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统战术 对自己人最狠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1日讯】由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梁振英发起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网罗逾1500多名富商名流为共同发起人。长期关注香港局势的中国问题专家、资深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人称“夫子”)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专访表示,此份名单很明显为“大统战”性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劝民众切莫认真看待,并妙语如珠地从“市场学”及“成本效益”,分析政治人物与企业家在其中的“算计”。

此份名单包含建制派政治人物、前港府高官及香港四大地产商家族等,另外,多所大学校长也在名单之上。

刘锐绍说若以“市场学”及“成本效益”角度看待名单,如同1967年“左派暴动”时,中共唆使左派群众“爱祖国、用国货”,即成“红色经济圈”,而今这“大联盟”何尝不是“蓝色经济圈”,促销、贩卖的则是“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

凝聚名单中的利益群体,“所谓的统战对象,就是‘你统我,我统你’而已,大家都在计数(算计)。”他说,这算计里包含两本账本:一本经济账、一本政治利益帐。

“若以成本效益分析,我必定融入其中,因为我加入了,第一,可以减少你(中共)打我的力量:第二,我在财团里有角色扮演,你打我一个,难道你尽打我,你尽打我,是你失利。”

刘锐绍说,况且大商家也已看透中共的统战操作,“当你成为它(中共)统战对象,它对你不那么狠,如果你成了它自己人,它对自己人是最狠的,因为你没有反击之力,你的思想被它控制了。”

“所以我劝大家,无需看得很认真,就将它看成一个市场学。”他也建议反面思考那些“榜上无名”者,“是否因为上边不找他?可能是;但另一个可能是你(中共)找他,他不理睬你。”

刘锐绍透露,中共曾试图拢络一名香港歌手出任中共全国人大代表,但他拒绝了。“去的话,即是想着大陆市场,但马上失去台湾市场。”而大陆市场是否安稳?“它(中共)突然说,你某一张相片怎么怎么,即刻就DQ(取消资格)了你,你连台湾市场都没了,所以大家来计数(算计)。”

刘锐绍还以“高速公路开快车理论”奉劝政治人物及企业家与中共保持距离。“他们(中共)现在踏turbo(加速),高速公路每小时开200公里,如果你不开200公里,一定落后,利益就没了。如果他每小时开300公里,你都要逼着开的。”

但中共惯性“打左灯向右转”,若高速紧随其后,“他打左灯,‘嘭’一声撞上去了,那你不是死定了吗?”刘锐绍语意深长地说:“香港官员包括那些警方人员,你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你自己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刘锐绍还说,大联盟“围炉取暖”达成的成本效益,微乎其微,“它现在要扩大它影响面有什么作用?没有,因为他们扩大不了,它只是扩大了打击面。”

“起不了作用,因为特区政府根本不听你的,即使董建华一伙在牵头,不听你的,因为它(港府)自己有一套,政治上一定要听中共的,怎么会听你这些过气的(特首)呢?这是政治现实。”

此外,他也提及当前中共日益收紧管治香港,其实源自2003年便不断紧缩管控,去年四中全会后,更将香港特首治港的“间接管治”变成由“北京高层的直接、垂直领导”;特区政府的“横向管治”,也变成“垂直管治”。

他说,中共逐步换下港澳工作20多年的“知港派”,如前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张晓明,前中联办主任王志民等人,“他们知道香港前线形势,所以他们结合香港实情‘落刀’。上边压力大,那把刀就切深一点,如果上边没那么疯狂,那把刀就没那么深。但是这完全不符合现在国内的极左政策。”

然而现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有多少真是与香港有交集、熟悉的呢?这就方便由最高中央直接垂直管治,就出现此刻这么多事。”刘锐绍说。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左派红色经济圈 贩卖爱国民族主义

记者:董建华、梁振英搞了个“再出发大联盟”,这份名单意味着什么?

