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习扫除江派 李小加离职自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3日讯】上周香港证交所发出声明指,现任总裁李小加将于2021年10月合约届满后离职,不再续约。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当习近平剪除江派在“石油帮”、“铁路帮”、军、警、公安等系统的党羽,换上习派人马后,隶属江派的李小加“知道怎么样看风使舵,掌权人一变,所以懂得让开。”

李小加曾在渤海石油做钻井工人,担任过记者,后来至美国读书,之后又转业进入投资银行,曾任摩根大通投行的中国区主席,2009年进入香港联交所,翌年接任行政总裁。

2007年港股直通车(又名港股自由行或内地资金自由行)宣告失败,2008年爆发金融风暴,“为什么这个人在2009年接任这个这么重要的职位?看一看这个人的出身。”吴明德说,北京出生的李小加,“彻头彻尾是内地大陆的心,彻头彻尾的‘红心’”,这让他取得共产党的信任。

“他能够做到这个位置,最主要不是说他有能力,比他有能力的人很多,最主要的是他有这种关系和能不能获得信任,是谁信他呢?是共产党当时握权的人信他。”

那么谁是当时的中共掌权者?吴明德指当时掌握中国大陆资讯、能源、铁路等体系重要资源的江派人马。他说,习近平2012年上位后,利用第一个任期派任王岐山以“贪腐”为名,清除“石油帮”、“铁路帮”里江系人马。

“他(习)自己在第一任期内专注力去整肃军队,到16年、17年就把军队接下来……然后他再用多一两年的时间收编了武警和公安。”吴明德说,近期公安、武警系统大地震,如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中共司法部长傅政华卸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即是习的清洗行动。

“那李小加就不要阻碍有关的人士,他自己出来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应该知道怎么样看风使舵,风向吹哪边。”吴明德说识相、认清局势的李小加自动退位离职。

“在中国是讲关系,他的关系能做到,也就是他的能力能做到,那他就可以称职。但是,不等于他会继续做下去。因为当你在中国做事要讲关系时,这个关系会变的,掌权人会变。到掌权人一变,别人有别人的关系网,所以你懂得让开。”深谙中共官僚运作的吴明德说。

“如果你不走,或者你自己不走开,把这个权还给别人的派系,结果会怎样,我们不需要再说了。”不退让职位,后果不言而喻。

吴明德也预料,属金融人才的李小加不会参选香港特首。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李小加彻头彻尾“红心” 靠江派信任上位

梁珍: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突然被宣布辞职,做到明年10月就不再续约,这是什么信号呢?

吴明德:那就是不要阻碍有关的人士。他自己出来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应该知道怎么样看风使舵,风向吹哪边。我和他的前任周文耀先生认识了30年,当年周文耀先生离职前,是在刚刚97回归的时期,继续延续英国的制度,每样事情都有规有矩。

到了2009年,请了李小加,他有特别的任务。为什么这个人在这个时候接任这个这么重要的职位?看一看这个人的出身(背景),这个人彻头彻尾是内地大陆的心,彻头彻尾的“红心”,他接受内地的教育培育成长。当然他也做了很多别的事情,在渤海石油做基层的工作,也有做记者,也到美国读书,后来又转做投行,去联交所前他曾经担任摩根大通投行的中国区主席。当然他是一个聪明人,办事能力强也很能干。2003年SARS后,然后50万人上街,然后就踏入自由行,开始好一点,然后就遇到雷曼事件的金融风暴,开始找他来干什么呢?港股直通车在2007年底失败了。当时我参与银行的建立,比如稳定一些基础的服务,制度、机件、设计等基建设施。直通车下来做准备,但是最后这件事情叫停了,然后就发生金融风暴(2008年),然后从最低位再发展上来。

梁珍:温家宝用4万亿救市,怎知打水漂?

