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病毒为何危及中共帝国梦

Austin Bay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2日讯】如果采取行动,自由世界就有机会将另一个共产主义独裁政权扫进马克思的历史垃圾桶,从而避免在2035年左右﹐与一个极权主义超级大国发生战争。

中国共产党知道,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暴露了其征服世界的帝国战争,所以中共疯狂地进行心理上和政治上的控制,试图将损失降到最低。

为什么?因为中共的战略曝光,目标时间至少提前了十年。如果中共和皇帝/总统/独裁者习近平再有十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军事现代化、盗窃知识产权、操纵贸易、贿赂腐化的欧盟和美国政客以及常春藤联盟的学者、安抚美国精英媒体、旨在破坏民主和削弱言论自由的舆论战——再有10至15年不受限制的“全面统战”的战役,中共就可以束缚住美国,并拥有统治亚洲和西太平洋的军事力量。

如果中共要在亚洲取得战略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力量的优势,那么掩盖战略扩张的邪恶经济、媒体、政治、学术和文化统战可能被放弃。

遗憾的是武汉大瘟疫危及了中共统治全球的战略计划。是的,我称之为武汉大瘟疫。该死的奥巴马政府,今天本‧罗兹(Ben Rhodes,译者注:罗兹是奥巴马时期的白宫国家安全高级顾问,自2007年以来一直担任奥巴马总统的对外政策演讲撰稿人)心急火燎地谴责武汉病毒这个称谓是种族主义,他是一个背负着沉重政治包袱的人。

那么埃博拉病毒呢?埃博拉是刚果一条河流的名称。老莱姆(莱姆病)是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小镇。罗兹喷出了中共舆论战的套路。那不是诽谤,而是事实。困扰我们的疾病起源于中国大陆的武汉市。这是起源,而不是种族歧视。

罗兹将武汉病毒的叫法称为种族主义的例子具有启发性,因为证明了中共的舆论战计划旨在制造各种猜疑和不和。新冠病毒只是一个止痛药、消毒剂和被模糊的称谓——舆论战伪装,或者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手段,以争取时间和避免后果。“武汉”是指认肇事者。中共知道,自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来,目前反共情绪达到了最高水平。

这暴露出另一个弱点:中共在中国面临着不和谐,因为中国人民知道谁下达了天安门大屠杀的命令。

根据15页的针对中共武汉病毒谎言的分析,澳大利亚的《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我的总结是:中共通过让医生们噤声或消失,销毁证据,并拒绝向国际科学家们提供活体样本,开发疫苗﹐中共掩盖了病毒的真相。邪恶的底线:中共故意将其它国家置于危险之中。

《每日电讯报》的报导支持了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采访时所说的,他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大流行疫情始于武汉的一个生物实验室。他补充说,“中国有将疫情传播到世界的历史,而且他们有运行不合格的实验室的历史。”

蓬佩奥没有将病毒称为生化武器,那表示病毒是人造的。实验室人员的失职和愚蠢很可能导致病原体从实验室中泄露。

然而,仅这个指控就破坏了中共的说辞,即其体制优于地球上所有其它体制。

中共领导层在病毒问题上撒了谎,否认了病毒的爆发、失控,让病毒传播到全世界。中共的算计是:每一个其它国家都必须遭受医疗和经济后果,这样中共的帝国计划才不会受到严重挫折。

中共的误判:这场大瘟疫造成了全球性、战争级的大破坏,中共的谎言已经被暴露出来。

世界必须让中国共产党付出代价。中国大陆自1978年以来,以及自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利用经营性贸易优势和知识产权盗窃计划必须终止。中国大陆企业最终为中国共产党的利益而服务,在国内外充当情报机构和提供经济资产。北京改变了中国的经济结构,以符合世贸组织的要求。然而,中共病毒危机表明中共并没有改变。

所以要惩罚中共,为2035年的全球和平而做。

作者简介:

奥斯汀·贝(Austin Bay )是美国陆军预备役的上校,作家,专栏作家,德克萨斯大学战略与战略理论教师。他的新书是《地狱鸡尾酒:塑造21世纪的五场战争》(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原文 Why the Wuhan Virus Threaten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Imperial Dream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