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班农:暴政即将崩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5日讯】【世事关心班农:暴政即将崩溃:中共官媒首先攻击了麦克•蓬佩奥。然后把矛头指向史蒂夫•班农。据说班农会见了武汉P4实验室一名叛逃的科学家,这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中共官媒先攻击了麦克·彭佩奥,然后再把矛头指向史蒂夫·班农。

 萧茗(Host/ Simone Gao):“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他们现在针对您?”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认为他们现在向我放话的原因是,我一直在媒体上发声。”

 萧茗(Host/ Simone Gao):“据说班农会见了武汉P4实验室一名叛逃的科学家。这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但是,我想告诉你,中共有很多好人对中共隐瞒疫情感到愤怒。并希望成为吹哨人运动的一部分。”

 萧茗(Host/ Simone Gao):“您能否多少确认一下是否真有一位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出来的科学家?有这么一个人来了美国?”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要对你们说,你们到时候会看到的。”

 风暴即将到来吗?北京隐瞒了疫情,国际社会的反击力度是否会达到六四屠杀后的水平。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与“瘟疫作战室”的主持人史蒂夫·班农进行了讨论。

 萧茗(Host/ Simone Gao):“班农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和我们在一起。”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谢谢你,萧茗”

 萧茗(Host/ Simone Gao):“中央电视台(CCTV)昨天播出了一个对您进行攻击和谩骂的节目,称您为极右派人士。是一个胡言乱语、顽固、没有道德的反华分子。您要回应这些谩骂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当然,这表示我们的节目开始起到了作用。我们向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地人民控诉中国共产党罪行的努力开始起到了作用。中国共产党非常紧张。他们担心什么?他们担心世界上的自由人民,将与中国的老百姓携起手来,并让中国共产党对它们所犯下的,引发这一场大瘟疫的罪行负责。”

 萧茗(Host/ Simone Gao):“为什么是现在呢?它们为什么现在以您为目标?他们想达到什么目的?”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认为它们现在瞄准我的原因,是我一直在媒体上发声,我有一个名为‘瘟疫作战室’的节目,这个节目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大量观众。记住因为有GTV和郭的新闻,而且当我们在《大纪元时报》做特别节目时,是用中文字幕的,我们穿越防火墙进入VPN,实际上将真相传给了中国人民。因此中国共产党非常担心美国人民的觉醒、欧洲人民在觉醒、全世界的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正在觉醒,中国的公民们明白,他们在世界各地拥有兄弟姊妹支持他们争取自由的努力。”

 萧茗(Host/ Simone Gao):“中共有对您进行死亡威胁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一直都受到中共的威胁。这就是我有保镳的原因之一。我一直都受到来自中共的威胁。我不知道是否是中共官员,但至少他们表示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中共的威胁我不担心,事实上让我更有力量。因为我知道我们有产生作用,习应该害怕、王岐山应该害怕、共产党它应该害怕。因为它们天数有限。”

