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美新版“曼哈顿计划”推倒中共防火墙?

技术与资金之外还有两大决定因素;川普新冷战引而不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3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12号星期二,我是唐靖远,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快评。今天想和大家讨论两个话题,第一个话题,是一个几乎所有人、只要是会上网的人都关注的话题,就是这两天连续有消息传出来,美国政府可能已经在考虑如何拆除中共的网络防火墙。

这个堪称劲爆的消息是由最近在大陆突然爆红的班农提供的,我们就先介绍一下这个消息的大概情况,然后我们再来讨论看看这件事情是否有可能成功。

在两天前,也就是5月10号,班农在自己主持的战情室节目中采访了21世纪行动基金的CEO迈克尔·霍洛威茨,并介绍说迈克尔现在的工作就是专注于如何推倒防火墙。随后这个迈克尔就直截了当的说,专家们的意见已经说的很清楚,从技术上完全可以绕过防火墙,而且不会花很多钱。只是有一点,要完成这件事会需要一个“曼哈顿计划”一样的努力。现在呢,迈克尔他们已经联合了一些大学的信息科技与电脑安全领域的专家和包括国务院等政府部门合作,并且,大家都认为在11月大选之前推倒防火墙的可能性很大。

之后最新的信息是昨天,班农再次在节目中表示,他们马上就要举行一个会议,参加的人有思科和博通这样的美国科技巨头,也有华尔街的金融人士提供经济资助。这个会议的中心议题也很简单,就是如何就推倒防火墙采取行动。为了强调,班农还把行动这个词重复了3遍,看起来他对中国人熟悉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已经非常熟悉了。

这个消息的大概情况就是这样,那么很多朋友肯定最关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究竟是嘴上说说,还是要动真格?

下面我就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首先,这个迈克尔·霍洛维兹是一家智囊机构的首席执行官,对中国事务非常熟悉,他在受访中的谈话透露出三个重点信息:

1、美国从技术上绕过防火墙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需要一个二战时期的“曼哈顿计划”那样的机制。

2、他们已经有一批人,包括技术层面的各类专家,以及政府层面多个部门的官员,都已经对推倒防火墙进行了可行性论证和评估,他特意强调说,我们相信,他们也相信,如果这个新版的曼哈顿计划能够顺利实施,那么在11月大选前推倒防火墙是有很大把握的。

3、迈克尔提到了一个法案中很隐蔽的一个代号为7050a的条款,这个条款授权总统可以动用至少3个政府部门的,高达30亿美元的资金来建立项目去推动互联网自由。

从这几点信息我们就可以看到,推倒防火墙在技术上不是问题,甚至资金上也不是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是,无论川普还是国务卿蓬佩奥,居然都不知道这个条款的存在,所以迈克尔最后建议班农要确保这个信息传到总统那里。

也就是说,这个迈克尔·霍洛维兹透露的信息,可信度是比较高的,因为这些信息已经不是局限在惯常的道义谴责和人权支持等层面表表态,而是已经进入到可操作性的很多重要细节上了。

所以,整个事情看起来,已经有一班人马对这个设想进行了可行性研究,并提出了从技术到财政各个环节的初步方案,这个是肯定的,但应该还没有到政府正式采取行动的程度。因为整个事情的关键,实际上不是川普政府能不能推倒防火墙的问题,而是想不想推倒这个防火墙。

这个计划看起来是很乐观的,就像专家们的估算,如果顺利的话在半年之内就可以搞定。这个计划当然值得期待,但我觉得实际执行起来还需要有一种谨慎的乐观。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有两个原因。

首先第一个因素,涉及到美国政府当前对中共的定位,究竟川普政府把中共政权看成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是一个官方公开定义的战略竞争对手,还是像当年针对苏联或纳粹德国那样的战略敌人对手。这个不同的定位直接关系到重要的政策制定。

我们都知道,二战时期的曼哈顿计划就是美国的原子弹计划,从1942年8月正式命名启动,到1947年1月1日正式结束,历时4年多,前后总计雇佣了超过13万人,花费了20亿美元,折合到2018年差不多相当于230亿美元。

