造成疫情严重。但文章最后指出:“中共当局推出的疫情叙事在国际间大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当局以文艺方式推出的叙事则成为笑话。”

在国际社会,有学者据此次武汉疫情所造成的损失与给全球政治经济带来的混乱与重创,将全球疫情比作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目前世界各国正在对中共掩瞒疫情而造成的全球武汉肺炎爆发启动追责程序。

中共百年恶贯满盈,武汉肺炎添新债,天灭中共无悬念。谩骂救不了中共的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