吴明德:当时他(李小加)在摩根大通工作,连同其它投行Goldman Sachs,美国银行 Citi Bank,还有一些大的投行,带领我们国家队出去全世界见识。最出名的就是将美国银行上市、工行(工商银行)上市,内地的中国银行上市。在这个过程中,想想他打通了多少控制着中国的资源,或者这些银行金融系统的管理梯队、监管梯队(打关系的)。

这个人通过摩根大通或者他以前还没出国留学的时候,小学、中学已经有很多内地的关系。和他竞争的是谁呢?后来大家都知道的张振远。他(李小加)能够进去,能够做到这个位置,最主要不是说他有能力,比他有能力的人很多,最主要的是他有这种关系和能不能获得信任,能不能信得过,是谁信他呢?是共产党当时握权的人信他,就可以从这里看出来了,如果在09年、10年、11年、12年,仍然是胡锦涛、温家宝,但那段时间出来的4万亿,哪些人可以分到最大份的4万亿呢?哪些人那时候在中共国里可以控制着所有这些重要资源呢?包括资讯、能源、铁路这些……

记者:江泽民派系。

习近平军政大换血 李小加离职让位自保

吴明德: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了,是这些人信他,那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沉下去呢?就是当“习大大”开始做的时候,他用第一个任期将“石油帮”、“铁路帮”全部打下去,找王岐山检讨他们所有的贪腐问题,他自己在第一任期内专注力去搞军队,到16年、17年就把军队接下来,接着就搞了大游行,即军事大巡游,那就代表他已经把军队全部掌控了,然后他再用多一两年的时间收编了武警和公安,这样才看到,看到武警和公安最近做了些什么呀!

记者:即大换血了。

吴明德:这就说明在当年都逃掉的人现在抓回来了,那当年为什么可以让你逃掉呢?因为当年不是时候,他还是没有全面掌控军队,再用多两年面掌控了武警,今天才动你,今天动公安的孙力军派系,他们叫中共的“毒瘤”,这个毒瘤那就是他上一任掌控权力的派系留下来的。

记者:也就是镇压法轮功的派系。

吴明德:再想一步,如果孙力军忍到今天,傅政华忍到今天,给他的角色没有那么重要是不是就可以忍的时间长一点呢?如果再忍的时间长一点就可以看得到了,你的出身是在哪个人支持你的,如果你不走或者你是自己不会走开,把这个权还给别人的派系,你结果会怎样我们不需要再说了。

记者:这些大家都“你懂的”自己去揣摸。有一篇“巴士的报”说了李小加会下台跟港交所贪腐有关,你觉得?

吴明德:港交所的贪腐只是管理的责任,他不需要承担贪腐的那些人的政治责任,这不需要挂官而去,或者他也有可能是帮忙抓的那一个呢?或者他是“吹哨人”呢?你是不知道的,问题是他是不是有一起参与,我们肯定不会去揣测,也不需要,因为迟一点你就知道的了。

记者:他会不会出来参加特首选举呢?

吴明德:绝对不可能,为什么?因为他是一个金融人才,而且这个金融人才还分得很清楚,如果摆他去做证券,这个联交所,而他的历史任务就是去做好沪港通、深港通,北水南调,然后南水又可以将世界各地的水,进来(香港)之后去买上面(大陆)的东西,还没有让内地完全开放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这个就要靠他的人脉关系了,就是他以前和哪些监督委员会,那些监管人物有关系,他就容易做。所以,摆他在联交所这个位最合适了。

如果试试把他和陈德霖(前任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亦曾经出任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对调看。金融系统里面,一个是银行,一个就是股票市场,即我们叫做资本市场。他监管资本市场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香港没有债券,不成熟,但是在金融市场里面的一部分就是,我们叫做资本市场,就是IPO,或者股票集资。那把他摆在这里就对了,是人才,合适用。因为他要将香港作为中间角色,将外面的钱吸来香港做成资金,然后透过深港通、沪港通,和内地互通有无,所以它要互联互通。

如果这个人本身不认识内地的监管人员,别人用一天,你用10年也做不到,是不是?因为这里是金融中心,那另外一边就是要看住那些银行,那些银行他们就找陈德霖看着。而陈德霖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在金管局成立过程中,一直是骨干,所以他一路建立了世界各地的那些。而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就一定要银行稳定。那找这个人呢,不会偷吃的,也不需要搞这么多关系的人去看着这个最严重的位置就对了。你试一下调过来,一调转我们就很麻烦。

梁珍:突然换了金发局的人上去掌管金管局,未来香港钱袋子的安全会如何?

