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为女喊冤被软禁 武汉母亲求天惩瞒疫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6日讯】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地武汉死了多少人至今仍是谜,现在中共又加大力度打压死者家属。武汉一位母亲杨敏,因为替死去的女儿申冤遭到软禁。日前,一段她哭诉的录音传出,她谴责政府隐瞒疫情,害死女儿,求老天惩罚隐瞒疫情的人。

杨敏最初在微博上为感染中共病毒离世的女儿喊冤,并取名“哭泣的亡魂”。之后微博账号被封,她又走上了街头,身背“冤”字,带着女儿的遗照,以及写着“政府隐瞒疫情真相”、“还我女儿”的纸板。

5月11号,杨敏先是前往武汉市委信访办递交申诉状,被4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强行拖走。后来她又去市委办公室申诉,再次遭到工作人员的暴力驱赶。胳膊被拉伤。

武汉市民杨敏:“我只是想为我的孩子申冤,政府隐瞒疫情,造成我的孩子死亡,我的孩子24岁。大家有良心的都跟我听着,都帮我传播一下。我的身份证号全部在我的申诉材料中,我保证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

杨敏的独生女儿叫田雨曦,1月16号去协和医院就医时感染中共病毒。当时中共还不承认病毒会“人传人”,武汉市卫健委从6号开始,就一直没有通报新增病例。而完全不知情的几万名武汉市居民,还被组织参加了1月19号在百步亭社区举办的万家宴。有些公职部门还举办了联欢会,造成疫情大扩散。

杨敏本人也是染疫幸存者,为女儿申冤成为她活下来的唯一动力。

杨敏:“我孩子是2月6日死的,58天,我要申诉,是因为要政府惩治隐瞒疫情的官员。我的时间点都在上头,11、12月份就知道有这个病,不跟大家说,周先旺继续主持万家宴。为什么不通告武汉市的人民群众,这是把武汉市群众害死了。”

美联社取得的中共内部备忘录文件显示,1月14号中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和省级卫生官员的秘密电话会议上,就强调“疫情可能发展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但一直到1月20号当局才告知百姓疫情会人传人。

杨敏在申诉材料上说,由于政府瞒报疫情,欺骗民众,直接导致她女儿和无数无辜的群众死亡,间接的导致了无数家庭的破碎。

杨敏就此提出三大诉求:一、追究瞒报疫情官员的法律责任及反人类罪行,并公开事实真相,向所有死难者家属道歉。二、赔偿死难者家庭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三、她将保留向媒体网络执法申诉的权利。

前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说,杨敏的诉求是合情合理,也代表了众多武汉受害者家属的心声。

前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他们都是相信政府、相信这些官方媒体的情况下,他们也认为没有人传人这种疫情,所有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没有任何的防护,包括医院也没有采取合适的防护,这就导致了他们感染。”

杨占青说,政府不但没有给予任何安慰和补偿,反倒叫家属噤声,更不允许追责和索偿。

由于杨敏不断喊冤,从5月12号起,她被软禁在小区无法外出,电话也打不通。有正义人士把她的喊冤录音公开,还原了她11号申诉的实况。

杨敏:“我不帮我女儿申冤,我就白当她一场妈呀。你不知道她死的时候有几惨啊,那个眼睛看着我,都难受啊我不能想啊,老天啊,我的孩子25岁啊?哪个来救我啊?老天啊,把我的姑娘还给我啊?老天啊,你睁开眼睛啊。你要惩罚那些人啊。政府隐瞒疫情,害死了许多人啊,把我的姑娘给害死了,求老天爷给我作主啊。”

事实上,杨敏的家庭只是这次疫情中武汉千万个家庭的一个缩影,还有不少家庭惨遭灭门。

武汉丁先生曾经告诉新唐人,数万个家庭亲历人间地狱,忘记了哭泣,他家也有两人感染中共病毒。丁先生斥责,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政府主导的大屠杀。

采访/陈汉 编辑/李韵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