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明仁:美国资本市场—引狼入室(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上一篇“中国上市公司美国资本市场的‘病毒’”提到,为何有大量的中国空壳公司能都涌入美国市场。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且,由于这些违规的中国公司上市,在美国资本市场究竟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根据美国GEO投资公司创始人之一的丹·大卫(Dan David)披露,在过去短短的十几年内,在美国通过反向合并形式成功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达三百多家。

而这些公司在美国给投资者带来的究竟是什么?电影《中国骗局》(The China Hustle)里的数据,客观而直接的说明了一切:将近140亿美元的养老金和退休基金在这些中国公司反向合并后蒸发。美国的投资人也损失了至少200亿至500亿美元的投资金。可以说这是天文数字的损失。这样看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总统川普决心要让中国的这些上市公司从美国交易所中退出。其中,以华为为首的科技公司,由于有中共军方背景,华为公司在海外的产品和服务都直接威胁到各国的安全。

前不久,美国财政部公布了新法规,详细说明了2018年法律《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将如何防止外国公司利用少数股权等投资来获取美国的敏感信息。美国已经将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有效地禁止它们与美国公司开展业务。

据《纽约时报》报导,美国政府已经加强了对海外来美投资的审查,尤其是对中国公司的审查,包括扩大了接受国家安全审查的投资类型。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有关白宫将如何限制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股票市场的细节仍在研究中,这一想法仍处于早期阶段。

目前,白宫内部的鹰派人士已经就如何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进行更为严苛的管控展开了数月之久的讨论。支持者说,他们将努力弥补长期存在的一些漏洞,而这些漏洞让那些与中国(中共)政府关系紧密的公司能够利用美国的财务规则为其获利,并在没有适当披露的情况下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

虽然一些持怀疑态度的人警告说,此举可能对美国市场和经济造成大的破坏,并有可能使美国投资者和养老基金成为贸易战的又一损失。然而我们能看到的是美国已经因为监管不严导致数百家的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后有近140亿美元的养老金和退休基金蒸发了。如果此时再不及时采取行动,那日后面临的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

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董事总经理舟万尼克(Patrick Chovanec)在推特上写道:“潜在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但是如何在不造成大量附带损害的情况下进行处理中国公司的退市却很棘手。”“突然将中国公司退市显然会在市场上造成一定的影响。”

早在去年下半年间,当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通过立法,将过去三年来一直不符合美国监管机构要求的公司除名时,这个想法在国会山受到了欢迎。议员们声称,中国公司在不遵守规则的同时,一直从美国资本市场中受益。显而易见的是,中共公司通过欺诈美国投资人骗取巨额资金的事实已经引起美国国会的高度重视。

目前上市的中国公司存在的普遍问题就是账目不透明。那这些中国公司究竟如何能够在美国或欧洲找到能为他们担保的世界级金融机构和审查的银行呢?

中国公司首先会将一份接近完美的公司账目交给第三方的审核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分公司,由其对账目进行审核。这里要说明的是,权威的审核公司只会对账目的本身进行审核,他们不是调查机构。不会对公司的实际运作进行查实。所以,账目是否反映出公司的资金流通、债务问题和经营问题并不是第三方审核公司的任务。

而且,由于以全球四大审核公司——德勤会计师事务(Deloitte),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 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为首,全球的各大审计公司都十分重视在中国的业务。而它们在中国的分公司其实很大程度上是专营权(Franchised Office)的地方公司在处理大陆公司的业务,至少非由这些审计公司自己的专业团队进行账目审核及财务健康分析。

2015年初,美国证监会(SEC)对这四家位于中国的办事处因拒绝提交潜在欺诈调查有关的文件实施了制裁。位于中国的分公司其实是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相关的成员,并在公共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注册。作为和解的一部分,证监会谴责这些公司,这些公司最终开始提供这些文件,并要求它们在未来四年内采取特定步骤以满足美国证监会对类似材料的要求。

根据和解协议,公司各自同意支付500,000美元,并承认他们没有在2012年针对他们提起诉讼之前出示文件。他们同意和解协议,但不承认或否认订单中的其它调查结果。值得关注的是,为什么证监会没有通过法律制裁这四家会计事务所?而只是简单的以罚金的方式“庭外和解”了?