 萧茗(Host/ Simone Gao):“在中央电视台发表的批判文章的结尾,它提出了一些问题,我来引用一下它们的话,‘美国于2月6日首次有人死于COVIC-19,该人没有中国旅行史,美国到底是什么时候首次发现被感染的患者的?’这就是他们的问题。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美国歧视和禁止与疾病作战的人们的声音。最后,加拿大媒体报导说他们的早期病例来自美国而不是中国。美国对此有何解释?它们想做什么?”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这很容易解释。央视是一个政治宣传部门,它们是中国共产党的喉舌。《环球时报》是个喉舌、《人民日报》是喉舌,所有新闻部门都是喉舌。它们是最凶残的独裁统治的宣传武器,它们就是如此,是世界历史上最嗜杀的独裁政权,它们杀害的中国人比历史上任何其它政权都要多。包括纳粹在内、包括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者、日本的军国主义政府、苏联、苏维埃,这是一个嗜杀的独裁政权,央视–它们的评论员以及其它所有宣传分支机构的写手都是为宣传服务,因此它们正在努力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我们所知道的事实是瘟疫从武汉开始,告诉我们事实的(那个人)是武汉的伟大英雄李医生。最初是在12月的最后一周,他和他的同事告诉我们,武汉发生了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和社区传播。中共知道这一点,中共应该懂得,现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实验室内部有很多人在发声,想与吹哨人联系,有些吹哨人正在外界联系并提供详细信息。因此它们的谎言和虚假陈述将被戳穿。我们知道在武汉有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在社区传播的事实。它们在12月的最后一周就知道了这一点,它们之所以隐瞒这些信息,主要是因为它们想在美国签署贸易协议,并且想去达沃斯,因此它们把一切保密,直到农历新年时它们才终于慌了,然后设定了旅行限制,然后(该病毒)显然在武汉爆发,因为它们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这就是为什么, 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武汉的可怜的市民们,中共有一切机会尽早制止这种情况。实际上,我们知道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告诉我们,如果中共在12月的最后一周采取了负责任的行动,就能避免95%的死亡,95%的痛苦和苦难,95%的对经济的冲击,这机会就摆在习近平、王岐山和它们其它同伙的面前。(所以)世界将追究它们的责任,他们可以随意发脾气,也可以针对史蒂夫·班农发表任何批评,它们可以针对与我有联系的所有人发表任何评论,它们可以针对世界上自由的声音发表任何评论,例如麦克·彭佩奥和其他人。但这是徒劳的,这事会进入司法程序,它们的资产将被没收、它们的个人财产将被没收、中共的资产将被没收,最终它们将在武汉受到一次纽伦堡式的审判。因为它们给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乃至世界其它地方的人们造成了一场生物的切尔诺贝利灾难,要有审判,它们将在纽伦堡式的审判中受审。武汉市民将代表人类对中共做出判决。”

 萧茗(Host/ Simone Gao):“太好了,我认为令人惊讶的是,当所有这些信息都被披露出来时,它们仍在努力宣扬这种说法,说美国是该病毒的起源,病毒它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美国。”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听着萧茗,它们正惊慌失措,它们正在竭尽全力求援。它们明白世界上个人都知道这是个笑话,它们确实明白,记住所有的情报机构、所有的公共卫生(组织),从世界卫生组织到加拿大国立卫生研究院、英国国家卫生局、澳大利亚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大家都在调查,一切都指向武汉,这一切都指向了中共的无能和腐败。该政权立即采取行动维护自己对人民的控制,这就是为什么当所有事实都被揭示出来时,它们将首先受到中国人民,其次是美国人民,再其次是世界人民的谴责。”

 萧茗(Host/ Simone Gao):“您说过诉讼,我不知道这些诉讼实际上会导致什么结果?我的意思是,中共实际上有可能补偿世界吗?我认为可能性很小,但是您说过,我们可以在美国没收它们的资产,还有别的办法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你错了,概率很高。首先国会,我们可以快速行动,而且现在呼声最高的办法是可以用JASTA(反恐怖主义赞助者法)来基本上没收中共的资产。就像我们在911后对沙特阿拉伯做的那样,请记住911 受害者和沙特王国之间的诉讼案,案值有500亿美元。我们有权剥夺中共的主权豁免权,让州政府对它们进行追责,让个人、让联邦政府追究它们的责任,中共将为此付出数十万亿美元,它们将赔到破产为止。不仅如此,这是对习近平和王岐山,以及所有其它黑帮份子们的警告。它们在美国、伦敦和整个西欧的所有资产都将被没收,它们不会有任何财富,它们所做的只是从中国人民那里偷的,将偷来的钱换为美元带出国,然后投资于纽约的房地产、洛杉矶的房地产、伦敦西部贝尔格莱维亚的房地产,在肯辛顿,所有这些地方,骑士桥,它们在全世界拥有所有这些房地产,曼哈顿,所有这些都将被没收。中共隐瞒疫情,世界人民将因此而要求赔偿,坦率地说,世界人民在这里完全是无辜的,坦率的讲,我们要争取的目标之一就是确保武汉和湖北省的人民,让中国公民从中共那里获得适当的赔偿,这将使中共破产,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抛出这些荒诞的东西。哦,你无法这样做,没有相应的司法体制。它们完了。”

