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本世纪2次大疫情与中共迫害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纪元新闻网的疫情实时大数据显示,至5月10日,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Covid-19)扩散全世界187个国家、总确诊数突破400万。

而在这场疫情引起海内外众多讨论当中,有一个发人深省的话题是,21世纪新增2次全球范围的大瘟疫皆肇始于中国。

世卫(WHO)今年3月11日宣布2019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疫情发源地是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世卫2003年3月12日发布SARS冠狀病毒全球警报,疫情发源地是中国广东省顺德市。也就是说,在21世纪这17年间发生的这两起席卷全球的大瘟疫,都首发于中国大陆,致病原都是冠状病毒。

综合世卫官方、维基百科、新闻资料等公开信息,冠状病毒的发现早在1937年,由于通常只引起人类轻微感冒症状,2003年以前从来没有受到过重视。当人类世界在20世纪取得对传染病的胜利,2002年11月广东地区突然出现SARS这株病毒,是冠状病毒第一次使人患重病,是冠状病毒造成的21世纪人类第一场重大传染病。

而今天全球正在经历的这场疫情灾难,已经远超17年前的SARS,特别是疫情一开始就居高不下的欧洲诸国,在经济、社会秩序与医療体系等层面可谓经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冲击。但或许正是这样的冲击,敲醒了欧洲国家一个长期的迷思,那就是中共的经济要胁,不应该是向中共叩头、回避中国人权问题的理由。

有关这方面的代表性言论,如英国前内阁大臣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Smith)爵士在所撰文章“We must stop kow-towing to these despots(我们必须停止向这些独裁者叩头)”中指出:来自中国的Covid-19(中共肺炎)像中世纪瘟疫一样席卷全球,造成了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生命健康恐慌之一。中国(中共)这个国家草菅人权。前英相政府时代部长们下定决心要增加贸易额,因此他们准备付出人权代价。我被私下告知这是一种“叩头”政策,但是我们并不孤单。近年来,无数国家领导人在盲目追求与北京签订贸易协定时,无视其令人震惊的侵害人权行为。

而在去年疫情爆发前,2019年4月25日,在美国国会举办“法轮功4.25和平大上访20周年纪念研讨会”上,曾任里根总统的国内政策总顾问、现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发言谈到:现在对中国大陆的人权(特别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关注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都要重要。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可以代表中国大陆所有宗教信仰团体所经历的遭遇。

如今疫情当前,人们也注意到本世纪2次大疫情在中国首发,与中共对中国大陆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有着时间上的联结。

在2002年底SARS病例广东首发前,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已经实施了1000多个日子“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不仅如此,为了加重迫害,竟于2001年1月23日炮制“天安门自焚案”嫁祸给法轮功学员,而这捏造出来的一条假新闻,对中国人乃至国际社会毒害非常深。

在2019年底发端于武汉的疫情,是一次升级版的SARS,疫情延烧到2020年,而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超过20年还没有停止,是从上个世纪末一直延续到本世纪的最大人权灾难。在中共深度渗透西方国家的今天,这场迫害更显得息息相关。

1999年11月,美国与中共就中国入世达成双边协议。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智囊阮铭在当时的台湾媒体撰文指出:今天江泽民举行“两手硬”,政治上封闭的手段要“硬”,像镇压民主党,取缔法轮功,抵制“西方自由、民主、人权”,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肃杀之气,已大异于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前邓、胡、赵代的宽松开放。经济上开放的手段也要“硬”,加入WTO就是这“两手硬”中的经济一手,但绝不意味着随着加入WTO,政治上也会放松、开放、改革。

2001年12月,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2002年,很多西方高科技产品进入中国,包括网络安全、录像监视与人脸识别等科技工具与技术,这些帮助建置了当时中共中央政法委推动的“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俗称“金盾工程”,将中国的互联网转变成一个史上最大的封闭网络、监控网络、关键字过滤系统,日益加紧中国人权限制。

中共因中国入世而牢牢地融进了全球经济、国际贸易。美国在20世纪末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直到2004年才被欧盟追上,退居第2位,又在贸易战后,暂居第3位。而欧盟则稳坐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至今。欧美企业大做中国生意、大批经贸合同,不仅带给中共行使国际政治影响力的大量机会,同时让中共在国内极权统治获得输血。而与之对照的这次疫情是,从单一国家来看,美国疫情全球最严重,以洲来看,欧洲疫情全球最糟。

秘鲁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 )为这次疫情在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撰文指出,正是因为中国不民主的政治体制,导致全球现在有如活在中世纪瘟疫恐慌中。瘟疫是上帝的惩罚。来自上帝的惩罚落在了无数百姓身上。面对瘟疫,人们除了祈祷与认罪悔改,别无他法。

目前这场疫情看来还远未结束,但已有声音忧虑,如果发端于中国的大瘟疫接二连三,世界将要如何承受。

或许这2次大瘟疫足以让人们反思。自1999年以来,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人类有史以来极为罕见的残酷迫害,包括突破了人类道德和文明底线的活摘器官迫害,自由世界应该积极帮助终结中共这场跨世纪持续21年的邪恶迫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