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武汉中共肺炎死者母亲的心声

作者: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2月,武汉市民杨女士24岁的女儿田雨曦死于中共肺炎,她本人则是感染“幸存者”。

在这之前,杨女士也是个强烈的“爱国者”。不过,疫情中的遭遇却逐渐改变了她对这个国家的看法。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在失去女儿之前,曾在泰国旅游,和别人一起高唱国歌,十一大阅兵泪流满面,发朋友圈历害了我的国,在香港闹事时痛骂港独!在女儿去世后也坚持向国家申诉,从社区开始递交申诉材料,拒绝一切媒体的采访,希望我的党,我的政府给我一个公道。现在女儿去世三个月,我看不到任何希望。”

5月11日,杨女士举著“政府隐瞒疫情真相 还我女儿”的牌子到武汉市政府上访,要求政府公开隐情,还女儿死亡真相,结果却遭到警察和保安的暴力驱赶,还被夺取了抗议纸牌。

杨女士的新浪微博账号为 @哭泣的亡魂,账号仍在,已发微博38条。从她的帖文里,我听到了一个武汉中共肺炎死者母亲的心声——有对女儿的思念,有对官方压制言论自由的抗议,有对当局隐瞒死亡人数内幕的揭露,

4月4日,杨女士发了她的第一条微博:“今天4月4日,武汉虽然有太阳,但带给人的只有阵阵寒意。上午十时,江河呜咽、汽笛长鸣黑纱摇曳、哭声裂肺。国家在为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悼念。这是国家在为那些一心只有自己私利,让武汉和国家蒙受巨大损失的污吏买单。女儿离开我58天了。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度日如年、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是因为自己还要为女儿讨回公道,我怕一天也坚持不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奇怪,女儿七七的时候,我写了一篇祭文。竟然有政府的人要我不要再这样在微博发了。难道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诉求告诉大家都不行吗。我在之前也告诉了你们,可无人问津,你们还要有冤屈的老百姓有活路吗。你们如果做的对,你们怕什么!”

4月6日的微博说:“跟女儿挑好墓地已经有几天了,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转眼之间青春跳脱、乖巧懂事的人就这样从我眼前消失,用尽全力寻找也找不到了,总算知道这次确实把我最爱的人搞丢了,她那么多的想法和我们的爱再也无处安放!!女儿呀!妈妈想你,谁能把你还给我。”

4月7日的微博提到,社区相关领导不同意政府“瞒报疫情”这一说法:“今天应约到社区和街道的金书记谈申诉的事情。进社区气氛很好,几个桌子围成一个圈,街金书记首先表达了对我的慰问和同情,然后很亲民的问了我的诉求,同时对我的诉求内上容关于瞒报疫情表示了不同意见,特别强调了政府在12月31日已经在网上通告了疫情!和我对信息来源的不通畅表示不同的看法,这个信息让我大吃一惊,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厚颜,什么叫老太太的嘴。直到我说出1月21日我们的周市长接受东方卫视的专访内容后,说一句大概听说过,哈哈哈!”

4月10日的微博表达了失去女儿的悲痛与愤懑:“昨天家人去汉口殡仪馆接女儿的骨灰到石门峰,准备安葬。家人安排侄女,侄女婿同去。因为女儿未婚,属于夭折,长辈是不能参加接她和安葬事宜。我在家,看着她的像片,这大个人,转眼之间变成一把灰,还要同龄的姐姐去接她。窗外绿荫连绵,网上晒年轻人的各种作,各种美食,现在都与她无关。曾经几时她也是其中一色,笑闹跳脱。妈妈,半秋山出烤肉了!我们去吃小糖人吧!妈妈看我买的衬衣,妈妈烧虾子我吃吧!妈帮我把快递拿回来,妈我帮你买了最新的小黑炭的手机套。妈你真抠,妈记得喝水、妈我帮爸爸下了手机铃声!还有病中看我的眼神儿,女儿呀,我要怎样坚强才能承受这一切。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我该向谁去说,去讨公道!还我女儿。”

4月12日的微博说:“信念随着疫情慢慢崩塌”,并转了@雪在手中的微博:“欺上瞒下的官员,谎话连篇的砖家,你们现在是否在暗自庆幸?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就逃脱了?作为无辜新冠受害者的儿子,你们伤害我太深,直到今天,都没有人为你们的瞒报和谎言所造成的灾难道歉,他人的生命在你们眼里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们是逃脱不了的,我天天记挂着你们,我也知道我是你们的重点关注对象,上了名单的人,我的微信,电话内容你们都清楚,你们尽管这么干吧,我是不会沉默的。”

4月28日的微博披露,女儿虽然去世前早已确诊阳性,但“病亡原因”一栏却仍写为病毒性肺炎:“这两天由于保险公司需要女儿的一些资料,家人到金银潭医院把病历复印回来。我在强忍泪水翻看时发现小孩核酸检测报告在2月1日就确诊阳性,可是3月31日社区从武汉市卫健委拿回的死亡诊断证明上病亡原因一栏却写成病毒性肺炎,把新冠两字和谐了。刚开始拿到的时候还没有在意,现在联想到4月17日武汉市修改新冠病亡数据,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武汉市的统计数据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我女儿这么明确的病例他们在统计的时候都可以用病毒性肺炎上报(据我所知武汉其他医院也有很多我这样的情况,也是写成病毒性肺炎,有的人拿着检测报告找到医院要求把新冠两字加上就是不加)可想而知那些没有住进医院或还来不及进行检测的病例。武汉市把新冠病亡人数从2579人一下到3869人。1290人呐占了一半还要多。因为是传染病,病亡后有的当天,最晚也是第二天就火化了,那些没有来得及检测的病例数是怎么得出来的数字,进行了骨灰检测吗。还振振有词的给出了好几个理由 。一个都站不住脚。国家有《统计法》。那么你们公布的数据出现了50%以上误差,《统计法》中统计数据严重失实。这是要追责的,不是发个通报,新闻发布会说一下就完事了的。我们是法制社会!应该依法行事!政府的公信力,也应是建立这个基础之上。”

5月10日 母亲节,杨女士分外悲伤,她在微博上写道:“今天母亲节,睁眼时眼泪已经浸湿枕头,女儿,没有你的母亲节妈妈还给谁当母亲,妈妈的思念和泪水你能感受到吗?你在那边也在想妈妈吗?病中你说作梦梦里没有妈妈,你到处找。现在在那边梦中一定有妈妈,因为妈妈天天在想你!”

5月12日,据来自微博的最新消息称,为女喊冤的杨女士已被当局限制外出。

正如一位网友所言:“现在,它们隐藏了前期的‘隐瞒’,该删除的都删除了,该销毁的销毁了,说过的谎话也死不承认了。看你怎么办?你若还想要追责,你就是给敌人提刀子,你就是不爱国,你就是罪人。连想都不要想,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