吴明德:这个我们一直都在提醒人们,作为有心的香港人,懂得这些东西要帮忙看住。就是在未有任何行动之前,我们可以估计他去铺桥搭路,如何如何去做,我们能看到的话,我们就要守着。但是,当别人要按开关时,当然是比你要快的,但我们尽我们一己之责。有些人物,比如陈德霖和李小加,十几年任期中他们做到自己的工作,应该嘉许他,在专业范畴里嘉许他。这个世界永远是这样的,你做了这么重要的位置,没背景做不到,没能力做不到,那你的背景是用来做什么呢?就是,在中国是讲关系,他的关系能做到,也就是他的能力能做到,那他就可以称职。但是,不等于他会继续做下去。因为当你在中国做事要讲关系时,这个关系会变的,掌权人会变。到掌权人一变,别人有别人的关系网,所以你懂得让开。

梁珍:去年李小加就开始提前套现了很多股票,他是否已经意兴阑珊?

吴明德:不是。这是他正常的退休活动的安排。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知道股票真正的上落,你可以猜到那个大浪或者气势,但是在一夜之间可以变的。比如说,没人可以猜到这疫情可以如此影响世界经济,这是超级大黑天鹅。对我们来说,如果用这个作为例子,就会看到,为什么美国可以从今年的1月,川普还在讲签中美贸易协议时,还在讲他是全世界50年来经济最好的美国总统,但是,2个月后掉下去了,是全世界90年来最差的经济。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超大黑天鹅。

回应刚才问起李小加的问题,这是他正常的投资行为,他要做好自己的风险管理,因为这样他以后可以不需要求人。自己这么辛苦,这么努力,也将自己的能力贡献给香港资本市场,他适当地去收成,这不需要去揣测他有何意图,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投资决定。

川普竞选改打民族牌 促追查疫情真相

梁珍:你上一次讲到,美国可能要排斥中国的中概股上市。未来港交所的高层换了以后,中企来香港上市的条件,会更紧或是更宽松?未来的走势会怎样?

吴明德:我们能做到的事很少,因为这是香港牌,没商量。就是说,未来川普选美国总统,只有6个月时间,他已经定了策略,既然经济从50年最好跌到90年最差,那他现在不用经济,就说整体的民族了。

我们美国人为什么会这么差?为什么会在3个月内从最好的50年跌到最差的90年呢?90年来最差的环境呢?就是我们受到疫情的影响,只要提早3个星期知道,全世界染疫死亡的人、确诊的人会减少95%。如果提早2个星期知道,就少了89%。如果提早1个星期知道,都可以少85%。他将这个作为核心,告诉所有的美国人,由美国人民的反应,告诉他,这政府应该怎么做,因为这是一个公民社会。美国人民的反应:噢,原来是这样。

究竟这源头在哪里?噢,源头我们要找,我们在一个公民社会,要有根有据,不过,我想找这源头却找不到,因为它(中共)不给。那政府你想办法吧。噢,好啊,那我先断绝它的代理人,世界卫生组织,我不给它钱,它就会来和我谈了。那不给多少?不给4至5亿。好啦,因为它(世卫)来和我谈,我就可以要求它调查,起码要代表全世界去调查。所以,从这里起步。如果它可以去调查,那我作为一个金主,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作为全世界最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因为我超过100万人确诊,现在全世界有370万人确诊,我有过100万人,有四分之一的死亡在我这里,那你说我是否应该也加入你的调查?好啦,如果它不肯,那就更加清楚告诉世人。定了这个方式的话,你就会看到,未来的半年,看何时会将所有的数字、报告、情报做出一个报告,公诸于世。

中共政府推数字货币 欲占据所有资源

梁珍:现在全世界都在藉索偿施压中共。中共最近第一是开两会,第二是推出数字货币。怎么看它有何影响?

吴明德:数字货币我们上一次讲了,说就是为了方便,我一直都将微信有支付宝,其实已经是数字货币之一,香港也有八达通,有Apple Pay,都是数字货币,有信用卡、银行卡。

但是,我们为什么习惯了这样用,都相信它呢?因为我们的钱一直都是放在银行,由银行变成数字货币有什么不好呢?但是,如所有这些数字货币是由政府拿出来的,那就只有一个情况,我所有的钱都放在政府那里。那某一天我说这钱是我的,那政府和我争辩:这钱现在不是你的了,因为昨天你不效忠。现在艺人都要签10年效忠的条款。而我不是真的不效忠,是你(中共)说我不效忠,那我的钱已经不能用。那你怕不怕呢?现在把钱放在银行里,但是,你需要通过不同的银行去封我。第二你还要立一条你自己的法律,说所有的银行把所有的资料都拿上来。在我们香港的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因为银行要保障私有的资讯。