刘锐绍:讲这个名单,难以评论,因为名单里不同的人有1千多个,大家可能有不同的想法。但当然可以归类,但是我觉得在归类之前,倒不如先看看这一类的组织,它究竟性质是怎样的,好明显这是一个所谓大统战。既然是大统战,它希望各条战线的人都串在一齐,大家看得很平常就可以啦,我真是看下去一点反感都没有,为什么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他是精明的、觉醒的,中间温和派,你都找一两个进去。等于80年代起草《基本法》时,不多不少都找个李柱铭、司徒华衬托一下,现在那么狭窄。以前有人批过共产党左,就是“一左二窄”,历年都犯这个毛病。

第二点,我经常用一点“怪”的角度去看,怎样看呢?大家用一个市场学的角度去看,或者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现时这一个组合。首先现时中联办骂“黄色经济圈”,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其实这是不是一个“蓝色经济圈”呢?这是一样的。再早一点回我们小时候,1967年左派暴动,左派就说我是反英抗暴啦,不要紧,我不会和他们争论这些词句,但是我立即想到一样事件,当时怎样教左派群众呀?其中有一句话,我现时还记得很清楚,就是说,“爱祖国、用国货”,这就是“红色经济圈”咯,就是这样的简单。但是国货不好用,质量差,但都是买国货的。接着下去,就发展到,我都不反对,我将它看成一个促销的手段就行了,等于现时的大联盟,只是一个促销,而卖什么呢?是卖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就这样呀。从一个市场学角度,就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市场学最重要一样东西,要尊重市场的规律,不能够将它扩大化、政治化,变成到处出击的一个工具。我立即回想,那时你的红色经济圈,你慢慢慢慢变成一个排斥,极度排斥的工具。

我引述当时的例子,当时的中联办前身──新华社香港分社,它大力鼓吹,爱祖国、用国货,接着慢慢扩大到,我们要抗拒港英政府的怀柔政策,怎样怀柔呀?那时候的电视台成立了,左派当时提出,他说,不要看电视,看电视害处多,电视教坏那些小朋友!很顺口呀,它开始有这个排斥性,它不是尊重经济或者生活的规律。接着下来,左派群众千万不好申请港英政府的廉租屋,又怀柔了,左派群众说,它便宜啊,左派的人工低嘛,你叫我怎么办呢?于是,就和自己的单位说,乱报地址,用假的地址,其实自己是住在廉租屋的。接着下来,要抗拒港英政府的“奴化教育”,左派子弟千万不要去官立学校,还有那些外校,什么津贴、私立呀、补助呀,官津补私当时叫做外校,那就不要去,但左派自己本身又不够学位,那怎么样?大家就各显神通,其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这是市场学来的,有一个左派的高层,“不行了,紧跟共产党员不就倒楣了”,如果它现在叫我们,不要送儿女到港英学校读书,有些是名校,真的能培养人才,那怎么办?这个高层真的很聪明,他跟共产党是懂得有距离,当时他就说“很惨我的儿子死了”,死了儿子,为什么?去了外国读书,所以没有人能找到他,这值得让今天建制派的人去思考。

再说那名单,我刚说当时的红色经济圈,现在蓝色经济圈,你现在骂黄色经济圈,那我即时想黄色经济圈,影响到市场吗?占香港GDP多少?占饮食业、零售业GDP多少?你现在越骂它,是越替它宣传。非常多谢。

现今共产党没凝聚力 财团埋堆只为自保

刘锐绍:我只是纯粹从市场学角度来看,现在这个大联盟的名单,如果在一个宏观角度,现在很多所谓的统战对象,就是“你统我,我统你”而已,是一个利益群体的凝聚,现在大家在计数而已,这完全是一个市场学的观点。好了,你说有些人说很厉害,那些财团全部是阿爷阿仔全部进去了,我完全没有反感的,说真的。中外古今都是这样,我只是看得很平常,这只是一个促销手段,即使我被你正打着,你现在再来找我,我从成本效益计算,我必定埋堆(融入)。因为我埋堆了,第一减少你打我的力量。第二,我这个财团里有角色扮演,有play role(扮演角色)的。你打我一个,难道你尽打我,你尽打我,是你失利。不是卖广告,我们举些财团为例,即使它打某些财团,那些财团会计一计数,我七成生意在外国,我三成生意在香港和大陆,我即使被你没收了三成,全没有了。现在国内有些被硬抢的,如马云那些,没有办法了。但香港有些财团七成在海外的,三成全给你。但是,你现在海外要不断扩展的时候,你都要利用港商的。所以最惨就是那些是全部、所有的投资,全集中在香港和大陆,你一定被它勒死的。