 萧茗(Host/ Simone Gao):“我们知道中美的经济有相当程度的关联,人们担忧的是,如果中国经济崩溃,是否会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您对目前的经济有这个担心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们不必让中国的经济崩溃,我们要做的是让中共崩溃。没有哪个人,尤其是我,想让中国经济崩溃。我们是大力支持中国人民,请记住,中国人民是地球上最体面、最勤劳的人群。当您看到华人来到施行英国普通法的香港,来到施行英国普通法的台湾或新加坡,萧茗特别是来到美国的所有您的华人同胞,他们的事业蓬勃发展、兴旺繁荣,当他们拥有法治,并有机会自由自立的时候,无论在欧洲、伦敦、美国还是香港,他们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你看,那些华人不仅富足,他们还很幸福。为什么华人不能在中国享有富足、快乐、和自由,这不太荒谬了吗?这是真正的种族主义,中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种族主义组织,它们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中国人民,不允许人民自由的获取世上的信息,华人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群之一,看看所有我认识的在美国、香港和台湾的华人,以及我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朋友,中国人在整个世界的发展过程中都非常努力,非常博学。都在紧跟世界的动向,但是中共却把中国人民当作动物对待,它们甚至不让人民通过网路与世界互动,它们对待人民像对没启蒙的小孩,总说人民还没做好迎接民主的准备,你猜怎么着如果印度、欧洲、美国、墨西哥和巴西都具备实行民主的条件了,依我看,中国也具备实行民主的条件了,中国人民也做好了实践民主的准备,所有的悲剧、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死亡,所有的破坏都是由中共和习近平、王岐山及其党羽造成的,它们想怎样胡来就可以怎样胡来,它们想说什么就可以随意说,它们可以设法收买西方和在达沃斯开派对的所有“精英”,那也改变不了什么,那也没用。是全世界人民要求赔偿,它们必将面对世界人民,必须为自己的罪行和行为负责。”

 萧茗(Host/ Simone Gao):“很高兴您告诉我您对中国人的感觉。我们聊了很多,您对中国人民表示了敬意,能否请您告诉我这就是中共搞不明白的地方,它们诋毁您、骂您恨中国、恨所有中国人,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能否告诉我一些关于您自己的事?比如,您的经历中有关中国的那部分?”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那是一派胡言,因为我每天都在播节目,而且有中文字幕,节目会穿过防火墙,所以中国人知道我对他们很有好感。当我加入海军的时候年纪很小,只有十几、二十岁,最向往的是去太平洋舰队服役,那样好去中国。我出生于美国东海岸诺福克这个海军城镇,但我从没有在大西洋舰队服役,一直想去太平洋,我想去太平洋的原因是想去中国,所以我被分去那儿了。”

 萧茗(Host/ Simone Gao):“那您为什么想去中国呢?”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从小就一直对中国人和中国着迷。我读了中国的所有历史,所有关于中国的书,我就是一直对亚洲、对中国感到很亲近。我小时候就仔细学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一直想去第七舰队服役,这是美国一支伟大的舰队,从根本上击败了日本帝国海军,我也对日本人民有好感,所以我就是想接近所有亚洲的文化,但中国最特别。我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是当年我们的驱逐舰靠近香港,我想是在1977年,我们第一次去香港,然后我上了岸,那真是太神奇了。所以我就是对中国人民充满了好感,感到很亲近,我热爱那里的文化,那里的社会,我一直感到很难过的是中国人民没有自由,当权者给出来的借口总是,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有自由,他们没有准备好有民主。我会说他们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人之一,他们努力工作,非常重视家庭,是非常体面的人,正如我说的那样,当您看到他们在香港有民主,他们在台湾拥有民主,在新加坡他们有民主,他们在美国和英国拥有民主,而且他们发展的很好,您给中国人民法治,给他们民主,那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发展,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困境,事关中国人民的自由问题,这就是全部的关键所在。”

