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戴高乐号染疫的背后因素(上)

肇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5日讯】中共肺炎疫情重创法国,并殃及法国军事力量。截至4月19日,法国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上1760名舰员中,1081名舰员确诊染疫,几乎占总数的三分之二。这一惊人讯息一直牵动人心,这是否关涉法国军事战力?是否影响法国国防力量的安全?

4月18日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弗·布兰切(Christophe Blanchet)在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视频会议中,曾向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莉(Florence Parly)这样提问,“中国(中共)是否成功用这个病毒打击或降低了我们的战斗力?”

满载排水量4万2500吨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不仅是法国现役的唯一,也是美国以外唯一的全核能动力驱动、配备蒸汽弹射器的航空母舰,代表着法国军事力量的实力。

国防部长帕莉曾表示,法国战斗力尚未被降低,除了戴高乐号,其余的军事力量并没有遭到病毒打击。那么究竟为何偏偏戴高乐号成为中共病毒的袭击目标?

大纪元《特稿》指点迷津,这场席卷全球的中共肺炎病毒正是针对中共而来,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与地区在这场大瘟疫中沦为重灾区。

戴高乐号会遭中共病毒严重侵袭让人深思,这其中到底与中共又有着怎样的关系?法国的军事力量里也渗透了中共共产主义因素?戴高乐号舰员染疫的背后,又折射了哪些法中之间的“危险关系”?

深入调查 布雷斯特或成感染源

法国海军遭遇如此严重的打击,震惊了全世界,法国国内和国际的媒体舆论聚焦在戴高乐号上的病毒来源。虽然目前戴高乐号的海军士兵几乎都已经康复,但是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质疑,关系法国国防命脉的海军主力,到底是如何染上中共病毒的呢?

据《费加洛报》报导,5月11日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莉在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公布了两份调查结果。戴高乐号2月21至26日间首次在塞浦路斯停留,之后便是3月13日到16日在布雷斯特停留,期间有外部人员和设备被送上航母,帕莉表示正是这其中的某个时期,病毒被带到了航母上。

实际上,为调查清楚航母上病毒的来源,法国国防部早前下令进行了两项独立调查。一项为指挥部调查,另一项为流行病学调查。两项调查不仅关于航母上舰员染疫的来源和途径,同时关于指挥部对疫情危机的处理过程。

4月19日,法国陆军参谋长、陆军上将弗朗索瓦·勒坎特(François Lecointre)在接受电台France Inter采访时曾透露,戴高乐号极有可能是在3月13日~16日在法国西北部布列塔尼的布雷斯特(Brest)军港停留时接触到了病毒。

2020年1月末出航执行军事任务的戴高乐号,在布雷斯特停留之后,不再与外界有其它接触。在布雷斯特停泊期间,不仅有外部人员曾到母舰上来过,一百多名舰员也曾离开航母登陆。之后4月初,航母上便出现确诊染疫病例,戴高乐号也被迫停止军事任务提前返回土伦军港。据悉这次戴高乐号出航是进行法美两国共同参与的最高级别军事任务“福煦计划”(Mission Foch),然而,美国航母罗斯福号也同样遭受疫情打击,这项任务也被迫暂停。

海军参谋长、海军上将克里斯托弗·帕祖克(Christophe Prazuck)透露,有三分之一的舰员的家人在布雷斯特,当戴高乐号停留在布雷斯特时,这些舰员曾登陆去探望家人。那么是否这三分之一的舰员在登陆接触家人的过程中感染了病毒呢?两项调查结果却没有给予肯定明确的回答。

与此同时,法国媒体早前报导的另一个惊人事实,也再次浮出水面。那就是西北部布列塔尼大区是遭受中共间谍渗透严重的地区,当地海军和中国女留学生结婚的事例近年来猛然突增。

大量中国女留学生与法国海军结婚 真相扑朔迷离

2019年6月5日,海军中将、核潜艇和海洋战略指挥官伯纳德-安托万·莫黑尤(Bernard-Antoine Morio)在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做年度报告,国会议员约阿希姆·桑-弗尔盖(Joachim Son-Forget)指出越来越多年轻的中国女孩似乎正“瞄准”布雷斯特的国家海军军人,“曾经一度有大量的中国女留学生出现在布雷斯特,我们非常担心她们与我们海军之间的关系。”