我从名单里,觉得就是各自来计数,这个计数有两个,一个是经济账,一个是政治利益帐。大家要看这些名单,一部分是适合的,即适应了这种。另一些来说,他自己觉得,他认同现在一些官方的价值,但是否全投入进去,那我又不觉得是这样。那只不过是从良好愿望出发,我觉得有些人存在这种想法。所以我劝大家去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无需看得很认真,你将它看成一个市场学。

与中共保持距离 免受诱惑控制才精明

刘锐绍:我倒转头建议大家看一样东西,就是那个名单里,对比一下以前,整个建制圈子,或者统战对象里,以至特首选委会的名单,大家对比一下。你肯定对比到一些东西,你不要看已经出现了那千多人的名单,你看没出现的名单,很有趣的。里面有些为什么榜上无名?是否因为上边不找他?可能是,但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就是你找他,他不理睬你。这些就看到,现在社会气氛这么多冲突,现在还去抬轿。那你抬轿的话,如果你计算过政治帐、经济账,都是有好处的,那你去吧。有些来说,可能不是(那样)哦,你这样走近它的时候,另外一边会输蚀很多的。我举一个例子,当时曾经有人,去找过某位歌手做全国人大代表,结果他不愿意,为什么呢?去的话,即是想着大陆市场,以为很大,但是马上失去台湾市场。好了,大陆市场安稳与否?它突然说,看到你某一张相片怎么怎么,即刻就DQ(取消资格)了你,你连台湾市场都没了,所以大家来计数。所以大家不妨看一看,什么人是没有了,有些人可能是自己跟你保持一段的距离。

这些,可能我讲著讲著,讲出一些宏观的事情,大家不妨可以想一想,就是中共政治学里面的“高速公路开快车的理论”,什么叫开快车理论?他们现在踏turbo(加速),哇“一带一路”等等等,高速公路可以开每小时200公里,如果不开200去跟的时候,一定是落后的,利益就没了,只好跟跑每小时200公里。如果他开每小时300公里,你都要逼着开的。但是精明的人,一定在中间保持一定的距离,高速公路开快车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作用是什么呢?就是当突然间刹车,打左灯向右转,共产党经常是这样的。共产党就是打左灯,你见到他们很左的,但是他吸收了资本主义的阳气,积累了这么多年的资本主义的阳气,一个僵尸复活,吸收后变成尸裂变,于是他们打左灯向右转,如果在高速公路上你跟得太快,他打左灯,“嘭”一声撞上去了,那你不是死定了吗?这就是“高速公路开快车的理论”。香港官员包括那些警方的人员,你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你自己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正因为这样,大家可以看到,那个名单上面没了什么人?大家就不妨去独立思考,为什么他们不见了?

另外一个我想说的就是,看这类组织,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我真的不会介意,为什么呢?从成本效益上他们蚀得起,是吧?我们老百姓蚀不起,他们蚀得起,当然有人给钱,谁给的(钱)就不知道了。哇这个办事处现在租金这么贵,他们就是总之有人拨款的。好了,拨款之后我们不妨在计算一下成本效益,成本效益有没有呢?我不能说没有,我只能说很小。还有这是“围炉取暖”的成本效应,因为它现在连中间的那些都未必赚得到,就一定要有利益凝聚那帮才能赚得到,而这帮赚到的,对它现在要扩大它影响面有什么作用?没有,因为他们扩大不了,他只是扩大了打击面。