 萧茗(Host/ Simone Gao):“让我们再回到中共和中国经济。如果中共今天崩溃,您不认为中国经济会因此崩溃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中国经济绝对不会崩溃,在中国改组并成立新政府的过程中,人们可能会感到不安,像苏联解体后,东欧一些地方经历过的。但是试想一下,如果中国人民自由了,拥有民主和真正的自由,不必再面对防火墙,不必再有社会信用分数,没有人会再像李文亮医生那样,面对威吓签什么悔过书,被迫承认自己是谣言贩子。当这一切都消失了,那该是多么伟大,经济会略有下降吗?是的,经济可能会下降,转变初始阶段不会事事完美,但是由于中共的暴政以及它们在这次瘟疫大流行中所做所为,中国的经济已经在崩溃了,中国的第一季度很糟糕,第二季度也非常糟糕,工厂没有得到支持,工人也没有安全感。记住,在中国现在又有一波疫情,但它并没有影响到那帮北京的家伙,因为它们完全处于隔离状态,如果您去五环或六环,您就无法再回到紫禁城周围的区域,那不就是隔离吗?因为那些人要保护自己,它们知道这病毒有多致命。因此这展示了中共领导层的虚伪,中共倒了,中国会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吗?也许会,但是那时中国将回归盛世,因为中国获得了自由,不是吗?民主自由的原则在全世界哪里都适用,如果我们想为整个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很简单,现在该让中国人民摆脱独裁统治,西方精英已经从(与独裁政府合作)中赚了钱。他们(给中共)提供资金,他们(给中共)提供技术,现在该让这些“精英们”承担责任了。他们必须被清除到一边,只有中国人民才能解放自己,但世界各国人民必须团结起来,提供帮助和协助,帮助中国人民实现自由。”

 萧茗(Host/ Simone Gao):“互联网上传说,您与来自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一位高级科学家会面了。您能透露一下吗?”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不想讨论网上的传闻。但是我告诉你,中国有好多的人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很愤怒,希望加入爆料者的行列,因此中国大陆的人、香港的人,以及其他知道真相的人已经在联系这些爆料人,有些人真的想把事实和真相公诸于世,让中共不能再就此疫情撒谎,因此中共该是不放心中国人民了,因为中国人民已经厌倦了中共的谎言,厌倦了中共的残暴,厌倦了中共对待中国人民的方式,中国人民已经受够了、已经厌倦了,他们厌倦了被当作动物对待,他们已经厌倦了做世界上的二等公民。为什么全世界的人、印度人、中东人、非洲人、欧洲人、墨西哥、巴西、南美、所有的人,美国人、加拿大人都能自由上网,自由的和世界上任何您想联系的人交谈,自由的访问网站、和人交流。而只有中国人、就像朝鲜人、还有伊朗人也一样,被当作奴隶对待、被当作动物一样对待,他们不能有自由贸易,不能自由的交往,他们就像儿童不能自由的交换信息,但中国人民不是无知的蒙童,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文明,中国人民是一群高尚的人、好人,是时候让他们重获自由了,鉴于我们再20 世纪所经历的这一切,看到中国人民在21 世纪生活在极权专政之下,简直让人出奇愤怒。如果这次瘟疫流行有什么好结果的话,可能就是中国人民获得自由,大家必须明白,如果你支持中共,那你就是种族主义者,如果你支持中共,那你就是仇外,因为你是在支持地球上最坏的人来压迫14亿中国人民,而你也要承担一份责任,支持该政权的任何人都将被追逐责任。毫无疑问,中共这个政权必将崩溃,就像纳粹分子、像墨索里尼、像法西斯主义者、像苏联一样倒下,这些总是要倒台的,下一个要被踢进历史垃圾箱的就是中共。”

 萧茗(Host/ Simone Gao):“我想在问一下,您能以某种方式确认一下是否真的有一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来了美国?”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中国有很多、很多好人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愤怒。他们对中共压制信息感到愤怒,对中共销毁证据感到愤怒,对中共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让他们愤怒的是中共当局任由武汉和武汉的市民被(疫情)摧毁,那里每个人病死的家庭无法哀悼死去的亲人,不能参加每年的扫墓,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领回来的是不是自己家人的骨灰,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北京当局强加给你的。我不回应网上流传的话,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看到有很多中国人讲出真相。”

