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0国同仇敌忾 状告中共瞒疫播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5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球蔓延,遭来国际社会排山倒海追责、索偿。两名土耳其律师说,目前已有近40国向中共提告,控诉中共隐匿疫情,未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真实资讯。

近日,土耳其媒体《Hurriyet》报导,2名律师向首都安卡拉民事初审法院提出诉讼,指控中共政府失职,向外界公开的确诊数不正确,以及在吹哨医生李文亮试图警告大众时,遭到噤声。

其中一名律师说,已经有近40个国家同样就中共肺炎疫情向中共提告求偿,许多土耳其的客户也向他申诉,公司因疫情影响受到冲击,认为土耳其司法系统可参与提告,无论是个人或是企业,只要因疫情受害者都可向中共提告。

截止5月15日,全世界确诊总人数达到440多万,死亡人数达30多万。因统计含中共和伊朗等专制政权的发布数据,此数字受到严重低估。

而美国确诊感染的人数已经高达130多万,死亡高达8万多;土耳其确诊数14多万,4000多人死亡。

美详细说明中共瞒报情形

美国总统川普多次表示,中共当局隐瞒疫情真相酿成全球危机,这次疫情是美国遭受的最严重袭击,严重程度超过越南战争及日本偷袭珍珠港和911恐怖攻击事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也多次强烈谴责中共隐瞒疫情,并详细说明中共瞒报情形:去年12月底武汉中心医院急诊室医生艾芬,首次在网路上分享一名病患感染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信息,她的同事李文亮医生与同行分享此报告。

隔天,12月31日,武汉当地的卫生官员表示,他们正在处理十几名不明肺炎患者,几天后,中共官员以散播网路谣言为由,拘留了李医生及其他七人。

蓬佩奥说,中共当时就看到了这场紧急公共卫生危机,中共原本可以避免全球数十万人的死亡,避免世界陷入经济危机。然而中共没有这样做,它们掩盖了武汉的疫情,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1月3日下令销毁病毒样本,令勇于发出警告的中国公民失踪,中共还利用宣传机构谴责那些要求讯息透明的人。

直到今天,中方仍然拒绝分享确保人类安全所需要的讯息,例如病毒分离株、临床标本以及2019年12月多位中共病毒患者的详细资讯,更不用说零号患者的资讯了。

蓬佩奥表示,如果不知道病毒起源、没有病毒样本,疫情可能再度发生,“这就是风险。”“我们只要求它透明、公开、以及做一个可靠伙伴,这也是我们对每个国家的要求。”

世界各国追责中共

面对中共隐瞒疫情,4月下旬,已有包括美国、英国、澳洲、印度、埃及、意大利等至少40个国家的官方和民间组织,提出向中共索偿、要求中共为瘟疫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索偿金额达775万亿美元。

在美国更有多位国会议员推出各种追责制裁法案。除了美国外,澳洲总理莫里森和外交部长佩恩近日也呼吁国际社会,针对疫情起源和扩散展开独立调查。

澳洲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表达彻查病毒起源的决心。他认为,如不允许独立调查,各国未来就无法克服病毒威胁,中共必须透明,才能避免疫情再次发生。

瑞典卫生部长哈伦格伦(Lena Hallengren)日前也在议会中表示,当疫情获得控制之后,必须展开跨国且独立的调查,厘清病毒的起源和传播途径。

哈伦格伦强调,“调查整个国际社会包括世卫组织对疫情大流行的处理,也是相当重要的事。瑞典外交部长林德(Ann Linde)也说,关于WHO的调查必须进行。

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也于近日直言“全世界都希望澄清病毒的源头”。他说,“只有学术能明确回答这个问题,而非政治,中共可以借机证明自己处理病毒到底有多透明”。

德国《法兰克福广讯报》评论,这次疫情造成重大损失,是承平时期从来没有过的,光凭这一点,人类就应该弄清楚病毒的起源。

法国总统马克宏告诉《金融时报》,中共在处理中共病毒疫情方面存灰色地带,而且“显然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也曾表示,她希望中国与欧盟和其它国家合作,深入调查病毒如何产生,建立能够真正发挥作用的早期预警系统,为下次疫情来临做好准备。

她指出,“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病毒何时开始。”冯德莱恩也敦促各国必须从此次危机中汲取教训,提高透明度。

澳洲联邦参议员史托克(Amanda Stoker)称,世界各国可以对国际法庭提出诉讼,并以类似纽伦堡大审的方式,使北京当局接受审判。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同盟国的美国、英国、法国及苏联军事法庭,在纽伦堡审判了纳粹战犯,纽伦堡大审可说是近代史上重大事件。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