根据公共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报告,在拒绝检查的241(注意,这241家公司里不包括在美国三大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家海外公司中,有137家中国公司和93家香港公司,占总比的95.44%。而这其中担负财务审计的公司依次为: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33家(19.19%),德勤(Deloitte)30家(17.44%),中正达(Centurion ZD CPA )46家(26.74%) ,该公司承担了所有名单上拒绝SEC审核的93家香港公司的担保。安永(Ernst & Young)15家(8.72%)以及毕马威(KPMG)的15家(8.72%)。

这五家公司的担保占80.81%。在美国三大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中,以目前市值最大的三家公司为例,阿里巴巴,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担保公司来看,基本都是由JP摩根,摩根斯坦利,高盛,花旗和德意志银行经手财务担保的。同时这几家公司也是其它上市公司的“幕后推手”的主力。

图:拒绝PCAOB 检查审核的公司名单中所有第三方审核的金融机构所承担的比例。(大纪元)

由此可以看出,目前在北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是直接获得了美国各家金融机构强有力的“协助和保护”。为了保护客户的信息,很多时候公司选择公然对抗美国证监会的审查。2014年1月,一位美国证监会行政法法官发布了一项初裁决定,裁定这四大家事务所故意拒绝向美国证监会提供有关其对在美国注册证券的9家中国公司进行审计工作的工作文件和相关文件。

为了稳住在中国大陆的业务,不仅是“四大”公司,其它各大公司都竭尽所能地向中国政府献媚。根据南非一家媒体Daily Maverick的一篇题为“McKinsey & Company profit over all” (麦肯锡公司利益高于一切)的文章,披露了该公司的客户名单中甚至包括人权记录极差的顶级公司和政府,包括中国、乌克兰被罢免的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和沙特阿拉伯的国有实体。而麦肯锡却坚决主张,它是在为这些国家做出积极贡献。

由于目前的疫情在全球的肆虐,白宫不得不借此机会开始审视美国资本市场由于中国公司上市后造成的损失,以及证监会存在的漏洞等严肃问题。现在白宫对阻止中国公司上市的决心越来越大,政府中的一些人将其列为重中之重。

不过,这一构想使总统川普的顾问们一如既往地争论不休,川普的贸易顾问以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首的“鹰派”提倡采取行动,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Steven Mnuchin)则敦促要谨慎行事。川普政府还正在审查美国的一些领先的投资基金,包括公共部门雇员的退休金是如何流向中国公司的,以及如何遏制该局面的继续发生。

4月30日,白宫表示总统川普已决心开始对美国退休金和养老金流向中国采取行动。一项在2017年批准的“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投资协议,将美国政府和军事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全部投资中国,总统川普对此十分不满并下令要尽快阻止和取消该协议,以避免更多的资金外流。

据美国Newsmax的报导,美国政府退休计划的国际指数基金高达500亿美元。白宫内部消息披露川普很可能最终会发布行政命令,立即停止将美国政府退休基金转移到中国市场。

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这位新上任的共和党议员已经在众议院提出了一项立法,以阻止美国退休基金在中国的投资。白宫表示,这可以说是美国政府对华关系最强硬的表态。

由于美国流向中国公司的资金数量庞大,2019年,按收入计,中国在《财富》杂志全球500强公司中排名第129位,而美国则占121位。中国公司包括许多国有企业,近年来已成为主要股票指数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客观的说明了中国在美的上市公司通过套现骗取的美国资本使得不少中国公司“一夜暴富”。

“我们为中国共产党及其前线组织提供了无限的资金”,川普总统前首席战略家史蒂芬·班农在去年的9月12日举行的一场“来自中国的生存威胁”的活动上说。班农说:“这个由西方世界里的资本和技术滋生出的科学怪人必须得消灭!”

“恶狼”究竟是如何引入羊圈的呢?请待下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