 萧茗(Host/ Simone Gao):“我们一直在谈中共,但现在我想谈谈美国。您知道美国疾病控中心在中国有一个分支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捐赠了370万美元,您认为这种合作关系的本质是什么?”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认为在世界各地、世界卫生组织、生物医学高级研究所和发展管理局、澳大利亚国立卫生研究院,人们一直在试图提供帮助,原因是世界其它国家希望帮助中国人民,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援助将有利于中国人民,对于这个事情我们需要仔细审视。现在人们正在调查和研究美国的这笔捐款,这笔钱是用来在中国做研究的,这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全球调查的一部分,你会发现参与的还有世界卫生组织、欧洲、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一些单位,也许还有其它的一些地方,我们会知道的,但结论是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帮助中国人民,西方人长期以来一直想要了解非典(萨斯)有多严重,并确保他们能够为中国人民提供某种帮助,以确保类似非典的病毒再也不会危害中国人民。”

 萧茗(Host/ Simone Gao):“那么据您了解美国的机构,比如疾病控制中心对武汉实验室的情况有多了解?”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什么,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答案。这些捐款基本上被用来支持主要研究人员的研究,无论是来自澳大利亚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捐款,还是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或者是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捐款,我想他们可能在香港有一个可参照的实验室来对研究工作进行监督,或者至少是做一些协调工作。但很明显,所有的调查、所有的研究都将由中国科学家在武汉完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看到的,人们提供资金在不同的地点进行研究,这是在全世界都通行的做法。这就像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澳大利亚、法国和英国的国家卫生研究院,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有拨款,但那是为了让那些国家的科学家进行他们的实验,这就是为什么我称它为生化版的切尔诺贝利,很明显中共没有进行管控,没有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两个实验室,P2实验室和P4实验室进行应有的监管,很显然是监管水平不达标,我们之所以不了解具体情况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甚至不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那里获得信息,中共控制着它,我们今天仍然无法进入那里。直到今天,我们仍不知道我们得到的是否是正确的基因组序列,我们仍不知道我们是否拿到了最初的病毒(样本),所有信息都被中共封锁了。还记得1月1日,中共在外界开始调查之前去了海鲜市场,对它进行了消毒和清洗。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它们想确保外界拿不到任何证据,以防有人能证明这个病毒不可能来自海鲜市场,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没有把海鲜市场封起来,并确保国际调查顺利进行,以使每个人都能清楚的见证这一过程,而是立即对它进行了消毒和清洗来隐藏它们对罪行,就像它们所有的论文一样,一切都是从提供信息的第一阶段开始的,它们停止了所有这些,它们销毁了信息,这就是它们管理武汉的方式,这就是它们运作武汉实验室和其它实验室的方式。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发现,它们在那里做的实验是在缺乏监督的情况下做的,这和切尔诺贝利的情况非常相似,还记得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的原因吗?原因是他们在反应堆上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在训练不足、准备不到位,也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做的这个实验 。这导致了反应堆的熔毁。莫斯科的苏联共产党又是如何应对的,他们首先试图防止任何信息泄露出去,因为它们自知有罪,因为它们没有有效的管理这件事。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武汉,这就是它们为什么恨我的原因,因为我说这是一场生化版的切尔诺贝利事件,它们也明白切尔诺贝利事件是最终导致苏联政权崩溃和被推翻的原因之一,它们知道这将导致今天的北京政权被推翻,但是这将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这个圆满的结局就是中共的倒台和中国人民迎来自由。”

 萧茗(Host/ Simone Gao):“非常感谢您,班农先生。您自己多保重。”

 史蒂夫·班农(瘟疫作战室主持人):“谢谢你,萧茗!非常感谢。谢谢《大纪元》的工作人员。我真的很荣幸能受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