这个计划堪称是民主制度下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典范,其保密性和高效性都堪称成功的典范。但我们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个计划能够得到如此万众一心的支持并高效完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是,美国和纳粹德国处于交战状态,纳粹在所有美国人心目中就是毋庸置疑的头号敌人。

现在的情况不同。尽管有超过2/3的美国人对中共没有好感,并且当前美国政府中的主流精英都对中共的本性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但大多数美国人,包括政府高层的很多人,还并不认为美中现在应该走到完全敌对的程度。也就是说,现在是否已经到了必须集中全国精英力量,研发一项可以一剑封喉的致命技术来打击中共的时候,美国国内是有分歧的。我们只需要看看大批左媒还在每天攻击川普防疫成绩不如中共,华尔街许多资金还在不断投向中国就可以知道,如果川普启动这个计划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

第二个因素,是中共对此会作何反应。这个问题和一个名词有关。

早在2014年和2015年,中共在浙江嘉兴县乌镇连续举办了两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李克强和习近平先后出席了大会,并且都提出了同一个名词:“国家网络主权”。但正是因为这个概念,很多国际与会者(尤其是西方国家的)都拒绝签署所谓的“共识”、“宣言”。

这个所谓的国家网络主权是一个很迷惑人的概念,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网络主权指的是国家可管理和控制其网络,且不受外部干扰。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伪命题。首先互联网的诞生就是基于信息的自由、高效流通和开放,这个基本属性已经和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融合在一起。而中共的所谓网络主权,恰恰是以剥夺言论自由,监控国民行动,打压基本人权为核心内容,所以完全是假主权之名,行反人权、反社会之实。

我们之所以这么说,不是我在这里扣帽子,而是因为中共自己是《世界人权宣言》的签署国,这份宣言第十九条非常清楚地表明,所有国家的人民都有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的权利,而且不受国界、国籍、地域和媒介的限制。

所以,中共的国家网络主权的说法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命题。但它们之所以提出这个名词,而且非常重视这个名词,当然是因为网络信息的开放透明,对中共政权有巨大的杀伤力,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杀伤力。中共需要用这个似是而非的名词来确保避开这种杀伤力。习近平自己就说网络安全关系到党的存亡,说明它们对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是很清楚的。

刚才绕了一个圈子,就是想说明一个关键问题:中共是把网络封锁看作赖以保命的依靠,网络封锁一旦被破除,中共的崩溃可以说是指日可待。

换言之,任何针对破除网络防火墙的举动,中共一定会视为要取其性命的攻击,它们一定会打着国家主权受到攻击侵犯的旗号,作出强烈的反应。

这个反应会强烈到什么程度,我们现在很难评估,而这个也是川普政府需要解决的最关键问题。说白了,如果川普政府正式启动这个新版曼哈顿计划,就只意味着一件事,他已经下决心摧毁中共并完成了所有准备,不惜冒和中共正式开战的风险,因为要求川普主动拆除防火墙,和要求当年的盟军去主动拆除柏林墙是一个性质,基本就等于宣战。

我相信川普有摧毁中共的愿望,这点他多次公开表示过共产主义就是人类社会的灾难。但问题是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他并没有把握能够在摧毁中共的同时,可以让美国不受中共不择手段的各种报复的伤害。

所以,这是川普政府考虑的出发点,和作为智库的技术官僚不同的地方。我们看到川普截至目前为止,还依然希望中共能够如实履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承诺。这说明尽管美中之间的冷战气氛还在加深,各种不同程度的脱钩还在进行,但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起码在川普大选尘埃落定之前,川普不太可能轻易去冒可能和中共爆发激烈对抗引发国际国内大幅震荡的风险。毕竟,美国现在疫情还没控制,即便这一波疫情下来后,他首要的任务是尽快恢复经济,攘外之前必先安内,所以我觉得作为一项战略性措施,推倒防火墙更可能会放在他的下一个任期去考虑。

