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 一位美国华人教授的神奇经历(组图/视频)

李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1日讯】1985年,中国北京。北京国防科工委的一间会议室内, 一群高级知识分子,正在聚精会神地观看一部内部录像片。录像片记录的是国防科工委、北京大学、海军总院和中国科学院等机构联合对一位张姓气功师所进行的测试和研究。

谢田,当时就坐在这间会议室里,他那时是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地球化学及宇宙化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流行气功热,北京聚集了很多有名的气功大师。谢田的导师张淑媛教授经常带着他到北京中关村、国防科工委参加很多关于特异功能的研究活动,比如耳朵认字、气功致动(搬运功)等。

谢田记得,国防科工委的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震寰将军,是这些活动的主要负责之一。当时,张震寰与中国科学院院士钱学森等人,都积极鼓励研究开发人体的特异功能。北大、清华的教师、研究生、大学生,都有许多人参加。

谢田(前排左一)和北大同学在一起。(本人提供)

谢田他们当时观看的录像片,是用高速摄影机摄制的。一位张姓气功师坐在一个房间里,他的四周是科研人员,也就是说被测试者没有任何作弊的可能。研究人员拿了一个棕色的小药瓶,里面有十几片编了号的药片,瓶盖用封漆封住,漆封上有研究人员的签字,以防瓶盖被私下打开。气功师接过药瓶,放在双手间轻轻摇晃。过一会儿,就见瓶中的药片开始一片、一片地开始往下掉,掉到面前的桌子上。

35年过去了,谢田至今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其中的几个瞬间:药片一片片穿越瓶壁、从瓶中穿身而出;在一幅高速摄影机定格的静止画面中,一个药片正在穿越瓶壁,药片一半在瓶里,一半在瓶外。“我非常震惊!”过后科研人员查看药瓶,发现药瓶、瓶盖、封漆、都是完好无损的。

“非常神奇!这些都超出了现代科学的认识范畴,当时那里有中国最顶尖的许多科学家,但所有的人都给不出任何解释。”谢田所看到的,就是气功师所具有的意念搬运功能。 这位被测试的张姓气功师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只是他在意念中想这么做,就做到了。

至于耳朵识字,这样的特异功能当时就更普遍了。谢田介绍说,参与这项实验的,包括清华附小、北大附小的几百名小学生。北大和清华的教授们研究发现,几岁以下的小学生们,几乎一半都被“开发”出了这个功能。

现代科学和另外空间的碰撞

谢田说:“对我来说,非常震惊。因为这马上就涉及到另外空间的问题。因为只有接受另外空间的概念,才能对这种特异致动的现象予以解释。”

“我们人生活在三维空间,那是否还存在四维空间、五维空间、六维空间?如果有这些高维度的空间,是什么样的生命生活在这些空间里?他们跟我们一样吗?他们是不是中国古人所说的神仙啊?”

谢田表示,这些实验给他带来巨大的冲击,自己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无神论教育,也就不攻自破了。

谢田(右一)在北大求学期间。(谢田本人提供)

谢田在北大的大学专业,是岩矿地球化学,硕士研究生的专业,是地球化学和宇宙化学,这要涉及研究天体、宇宙的起源。他发现学的越多,疑问也越多。

比如,地球有四十多亿年的历史,它是怎么生成的?谢田觉得,所谓的大爆炸学说,很苍白,难以解释宇宙的起源、太阳系的起源和地球的起源。

月球是怎么产生的?当时科学界有几种解释,比如:被地球甩出的、捕获学说等等……但这些说法,也同样也难以真正的解释,甚至有的逐渐被科学家放弃。

谢田表示,很多事情,科学无法解释,令人自然地从其它的途径,来反观这些超常的现象,比如“中国的天人合一的学说”。

1986年,谢田到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度大学(Purdue University)攻读分析化学博士。他到美国的行囊中甚至还夹带了一本气功杂志,也就是说,他带着那些环绕在心头的疑问来到了美国。

