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后疫情时代 中国或面临史无前例失业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3日讯】中共肺炎持续在中国延烧,美媒表示,中国或面临史无前例的失业潮

自由亚洲电台5月12日报导,2月,中共官方城镇调查失业率飙升至6.2%,外出农民工减少超五千万。3月失业率回落至5.9%,但仍处高位。不过,非官方的失业率估计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财经媒体撰稿人叶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农民工密集的制造业、服务业、批发零售业现在都在艰难求生。他有朋友在浙江义乌从事批发业,员工只留下30%,工厂订单也降至两三成。

除了就业,疫情期间最让他担心的是农民工的医疗保障问题,“我很多朋友,原来家里还是小康生活,就是一个病,马上进入到处借钱的阶段。农民工本来就不常体检,干的是体力活,更需要医疗保障。”

据统计,2019年中国约有2.9亿农民工,其中1.7亿人外出务工。2016年时,能享受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待遇的农民工只占17%。

中国的社会保险福利,即企业需为雇员支付的“五险一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商业保险、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日益成为许多制造业和服务业公司无力承担的负担。

据《南华早报》报导,中泰证券的测算称,中国的失业率约为20.5%,有七千万人失业。深圳望正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刘陈杰则预计,疫情可能导致2.05亿工人遭遇“摩擦性失业”,失业率超过25%。

北京的政治经济评论家张林告诉《南华早报》,中共肺炎疫情引发的失业潮,比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两千五百万国企工人的下岗潮、2008-2009年金融危机造成的两千万农民工返乡潮都要严重。

如今,中国创造新增就业岗位的能力大大削弱。九十年代中国国企大幅裁员时,民营经济在蓬勃成长,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的城市化浪潮也滋生了大批服务业岗位。

张林感叹,“看看现在吧—增长放缓,城市化到了顶峰,私营经济在挣扎。”

在北京服务农民工的马驹桥人力市场,一位二十多岁的农民工向《南华早报》透露,他从4月11日开始找工作,但是没有雇主愿意为他付社会保险费,“这些天没有人会为短期工人支付四险一金。”

中国社交媒体抖音平台上,中国民众对社会不公的不满情绪日益明显。

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四月初在中共党刊《求是》发文称,“农民工多数是生产服务一线普工,灵活就业较多,受疫情冲击更为直接,返乡农民工特别是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比例较往年同期大幅减少。”

中国推出了立足于高新科技的“新基建”,投资或超过一万亿,包含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慧、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解决企业复工复产、农民工和毕业生的就业问题。

李恒青认为,新基建在各省市未来五十万亿基建投资中的比例大概小于百分之十,对于缓解农民工失业也是杯水车薪,“六十多万座5G基站能用多少人来建?而且新能源、5G基站都需要很多专业技术,农民工教育和技术水平相对低一些,解决其就业问题不容易,还得靠旅游业、餐饮业这些服务性行业,现在要么关,要么停。”

受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冲击,中国经济萧条,失业人口大增。中国经济学家李迅雷撰文指出,官方公布的失业率和经济现状明显背离,他们测算得出,目前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20.5%。

文章分析说,中国就业总体更加偏重第三产业,并且个体经营户占了很大部分,疫情中个体经营户受影响较大,而服务业和可选消费需求低迷,外需受到大幅冲击,失业率相比去年年底仅上升了0.7%,与其他各项经济指标的大幅下滑不太匹配。

大陆金融学者何军樵对新唐人说:“看看各个省的财政收入就明白了,都是负,猜也猜的着它失业率有多高,中国有3.8亿农民工,再加上上千万的大学生,还有城市里的工人,当然不一定都失业,如果按照10%,也有好几千万了。”

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把给一部分企业发了失业保险作为政府业绩大势宣扬,新闻发布会上三次谈及截至4月19号,已经有302万户企业享受到失业保险,不过,却没提到有多少人领取失业金。

大陆调查记者黄金秋对新唐人说:“这些所谓失业保险纯粹是骗人的,没有失业保障,包括我在内,我以前工作的时候单位都交失业保险金,交社保,但是当我没有工作的时候没有政府的一分钱的什么失业金,全部都没有的。”

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国领取失业金的条件非常苛刻,实际上99%的人得不到失业金,而失业保险却是中共政府强制缴纳的五险一金之一。

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政府不仅给所有成人居民发$1200美元、小孩$500美元的现金,失业者除了领取普通失业补助,还可以连续4个月领取每周$600美元的现金补助。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