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将病毒与珍珠港和911并列 川普要出重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当地时间5月6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说了这样一番话:“我们国家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袭击(attack),这是美国历史上遭受的最严重的攻击。这比珍珠港突袭更糟糕,比‘911’世界贸易中心恐怖袭击更惨重。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攻击,而它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它本应该在源头就被控制住,本可以被控制在中国境内。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有记者随即问川普这是否在暗示中共病毒实际上是一次战争性行为?川普的回答是:“我认为它是一场与隐形敌人的战争,我对它是如何传播到美国的感到不满,因为它原本是可以控制住的。……看,它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珍珠港事件,超过了‘911’。‘911’恐袭造成的死亡人数将近3千,不幸的是,此次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是它的许多倍。因此,我们认为这就是一场战争。”

川普首次将传播到美国的中共病毒视为“攻击”,且与二战时期的珍珠港袭击和世贸空袭相提并论,这绝对是重磅信息。在英文中,attack虽然有疾病侵袭的意思,但以川普将其与珍珠港和“911”并提看,其使用的attack是攻击之意,而且是有敌意的攻击。

正如美国白宫前战略策略师班农随后在其作战室点评川普的言论时所言:“中共病毒、珍珠港和911的共同之处都是‘偷袭’,而这正是美国三军总司令、美国总统所表达的”,“历史上当总统说美国‘遭受袭击’的时候,我们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了”,“媒体必须明白的是,当美国三军总司令说这样的话时,代表着这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结合此前川普以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高官对病毒来源和中共隐瞒疫情的批评以及美国国内愈来愈高的追责声音看,川普明确将中共病毒视为对美国的“攻击”,意味着美国掌握了中共藉由病毒对美国进行攻击的证据,意味着美国业已将中共的行为视为敌对行为,并将会对中共进行一系列的反击,就如同当年美国在珍珠港和911袭击后所做的一样。如果说历史上这两起事件在改变美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都发挥着转折点的作用的话,那么川普正式将中共病毒视为“攻击”也将成为历史的拐点,而美国的所为将再次改变世界。

不妨先看看珍珠港和911袭击后,美国的所为怎样改变了世界。

珍珠港事件说的是1941年12月7日,日本为扫除南进障碍,防止美国干涉,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突然发动了针对美国海军夏威夷珍珠港海军基地的袭击,造成美军8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沉没,188架战机被摧毁,2402人殉职,1282人受伤。日军的攻击行动,令美国上下愤怒不已,进而激发了同仇敌忾的情绪。

就在偷袭次日,美国对日宣战,随后日本的盟友德、意也向美国宣战,美国亦向德、意宣战。美国正式介入欧洲、亚洲战场。美国的参战极大的影响了二战的进程,因为其强大的工业实力和雄厚的资本给予英国、苏联、中国等国以源源不断的支持,热情高涨的美国人将不断造出的运送物资的商船、舰船、各式武器,输送到欧洲、亚洲战场。

可以说,没有美国的参战,二战不会在1945年结束。这也就难怪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在得知美国参战的消息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好了!我们总算赢了!”因为他很清楚,只要美国参战,战争的结局就已经再没有悬念,剩下的只不过是战争打得长短的问题了。

而世贸恐袭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当天,19名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客机,实施了自杀式恐怖袭击。其中两架飞机分别撞上了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塔,导致两座建筑均在两小时内倒塌,并造成飞机上的所有人员和在建筑物中许多人死亡。第三架飞机撞上五角大楼,第四架飞机因乘客和机组人员的阻挠,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乡村坠毁。两架飞机同样无人生还。这次又被称为“911”的恐袭事件造成2749人死亡或失踪,纽约市在事件后一个月的经济损失高达1050亿美元。

“911”使美国布什政府做出了重大战略调整,改变了其全球战略,战略重点不再是亚洲的中国,不再是一度被美国视为最大潜在敌人的中共,而是把反恐作为国际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因此,美国重新参与中东和平进程,在中东的阿富汗、伊拉克等进行了反恐战争,并展开全球合作打击恐怖主义,把军事触角伸展到过去从来没有到过的地区。最终在2011年5月,由美国特种部队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击毙了“911”主谋、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美国的反恐才算告一段落。

然而,在美国将注意力集中在全球反恐之际,中共却利用这十年时间,迅速发展军事、科技实力,从政治、经济、科技等全方位向美欧等国和全世界渗透、收买、扩张,用金钱向世界推销自己的价值观,以实现称霸世界的野心。美国直到2017年川普上台后,才意识到自己养肥了中共,才感觉到面临的来自中共的渗透和挑战是何其巨大。川普政府2018年重新调整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也就势在必行。

近一年多来,从川普在贸易等问题上的逐渐对中共的强硬态度看,尤其是中共病毒传播世界后,美国政府加快了与中共在关键领域脱钩的步伐,不仅敦促美国公民和公司离开中国,而且进一步加强对中共高科技产品的出口,美军还加强在南海的戒备,防止中共武力进犯台湾,等等。

日前,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明确提到“美国应以对待苏联的方式对待中共”并再次阐述中共的恶行,应该就是替美国政府对外释放信号,那就是美国已将中共视如苏联一样的邪恶,而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寻求的一定是像解体苏联那样解体中共的目标。

美国的战略调整、对中共的认知以及决策,对中美绝对是大事,对世界也是大事。因为其结果同样将改变世界。而在这场明面上是与中共病毒、实则是与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的较量中,作为拥有调动世界上最强大军事和经济的权力的川普总统,为了赢得反击的胜利,将可以采用任何合理的手段对中共进行反击。

曾有分析指出,决定一个国家在一场全面战争中的综合战斗能力的因素,有四项能力,即国家综合科技水平、工业水平以及综合国力;武器装备;军人素质,包括战斗经验、文化水平、科学知识、军事训练水平等;军队以及全民的战斗意志。从目前来看,中国没有一项可以超过美国的,而且相当多方面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美国反击的结果将亦如珍珠港事件和“911”后。

此时的北京当局,难道以为歇斯底里的骂骂美国高官,继续利用国内外媒体颠倒黑白,就可以让正在觉醒的美国和世界放弃反击吗?在川普将中共病毒将珍珠港和“911”并提后,中南海的高官们还是想想自己有没有后路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