寻觅十年 峰回路转

谢田一开始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求学,六四天安门屠杀过后,几万名中国留学生留在美国,他于1991年到田纳西州的一家化学公司工作,1995年到了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攻读MBA和商科博士。

“在美国期间,我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在印第安纳州、田纳西州、乔治亚州,(几乎)所有能找到的教堂、寺庙、教会、信仰团体,我都去了。”

谢田找到各个教堂的牧师、长老,问他们:你为什么认为神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信教的人就可以回到天堂去呢?为什么有地狱?为什么有神?为什么存在这么多的苦难?耶稣基督再次回来……

但是,“那些人的回答都不能让我满意”。

1997年,转机出现。

谢田当时正在乔治亚州立大学读工商管理硕士(MBA)。他的小孩送给一位华人家里的老人照看。一天,主人夫妇送给他一本《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书籍)。

一读之后,谢田觉得茅塞顿开。“我发现,到美国后10年的苦苦追寻,原来答案就在这里!”

“在我看来,天体、宇宙、人类的起源以及特异功能现象的存在,(原本)没有任何书籍,是能够说清楚的。”

但是,“从宏观的天体、宇宙结构,往下微观到原子、分子,《转法轮》这本书解释了科学所不能解释的。”“滚滚红尘之中,居然有这么一部高德大法,把从古到今,中国和世界各地所有的宗教、信仰、奥秘、传奇都串起来了,都讲清楚了!”

“一般来说,书籍都要引用别人的研究,在别人的基础上,再得出自己的结论。但是《转法轮》这本书,没有引用任何人的研究,可以说是横空出世!”

读完《转法轮》,谢田相信,自己将要进入法轮功的修炼了。“(这本书)能让你回到原来的本源,修炼到更高的境界。”

正在攻读MBA的谢田,心里似乎还有一件事。“读MBA的目标,就是要培养自己的竞争力,就是要往上爬,成为公司的经理人、CEO或总裁等公司高管,要出人头地。但这似乎与修炼中要放弃人的执着心,有些“冲突”。所以 ,(炼法轮功的事情)就先放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谢田觉得这是自己当时的一个偏见,因为读MBA和修炼法轮功之间,其实并没有任何冲突。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全面镇压法轮功,媒体的造谣污蔑,铺天盖地。但,这却促成了谢田下决心马上修炼。“我感到一种紧迫感,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等了。”

亲身体验超常现象

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谢田,不久就逐渐亲身体验到一些超常的现象。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几十年前在中国目睹、研究的特异功能现象,许多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一次在静坐(法轮功第五套功法)中,谢田看见眼前出现一个一英寸大小的、绿色的圆盘在旋转。后来圆盘不见了,出现了一只眼睛,“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谢田想起,这是法轮功师父在法中讲到的天目。

谢田家当时在亚特兰大的房子,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的后方有一排树,院子里有一块木栏围起的沙地,是给小孩子玩沙子用的。

“一次打坐(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离地几十米高的地方飞,感觉没有了身体的束缚,非常轻松,可以俯视下面的地面。飞啊飞啊,后来就停在一栋房子的上方,悬停在那里了。我仔细看了看,下面是美国很普遍的那种郊区的小区,一栋栋的房子和草地、车道。那个时候,还没有谷歌的卫星地图。我仔细一看,这不是自己家的房子嘛,因为我认出来院子里的那块沙地!”