法国政经杂志《挑战》专题调查记者安托万·伊赞巴赫(Antoine Izambard),曾在《法国-中国,危险关系》(France-Chine,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一书中,援引了法国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和国防秘书处2018年7月的一份机密文件,在布列达尼的军人和从事军事相关的工程师,与中国女留学生结婚的数量令人吃惊地上涨,这些中国女留学生大多来自西布列塔尼大学(l’Université de Bretagne Occidentale ) 和布列塔尼高等技术工程师学校。

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前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的燕子计划,即大量前苏联女特工,她们的任务就是收集枕边人的情报。另一位调查记者弗朗克·雷诺(Franck Renaud)也曾出书《法国大使馆的门背后》揭露,一位法国安全局官员在北京工作时被女翻译背叛的事实。

法国目前有3万多中国留学生,未来会升到5万,伊赞巴赫还指出,“法国反间谍机构目前已经不堪重负了,怎么可能控制得了那么多人?”究竟真相到底如何,目前尚不可知,然而伊赞巴赫的疑虑却不容忽视。

然而法国军队方面显然对中共在军事方面的渗透的重视尚不够。根据法国媒体的消息,莫黑尤指挥官在回应桑-弗尔盖议员的问题时,仅回答“应由国家情报机构来分析法国海军的安全状况,并向其通报可能的威胁。”

布列塔尼 法国军工重地 中共间谍渗透的目标

位于布列塔尼大区内的布雷斯特是法国位于大西洋的重要港口,同时是法国第二大海军军港,也是法国(海军)军工制造的重要基地。自1631年起,布雷斯特就是法国军港,其发展历史更与法国海军的历史息息相关。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得不论最小型的游艇还是美国尼米兹型号巨型航空母舰都可以在布雷斯特的海港停留。

1972年法国海军在布雷斯特的长岛(Île-Longue)开设了核武器潜艇基地。至今,这里仍然是法国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的重要基地。而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正是在布雷斯特制造完成。

安托万·伊赞巴赫在《法国-中国,危险关系》一书中指出,位于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大区吸引中共间谍的注意,正是因为其在法国军事系统中重要的据点地位。法国海军和陆军多个机构,圣西尔-科蒂奇丹陆军军官学院和兰维奥克海军军官学院,法国国家网络防御系统,以及拥有四艘核动力潜艇的长岛基地,这些都是中共间谍希望渗透的地方。

就在不久前布列塔尼大区一家新创公司发生了一起间谍案,该公司一名中国员工竟是中国最大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的海外间谍。此外伊赞巴赫还指出,位于布列塔尼的一家法国精英工程师学校其中10名中国博士生,正在从事军用机器的研究。这些博士生全部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该所大学目前由一个中共政权机构管理,该机构专门负责为中共军队设计和购买武器系统。

专门从事情报报导的网站“情报在线”(Intelligence Online)的消息说,2019年9月法国阵风战斗机(Rafale)的飞行员,曾被几家中国公司“找上门来”,而中共军队显然对阵风战机在海军航空作战的信息感兴趣。

根据伊赞巴赫的调查,法国情报机构显然对中共在法国的渗透保持着高度警惕,然而法国的政客们却因为渴望中共在法的投资,而对情报机构的警告选择“视而不见”,不仅如此他们更期望与中共进行更大规模的合作,哪怕存在被中共窃取尖端科技和知识产权的风险。

疫情下法国帮助中共建立武汉P4实验室的风波仍在持续,众多的国际媒体和法国媒体指责法政府的“天真”,原本中法合作的P4实验室计划最终演变成中共独大的独角戏。

与此同时,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项目仍在蠢蠢欲动,即法国能源集团阿海珐(Areva)旗下专注核燃料循环的欧安诺公司在中国建立核废料处理工厂的项目。

这一项目已经持续了将近20年的协商,2018年马克龙首次访华时曾与习近平宣布预计2020年1月31日签订协议,然而复杂繁琐的协商显然仍没有结束。这一合作协议对于欧安诺公司是价值两百亿的大单,然而法国本土众多专家指出这项计划具有极高的风险。在中国设立这样的工厂,极有可能让中共掌握核技术相关的机密信息。

根据《费加洛报》报导,一位法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曾指出中共从不掩饰希望通过这种手段获取西方技术的意图,“中国已经不是世界工厂,向中共开放会让其获得那些他们没有的知识和技术。这些手段有可能是偷盗,但大部分是通过看似正当的自由协议而获得。”

这位专家解释说,法国曾给中国台山核电站提供两座先进压水反应堆(EPR),就在台山核电站的入口,四块指示牌写着中共的目标:“我们买的是国外的技术;我们消化它;我们在国内进行复制;我们再出口”。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