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段子:川普和习近平通电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6日讯】中共病毒持续蔓延,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多次批评中共隐瞒疫情。近日,他更警告,美国可能切断与中共的整个关系,并表示现在不想跟习近平说话。有网友编段子,以川普口吻模拟他和习近平通电话

下面是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在自媒体中提及的一个段子:

川普:你们那个实验室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习近平:我们最初和法国合作。

川普:你们那个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
习近平:奥巴马政府曾经给我们提供了500万美元的援助。

川普:我是问你,你们那个实验室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习近平: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我不是科学家。

川普:你们武汉真实的确诊病例是多少?
习近平:应收就收。

川普:你们武汉真实死亡数字是多少?
习近平:应少就少。

眼看川普没话可说了,习近平开口了:
我说老特(特朗普)呀,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国的历史故事和古典文学,比如说《水浒传》。
川普说,我不知道。
习说,我给你介绍一下,潘金莲伙同西门庆和王婆害死了武大郎,武松回来追责问罪。潘金莲就质问他,你在现场吗?你亲眼看见了吗?你说你手上有大量的证据,你把证据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这时川普说话了。他说,我不知道你们中国的历史故事和古典文学。但是我知道你们中国网民说,华春莹就是潘金莲,赵立坚就是西门庆,王婆就是王泸宁。我就是被你们合伙蒙骗的武松。

说到这里川普突然提高音量,你们这是要把我逼上梁山,手刃奸贼啊。

习近平一听慌了,赶快说,使不得,使不得。老特,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商量,咱们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啊。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川普咣当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中共病毒瘟疫导致全球经济遭受重挫,面对各国的追责索赔的呼声,中共开动全部宣传机器,并利用外交系统在国际甩锅搅混水,招致国际社会更严厉的谴责,也让各国政府对中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网友恶搞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应聘

近日,还有网友贴出一段旧视频影射中共外交官甩锅搅混水的丑态。片段中有个名叫刘刚的人去应聘枢密院发言人。考官与刘刚一问一答的对白极为经典,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狡辩言论极为相似,笑翻众网友。

下面是面试中考官与刘刚的对白部分:

考官:听说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刘刚:他们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现在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问你打过他们吗?
刘刚:我们家的发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没问你那些,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刘刚:老刘家打老婆孩子你怎么不问?

考官: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吗?
刘刚:你们家历史上有没有打过?据我调查你太爷爷一百多年前打过老婆。

考官:我现在问的是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刘刚:我已经把不打老婆孩子写进了家规。

考官:那你按照家规去做了吗?
刘刚:家规是我们家的内政,别人无权干涉。

考官:你到底打老婆孩子了吗?
刘刚:我谴责打老婆孩子的行为!

考官: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刘刚:你提这种问题是不负责任的。你去过我们家吗?我邀请你去我家做客,亲眼看一看。

考官: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没??
刘刚:我可以告诉你,最了解我们夫妻关系的人不是你,是我和我的家人。我有发言权,你没有。

考官:你到底打没打过???

刘刚:你的这个问题充满了对我家的偏见和不知道哪来的傲慢,我们家欢迎一切善意的建议,但是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所以请你不要再有这样不负责任的提问!

全体考官兴奋鼓掌!

异口同声∶“你通过了!你就是外交部发言人!”

上述片段引发众网友热议:

“培养外交人员的教案”、“外交部发言人尽得真传呀!”“此视频映射某个流氓政权,外交部发言人答非所问的一贯作风。”

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被视频中的对白笑翻了。

“和外交部如出一彻呀,哈哈……”
“哈哈,这个太经典,看一次转发一次!”

“这个视频前段时间看过。不过现在再看一次,还是笑得我肚子疼。太经典了。”

“笑过之后,无比悲哀。这个段子有多可笑,中共就有多荒唐。”

“哈哈,很久以前微信里看过。经典,经典,不仅是外交部,党的所有部门都这样。”

近日,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流传一篇段子借古讽今,犀利讽刺中共推脱追责的丑态。(Pixabay)

近日,在海外社交媒体上,还流传一则段子,借用《水浒传》中武松、潘金莲的形象,嘲讽中共推脱国际追责的丑态。

一:武松问责篇

武松:我哥怎么死的?

潘金莲:怎么死的,反正已经死了,你再追问,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武松:我一定要追责的!

潘金莲:我们应该尽快把武大郎炊饼恢复,而不是追责!

武松:XXX的炊饼,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潘金莲:去问问邻居,大郎死后我哭的很伤心,王婆婆,西门庆还有卖梨小哥都可以作证!

武松:我就是要个真相!

潘金莲:希望叔叔保持冷静,并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众所周知,任何无端的猜测都是别有用心,更是徒劳的。

二:潘金莲倒打一耙篇

潘金莲:我倒要反问叔叔,你早不走晚不走,为何你前脚走,你哥哥就生了这场暴病?

大郎病重在床,我孤家寡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若非王大娘帮忙还不知落个怎样下场。为何等后事料理干净了,叔叔偏巧这时候回来了?

叔叔没来阳谷县时,大郎每日早出晚归卖炊饼,从无任何疾病。为何叔叔刚来几日便发生这等蹊跷事?

叔叔这时候反来问责,我倒要叔叔讲个明白!

武松口拙,一时竟无言以对,但拳头已攥得咯咯作响。

旁白:

潘金莲最后说,大郎先死我家不能证明是我投毒;西门庆(暗喻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证明案发第一时间金莲已经报警、没有隐瞒,金莲模式值得大家学习。

有网民跟评说,“潘金莲都没有这般脸皮,可能穿越后参加了集训班。”

还有网民说,“CCP(中共)确实是这样的,我这辈子见过不要脸的,这种世界级的不要脸和邪恶让我无法接受。”

(责任编辑: 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