还有一次,谢田体验去了另外的时空,体验了宿命通的功能,就是可以预先知道一些尚未发生的事情。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有一天早上谢田醒来,还躺在床上呢,尚未起身,他突然在眼前看到一个活生生的景象——蓝天白云之下,他在自家的草坪上割草,割著割著,然后出现了一个圆盘状的东西,把这个东西翻转过来,圆盘和割断的青草、电线等绞在一起。电线的塑料皮被切开了,露出里面的金属线,似乎有漏电的危险。” 有趣的是,好像是要特意的提醒他,这个景象就像过电影一样,一模一样的又重复了一次。”

那天上午,谢田本来就计划要给自家的草坪割草,因为草已经很高了,再不割,邻居都会抱怨的。所以,谢田自己想着,今天肯定要割,但似乎又有些小小的危险,他就提醒自己,小心点就好。

谢田起身到了楼下,长柄的、自走式割草机就放在车库里,它有一个很大的圆盘,里面有旋转的割刀,机器还有四个小轮子。但是,这些和梦中所看到的圆东西的直径都不一样。

不到半小时,草坪的草都割完了。一切顺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这时,谢田已经把早上看到的那一幕 ,完全给忘了。

接着,他拿着修理边角的工具“割边机”(Trimmer ,Weed Eater)去修整草坪的那些几角旮旯、大割草机处理不到的地方。

房子的后院,有三个中央空调的散热机。当修草修到到空调和房子之间的草坪处时,谢田突然感觉到手中的Trimmer被什么东西给绞住了,“割边机”是汽油驱动的,有一个小小的发动机,发动机带动一个旋转头,带动几根硬塑料的条,这些硬塑料条在高速旋转下,就在切割青草。旋转头由一个半圆盘状的盖子遮盖着,快速的旋转头“咔嚓”一下被卡住了,谢田把旋转头拿起来、翻过来,看到一团搅在一起的青草、塑料条、和剥落了塑料皮的电线。

“那一刻,我彻底的震惊了!这分明就是自己两三小时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割边机’的机头,转动头的半圆盘,直径大概是一尺左右,它把电线绞住了。整个过程跟早上‘梦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翻版,是一模一样的再现!”

“那天,晴空万里,蓝天白云,但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感觉非常震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谢田若有所悟,原来自己早上起床前看到的那一幕,是提前进入了另外的时空,是宿命通功能的一个小小的体现。

一些超常的现象,法轮功学员各人感受不同,因人而异。有人身体敏感,也有人身体不敏感而感受不到,但是绝大多数人,都能感受到身体的快速改善。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原则,包括五套功法动作,能快速提升人的道德修养,并将炼功者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中国的国家体育总局曾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

向更多人传递法轮功的美好和真相

在谢田看来,中共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后,在电视等媒体上所抛出“1400例”“天安门自焚案”,不堪一击,因为他很明显能看出其中的破绽。比如,法轮功不允许杀生,那法轮功学员怎么会去自焚呢? 法轮功书里面,没有讲不让人吃药,炼功人因为身体好了,所以不用再吃药,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身心受益的谢田,也很快开始向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和讲述法轮功的真相。

2003年,谢田拿到了市场学专业的工商管理博士学位,他先在宾州费城的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商学院任教,现在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任教。

从2015年开始,连续五年的春季或秋季,他都在南卡罗莱纳大学设立专门的介绍法轮功的课程。有时是在学校的成人继续教育学院,针对校外人士、教授、和学生,有时是专门给大学生开设。

其中的两次,是有学分的正式课程,专门给大学里最优秀的荣誉班的学生们,开设的学分课程,用一个学期的时间,系统的学习法轮功的法理和打坐炼功。

荣誉课的最后,他还要求学生交一篇论文,或者说是心得体会,讲述自己学习、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和感受,以及法轮功怎么样影响了他们未来的生活。

那些学生的反映令谢田惊喜。

谢田介绍说,学生都知道了法轮功是一部佛家修炼的大法,知道了法轮功的内涵,了解中共为什么打压法轮功和镇压法轮功的真相。

在学法炼功之后,有的学生说,打坐(法轮功第五套功法)让他更平静;有的说,我做事情更加专注了;有的说,我更能容忍别人;有的说,我从未想过如何做一个好人,现在我知道什么是一个好人了。

谈到未来,谢田说,他期待着更多的学生跟随他一起走进学习法轮功的课堂,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和真相。

谢田教授在大学里教授法轮功课程。(新唐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