刚才说到贸易协议,这正好是我们今天准备讨论的第二个话题,我们就接着往下聊。

川普对贸易协议最新的表态,是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当有记者问他说,有媒体放风说中共打算对贸易协议重新谈判,川普很干脆的回答说,他对重新谈判一点兴趣也没有。既然双方达成了协议,他就要看看北京是否会履行这个协议。

这几天有关中美贸易协议的话题也是备受关注,这源于5天前,也即是5月8号的时候,刘鹤与姆努钦代表双方进行了通话,讨论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落实情况。尽管这次通话属于协议规定的半年一次的例行沟通,但客观上缓和了一下美中之间因为疫情追责问题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在此之前,川普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过多次表述。比如4月30号的时候,他在白宫记者会上说:“与习近平达成的贸易协定,相对于中国(中共)如何应对这个病毒的方式,已经是次要的了。”

5月4号,川普在华府林肯纪念堂接受福克斯专访时表示,如果中国没有兑现在贸易协议中的承诺,美方有可能终止贸易协议。

从上面这一系列的信息贯穿起来看,都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呢?川普究竟如何看待这个协议与如何对待中共呢?

首先第一个比较肯定的是,截至目前为止,川普还不想放弃这个对自己非常有利的协议,尽管实际上中共已经几乎不可能兑现这个协议,但他还在纠结之中,最起码,他不想自己这方去承担主动破坏协议的责任。

我们说中共几乎不可能兑现这个协议是因为两方面原因:1、按照协议,第一年中方要在2017年,也就是中国进口美国商品最高峰年份1300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至少770亿美元的采购,差不多一下增加60%,这只能说是一个理论上的数字。而实际上,从2月15号生效的协议,目前刚过去了第一个季度,中方的采购进度远远落后预计的进度。2、即便中共有能力完成第一年的采购,它们其实也并不想兑现,因为病毒对美国经济的打击达到了它们之前使用贸易战手段所渊源不可能达到的程度,它们高兴还来不及,可以说正巴不得加深对美国的伤害,好把川普赶下台,当然不想用大单采购来给美国雪中送炭。

川普对此应该是心中有数的,所以他才在5月6号的时候说,如果中方未能兑现其购买承诺,他将终止贸易协议,并且他将在一两个星期内知道这是否可能。

川普对待贸易协议的态度释放的第二个信号呢,是疫情引发的病毒来源调查问题和追责索赔问题,已经不可避免冲击到贸易协议,中共想利用这个所谓的“不可抗力”来做文章,但川普的态度很明确,桥归桥路归路,贸易协议必须履行,而追责也不会放松,不但不放松,其优先程度还排在贸易协议前面。在他看来,疫情的所谓“不可抗力”是个伪命题,这是中共自己造成的。他反复强调说中共原本在爆发初期,在源头就可以遏制疫情,但中共犯了可怕错误。这意思很清楚,这是中共犯错的人祸,不是大自然的不可抗力。

第三个信号,在疫情得到彻底的控制之前,在美国经济得到有效的恢复之前,他还不想和中共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当然这个兵戎相见不一定是热战,而是追责可能引发的双方全方位的尖锐对立脱钩。这种对立可能带来剧烈的冲击,他需要时间做好准备。

从这个角度看,两会是一个重要关口,因为习近平可能也要利用两会来决定,下一步如何应对协议和索赔问题,包括香港问题。蓬佩奥推迟了向国会提交香港人权状况评估报告的日期,就是在等这个两会,看中共会如何动作。

最后,如果我们把上面的信息综合起来看,就会发现,推倒防火墙虽然不一定在现阶段就能够得到实施,但这个计划更像是作为一个引而不发的战略威慑手段来使用。

就是说,美国通过这种方式已经向北京发出了清晰的信号,我有能力摧毁你的政权根基,而且我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在动真格。如果你不遵守协议,或者非要在调查、赔偿等问题上耍无赖还倒打一耙,那就是你让我没有选择余地。

所以,如果把疫情看成一个棋局,双方现在可以说已经布局完成,激烈的中盘攻防还在后面,我们不妨耐心往后看。

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