那要是都给了政府,那你不用问就可以直接拿来用了。现在在香港如果要想拿汇丰银行或者拿Citibank的资料,它当然不会给你的。除非法庭颁布怀疑这些人什么,或者根据法律的条文要冻结他们的资产,这样才行。所以数字货币就有这样的弊端。不过对中国人不好的东西,但对中共有利,那它(中共)就更加可以在中国操控中国人,而这个中共国就更加占有所有的资源,然后再进一步它知道你出出入入做了些什么事,把钱花在什么地方。那它可以更准确的计划它的经济。那它也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让一个中共国变成天下无敌?现在,它已经把全世界弄的鸡犬不宁了,再往下想,我不敢往下想了。

共产党无法治 权贵富豪走资西方保资产

梁珍:中共可能会用数字货币来查封海外的人士,或者包括香港人在大陆的资产。同时美国会不会针对中共的贪官或者高官,对他们在美国的资产进行查封呢?最近班农也警告习近平、王岐山,他们在美国也有一些家属也可能会有资产的风险。

吴明德:这个很正常啊。因为世界是一个大的流通。我的钱是狡兔三窟,我摆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很正常,我保护自己。我辛辛苦苦地赚钱,用来安排退休或者是未来投资,我们当然会这么做的。同样在中国的那些达官贵人,或者权贵家族他们也是穷其一生在赚钱啊,但是最主要的是保护赚到的钱。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共国是没有法治制度去保护他们的钱,所以这些权贵赚到钱,就找一个有法治制度的地方去保护,通过什么形式都可以。

但是这个钱这样不停的汇出去,像孟晚舟那样,不免被质疑帮别人洗黑钱,或者这些不明来历的钱可以怎么样处理,冻结?那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啦。那为什么现在你又可以自由(资产)流动,因为关系一直没有搞坏,关系搞坏了那随时都可以这样做了。这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政治风险了。

作为中共国的一个权贵家族,或者是继续有权有势的高官家族,很自然的,一方面要担心自己失势的时候会被人抄家,那就把钱搬出去。搬出去以后了,现在你这个国家和别的国家的关系不好,还要跟人家吵架了,还有战狼式的外交,那人家就会这么做(反应)了。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你的,你在中国的土地上用你的方式去行事,而其它地方是用普世价值来讲整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衔接不上,人家就不和你玩了。

中共管治不力危害全球 世界公民追讨

梁珍:现在中共在世界的局势中是处于一个什么阶段呢?因为疫情好像是舒缓的。

吴明德:舒缓是因为在没发生这个疫情之前,那只是中美贸易谈判的第一阶段。人家看那原因还是看得不清楚,不是因为这些政治领导、政治领袖看的不清楚,是政治领袖后面的所有公民看不清楚。因为大多数人有自己的吃喝玩乐,谁理这些政治呢?更不要说世界政治了。

但这次疫情没办法了,全世界180多个国家的人都被它感染了,主要的经济体的国家的大部分的人都在家隔离,这些人不会不去想这个问题了,所以就一次揭穿了。原来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块大地叫做中共国,这个中共国的管治方式是这个样子的。人家就都明白了。人家都明白了的时候,在一个公民社会里,人(社会领袖)就会问那你(公民)想要我们怎么做呢?当然要追讨了。死了这么多人,由他去呀?那政府就会继续通过一些法律或者提出诉讼案件去追讨。本来全世界99%的公民都不会理会你的。因为人家在欧洲生活,在美国生活怎么会搭理你中国的这些事呢?那现在就不同了。

梁珍:香港的“限聚令”星期六就会放宽到八个人。在这个时候还实行“限聚令”,对香港的示威游行自由,或者对香港市民的表达有什么影响?

吴明德:现在我们还没到选举,还没到9月6日。这个政府就是让自己跟全香港的市民对立,就像打网球一样,打网球就是你来我往的了。那它现在要把网球场地缩小一半,把网加高一点,我们站在网球场的另一边就要应变。但是离不开一件事就是,只有公义会赢。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