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请习近平帮助我家离开疫区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先生,自你主管党天下以来,我家就被居心叵测、变态至极的政法系,一再强行置于饿饭的境地。宫殿是辉煌的,国家是荒废的。为此我声声血、字字泪,前后已陆续给你写了上百次的公开信,到现在仍是于事无补,愁肠百结。

昏天暗地,狼突鸱张。权斗的棋盘上,怎能放过种种可资利用的棋子?你在“2020年全民脱贫”的棋盘上,才刚落子,你的对手就急不可待,将一堆棋子一一给你拱了出来,并以胜利者的姿态嬉笑道:呵呵,他哪里是习脱贫呢?他根本就是习饿饭!

与此同时,你的政敌还向世人一再迂回宣告:“人民领袖”习近平不管人民死活;这“国”的许多事情,压根就不是习近平们说了算,不是法律条文说了算,而一如既往是国中之国的政法老爷们说了算。

在诸如此类的阴毒路数面前,时常得以泪洗面的,何止是被迫害人群?“核心”若你,于黛黑之中只怕也一样是得顾影自怜,掩面而泣。真正“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者,对党魁这般左右开弓打耳光,这“定于一尊”又何从谈起?

习近平先生,在天灾地妖面前,在深根蟠结面前,我能想见你面临了怎样的无奈。在暮色苍茫之中,在黑云压城之下,与大江南北比比皆是的被迫害人群一样,我也更是无奈。这么多年来,种种的凌辱和折磨,不断像炼狱一般向我袭来,我常怀疑自己所出之处,是否确真是人间。

为给一家老小求得温饱,我也曾放下自尊,向政法官员提出了种种至少能让我家免于匮乏的变通方案,但所遭遇的,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本该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政法系,在令人发指的虐杀无辜面前,年深岁久朋比为奸,反向作为,近年又变换了虐杀手法,将饿饭这般下三滥的路数,一而再、再而三,居然也能如此这般,堂而皇之使得出来。

一个无辜学子的惨烈消亡,在蛮荒之地招来的,是一群又一群的饿狼,在伸手不见五指中,狼群一个比一个更是起劲地大快朵颐人血馒头。佛山惨案后,我夫妇俩就成了惨案的人质,就成了“维稳”者们怎么也不肯放手的经营对象。早在多年前,我就多次申办过护照,从当年的“特控”人员,到而今的“在控”人员,都一样是求而不得。

再看看满目的惨像万千,再听听四野的悲声四起,天若有情,天见了疫区的非人间景象,想必天也要流下泪来。这回祸延全球的世纪瘟疫,迟早会有划上休止符之时,而疫区公权的妄为、残暴、冷血、缺德、无耻等等,却形同瘟疫般,在这“国”蔓延、扩散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何日是尽头。从某种层面而言,这“国”,一直以来是疫区!

这样的疫区,这样的“国”,让身处其间者,又怎么去油然而生国家认同感?在乡亲可以公然迫害乡亲、邻里可以暗地监控邻里的现实面前,又怎么让人去爱国或是爱家乡?豺狼当道的疫区,已沦陷得连人之为人起码的安全感、尊严感、生存权等等,都得不到该有的保障,任何人此际想到的,就一定会是逃离疫区。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为人子为人父,你也同样有一个女儿。在杀个无辜的孩子,都只需编一通故事的匪区,无辜学子廖梦君从2006年含冤莫白到现在,我的女儿生不逢时,今年已经7岁了,不仅连温饱的问题都得不到妥善的解决,还一直面临着怎么接受教育的问题。请问习近平先生,她有没有吃饭的权利?她有没有上学的权利?

习近平先生,请你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请你重温一下古训所说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若是你在政法系面前还能说得上话,那么请你高抬贵手,助人为乐,为一个苦难的家庭费点口舌。请让相关方面也给我办本护照,请帮助我家离开疫区,请让我家免于再被虐杀。至此,我一家老小又被人为饿饭半年多了。请问习近平先生:我家怎么就没有免于饥饿、免于匮乏的权利?

写于2020年5月12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49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