好了,既然是这样的时候,我又举一个例子,萨斯(SARS)之后,成立了一个“明天会更好”基金,那个办事处都很漂亮,我都上去看过,一般来说都会颇羡慕,人手又多,跟着出很多报告。我完全尊重这批朋友的努力,因为很多我们都可以聊天的。我完全是用一种兼容的态度去看建制,正如我上次都说过了,你作为建制派,你第一不要做加码派,第二不要出诡计,我已经将你当朋友的了。我完全尊重这帮朋友所做的事情,但是那个效益有多少呢?他们自己都知道,效益不要说没有,是近乎低、很低。起不了作用,因为特区政府根本不听你的,即使董建华一伙在牵头,不听你的,因为它自己有一套,接着政治上面一定要听阿爷(中共)的,怎么会听你这些过气的(特首)呢?这是政治现实。

商界看透中共统战术 对自己人最狠毒

记者:李嘉诚三父子都上了,怎样解读呢?

刘锐绍:我刚才都说了,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我只不过从旁观察,假如我坐在他那个位置,我同样会这么想,我同样会OK的,为什么呢?过去大家看到上边打李嘉诚,打到出了面,是吧?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到行动,国内的小粉红批判,“你赚完了钱,现在你又怎样怎样”,很明显的,但是问题是,这样的政治张力有没有效果呢?有些财团七成在海外的,都无所谓的。现在掉过来你打我,打不死我,你现在找我的形象来帮你抬轿,如果我是李嘉诚我都OK的,为什么呢?我贴近一点点,你就减少打我的压力,我就有松动,这就是我讲的“进退有度”。

还有可以引伸下去,中共的统战文化已经给一些大商家看透了,就是说,当你成为他统战对象的时候,他对你不那么狠的,如果当你全部成了他自己人的话呢?他们对自己人是最狠的,因为对自己人呢,第一你没有反击之力,因为你的思想被它控制了。所以如果像李嘉诚那样,你试一试打我,再打我,我可以走。

有些财团看到阿爷(中共)喜欢什么人马上贴过去,到阿爷(中共)不要他了,糟糕了,我到那里去找靠山,到处找,你就变成被人控制的迎风摆柳。我这些不是具体说什么人,你刚才说李嘉诚,我都不是具体说他,只不过说到了我就会说出,现在统战特点,是统战不了普罗大众的。

港澳办换人 方便中共垂直管治

记者:现在港澳办说“黑暴势力”不除,香港一日也不安全,怎样看现在港澳办、中联办好像比建制派说话还多?

刘锐绍:一个一个逐个去分析,大家只需要追本溯源,知道一件事就行了。就是去年四中全会之后,其实大陆已经是将2003年以来,20年日子里,它已经在不断收紧两制。到四中全会以后,它将“间接的管治”,即透过特首来管治,将它一下子变成由北京高层的直接、垂直领导。

共产党管治有两个特色,一个就是垂直,一个就是间接,中间还有一个东西,党控制住但中间还有一个政府。现在在港澳问题上,已经由“间接管治”变成“垂直统治”。第二个就是横向管治,就是特区政府横向管治,现在也是由垂直来管治。你看看各类,港澳办以前的那批官员,个个都处理港澳工作20多、30年了,这些在国内有些人称他们是“知港派”,因为他们知道香港前线的形势,所以他们所落的力都是在结合香港实情的。

上边压力大的时候,那把刀就切深一点,如果上边没那么疯狂的时候,他那把刀就没那么深。但是这完全不符合现在国内的极左政策,所以他们将熟悉港澳事务那帮全清除了,王志民啦,当然各有前因莫羡人,我不能说太多了。以前王光亚,后来张晓明,这些都是比较懂得将刀入肉多少分,都懂的。现在上边不是了,全部靠边站,中联办现在骆惠宁、港澳办夏宝龙,有多少真是与香港有交集、熟悉的呢?这就方便由最高中央直接垂直管治,就出现此刻这么多事。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