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的国骂式外宣与战狼式外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因为多次直言不讳的批评中共隐瞒疫情,被击中了“七寸”的中共恼羞成怒,在自家“喉舌”上一阵狂吠,接二连三的攻击他“散布政治病毒”,正在把自己变成“人类公敌”、“突破做人的底线”、“荒诞逻辑包藏祸心”,等等。

紧接着蓬佩奥挨骂的是一向以对中共强硬态度著称,甚至把中共与纳粹相提并论的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中共“喉舌”狠批是“顽固反华分子”,“诋毁中国(中共)抗“疫”模式”,对中国(中共)追责索赔;“强行甩锅,毫无道德廉耻”;还要美国人民不要被班农“带偏方向、带错节奏”。

中共“喉舌”最近泼妇式骂街的对象不仅是美国和美国政府的官员以及美国的政治家,也包括其他国家。如《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不久前就曾指责“澳大利亚总折腾 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口香糖”。

美国之音报导说,“过去一年里,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出的国骂例子太多,早已经数不胜数,即使是分门别类也难以列出一个比较完整的单子。”“在观察家们看来,动用国家级宣传工具进行咒骂俨然正式成为中共当局的宣传政策或做法。”这个概括我认为很准确。

在国骂式外宣成为新常态的同时,战狼式样外交也越来越成为中共外交的主导。

今年年初,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接受瑞典电视台(SVT)专访时气势汹汹的批评瑞典媒体对中国的报导。他形容瑞典媒体有如48公斤轻量级拳击手想挑衅86公斤的中国重量级拳击手,后者出于礼貌和善意要前者少管闲事。他说:“轻量级选手不听,继续挑衅,甚至闯入重量级选手家中。这个86公斤级的重量级拳击手能有什么选择?”瑞典外交部长林德认为,桂从友的言论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威胁”。为此,1月21日,瑞典外交部召见了桂从友。

不久前,中共驻法大使馆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刊登了一系列文章,指称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政府应对疫情缓慢而且错误的指责中国对疫情的爆发负有责任。一些文章指控欧洲带有种族主义。4月12日刊出的题为《把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一名中国驻法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一文,更是指称法国养老院的员工在疫情期间不顾这些老年人的死活,擅离职守,而法国政府未能控制局面。中共驻法大使馆的发言人还几次发表声明,对法国媒体在疫情上有关中共政府的报道提出批评。这些言论激怒了法国政府。4月14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召见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向他表达抗议。此举极其罕见。

日前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采访时暗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继续推动调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起源,中国公众日后也许会抵制澳大利亚产品或不来澳大利亚旅游。这个言论被澳大利亚政府视为“经济胁迫威胁”。澳大利亚任职时间最长的外长唐纳表示,冷战以来,他还从未见过一位大使的行为像中共驻澳大使那样“鲁莽”(reckless)和“不外交”(undiplomatic)。

就像美国之音报导的那样,从巴黎到堪培拉,从亚洲到非洲,中国的一些驻外使节以好斗甚至出格的语言为北京的政策与立场进行辩护,在中共病毒疫情的问题上更是锋芒毕露。他们的这些言行在不少国家的首都掀起了一场场外交风暴。

显而易见,国骂式外宣与战狼式外交俨然已经成了今日中共与欧美国家打交道中的新景观!

不过,国骂式外宣也好,战狼式外交也好,其实都不是什么新货色,早在毛泽东时代就盛行过,文革中更是蔚为大观。只是文革后,由于中共一度奉行韬光养晦的对外政策,这两样武器暂时就被“刀枪入库”了。而十八大开始掌权的新一届中共领导,显然觉的国力强大了,用不着再继续韬光养晦了,于是在国际舞台上中共开始四处出击,到处张牙舞爪,国骂式外宣与战狼式外交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死灰复燃的。

国骂式外宣与战狼式外交的再度重演说明了什么?说明狼终究是狼,尽管它有时可能会装扮成羊。中共的本性就是狼性,兽性,中共就是与当今文明世界誓不两立的野蛮势力的代表,不管它是韬光养晦也好,到处扩张也好,本性都是不会变的,也不可能变。

眼下,尽管国骂式外宣与战狼式外交四处碰壁,并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但中共却仍不知收敛,照旧是一付我行我素穷凶极恶的嘴脸。正所谓不作不死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